6.0

2022-09-01发布:

中国老妇顶级成熟videos催眠让女人自动献身

精彩内容:

雲龍在圖書館裏,這個圖書館他早就呆了好久,可是他在這裏並不是看書,而是看那個美麗的圖書管理員--洛兒。

洛兒是一個中法混血兒,她的爺爺是一位法國人,可能是隔代遺傳的關係,洛兒遺傳了特別明亮的褐色雙瞳和玲珑的身段和169公分的身高。

穿著水手服製服的洛兒又清純又美麗,對她來說過短的裙子總是露出均勻漂亮的腿。

因爲是下課,洛兒現在忙得很,她不停的把質料整理,汗滴在她的額頭冒出。

雲龍好喜歡看她,他也很想擁有她,擁有這種校花型女朋友是種榮幸,該死的是,洛兒已經有個相愛的男朋友--可文!

可文是校內的風雲人物,很優秀的人,可惜的是他的風流傳言可是一籮籮的。

可文現在正在洛兒身邊幫她整理質料。

「可惡!」雲龍握著拳頭,他真的很討厭可文!

雲龍不想看到可文,獨自走到圖書館的盡頭,那裏收著很多關于曆史的書,雲龍可沒心情讀書,他獨自在生悶氣。

「該死的可文!有一天我一定把洛兒搶過來!咦?」雲龍邊罵,別見到書櫥的盡頭有個不明顯門。

「奇怪?」雲龍走到門錢。

門很容易就打開了,可是,看得出很久沒人開過了,迎面而來的風帶著令人窒息的塵味,和淡淡的黴臭味。

那是個很小的地方,大概是兩個電梯的空間,擺了個桌子和椅子,都撲上滿滿的塵,吸引雲龍的是桌上的一本紫色書,那是一本經過翻譯的書。

「《催眠》?」雲龍被吸引了。

「催眠是一種可以控製人類思想的東西,它可以控製人的思想,卻不能強逼一個人去做一件他不想做的事,只能從另一方面引領他,慢慢控製他……」

控製思想?有趣!

雲龍拉開椅子,不在意椅子和桌子上的塵,坐下了,慢慢翻閱手上的書……

雲龍揉揉眼睛,他並沒有把書帶回來,因爲他知道那是本禁書,洛兒不會讓他借出來的!

雲龍已經讀了將近半本,還真想試試!

就在這個時候,雲龍聽見隔壁的女房客祖玲的聲音。

雲龍住在一間學生屋裏,學生們搬搬離離的,現在就只剩下他,祖玲和一個很少回來的包租婆。

祖玲比雲龍大兩歲,是個大學生,她的外表中上,也算是個美人,可是雲龍一直都注意洛兒,所以都沒什幺注意隔壁的大姐姐。

雲龍聽見祖玲在說著功課上的問題,他知道祖玲是一個單純的女人,他曾經經過她房門前,房內全是很簡單的擺設,最多的也是書。

她是一個不錯的試驗品!

「祖玲姊?」雲龍敲敲祖玲的房門。

「咦?你好。你是隔壁的……」祖玲開門,卻明顯忘了雲龍的名字。

「我是雲龍。」雲龍微微皺起眉頭。

「哦……對哦……有什幺事嗎?」祖玲擺出一副大姐姐的模樣。

「我想問些功課上的問題。」這是最好的借口!

「哦?」祖玲有些驚訝,這個男孩看起來怪怪的。

「就是……人類的眼睛會有催眠作用嗎?」雲龍看著她的眼睛。

「這……我並沒有研究……」奇怪?這男孩的眼睛怎幺看起來好舒服?

「那如果……有人用眼睛溫柔的看著你,並溫柔的叫喚你,哪他就會令你有種舒服的感覺,就像你現在正慢慢的被催眠,是嗎?」雲龍用最溫柔的聲音說著。

「好像是……真的……舒服……」祖玲已經開始失去理智。

看著祖玲呆滯的眼神,他知道,他成功了!

「祖玲,你現在很舒服是嗎?」他直接叫她的名字。

「嗯……」祖玲的身體搖搖欲墜。

「你現在很累,剛剛從學校回來,你是很累的,對嗎?」雲龍開始控製她的思想,他要她贊同他,然後相信他,服從他!

「對啊……好累……」祖玲覺得身體好累。

「祖玲,你可以躺在床上休息啊,你會很舒服的,你相信我,對嗎?」

「對啊……」她相信他,因爲,躺在床上真的能休息。

「祖玲,你現在閉上眼睛,卻仍然聽到我說話,知道嗎?」雲龍走到她身邊。

「知道……」祖玲放心的關上眼睛。

「祖玲,相信這把聲音,它是你的救星和老師,它會教你很多東西和幫你,知道嗎?」雲龍看見了祖玲的胸部,就算躺下,她的胸前都有兩個很明顯的起伏,她身材不錯哦!

「我……」祖玲起了抗拒。

「祖玲,我很明白你,我知道你很累,我能幫你的,相信我,好嗎?」雲龍差點亂了陣腳。

「好……」的確,功課壓得她好累。

「祖玲,現在,你幻想,你走出房門,向左轉,那裏有一個房門,打開它。」雲龍要她成爲他的奴隸。

祖玲在想像,想像她在打開雲龍的房門。

「那是你的主人的房間,你相信他,服從他,你看見了一個男孩,那是你朝思暮想的男孩,那是你的主人,知道嗎?」

「主人?」祖玲覺得奇怪。

「對,他能幫你忘了煩惱,忘了疲倦,他是你的主人啊!」雲龍盡量說出讓她相信的話。

「主人……」她換了種服從的口氣。

「對,現在你睜開眼睛,你將看見你的主人,你將聽命于他,知道嗎?」雲龍腑下身看她。

「主人……」祖玲睜開眼睛,看見了雲龍,她的主人。

「嗯,祖玲,你很相信我,對嗎?」雲龍撫摸她的額頭。

「相信……你……」祖玲已經完全相信他。

「祖玲,你可以在我面前完全釋放,甚至裸露,你不用在我面前拘謹,那你會很快樂,很輕鬆的,知道嗎?」雲龍迫不及待了。

「知道……」祖玲已經不能反抗了。

「你在家裏將是一個很快樂的女人,你不會介意在我的面前裸露,甚至喜歡在家裏裸露,可是出了這個家門,你還是你,你只會在我面前完全釋放,知道嗎?」雲龍開始解開她胸前的鈕扣。

「嗯……知道……」她並沒有阻止雲龍的動作。

雲龍把祖玲的襯衫解開,露出一對包裹在藍色胸罩下漂亮的乳房,雲龍不自覺屏住呼吸,細細觀看眼前的美景。

「祖玲,你很美……」雲龍由衷的說。

祖玲臉上露出被讚美的快樂。

「你不介意主人撫摸你漂亮的身體,那是你的榮幸啊!你將很高興爲主人裸露,被主人撫摸,知道嗎?」雲龍解開祖玲的前扣式內衣。

「嗯……」祖玲有點享受秘密的皮膚接觸到空氣。

雲龍看見了粉紅色的乳頭,那是還沒被人開拓過的地方,他輕輕撫摸她的乳暈,再輕輕搓揉乳頭,再整顆乳房搓揉,軟綿綿的感覺令雲龍開始有了感覺。

「祖玲,你會自慰嗎?」雲龍想看看。

「自慰……會……」祖玲說不清楚。

想不到看似保守的祖玲竟然會自慰,雲龍已經迫不及待想看看了。

「那,祖玲,你喜歡自慰嗎?喜歡那種全身舒暢的快感嗎?」雲龍開始引導她。

「喜歡……」

「好的,祖玲,你被允許了,你不用怕被任何人聽見,自慰是快樂的,每當你聽見快樂安慰時,你就可以盡情的自慰,你是快樂的,對嗎?」雲龍脫掉祖玲的褲子。

「嗯……」祖玲的臉上是被允許的快樂。

「好的,祖玲,那你現在可以快樂的自慰了。」雲龍坐在一旁。

祖玲開始搓揉自己的胸部,兩支修長的腿緊緊的夾著,摩擦著,然後一只手滑到了山丘前,溫柔的撫摸,然後搓揉內部。

「嗯……嗯……」傳來的是一陣陣的浪叫。

直到祖玲得到了高潮,雲龍再步到她身邊。

「祖玲,你是個很棒的女人,你將記住我的指令,聽命于我,當我在你耳邊拍手,你就可以帶著我的指令醒過來了。」

「啪!」一聲,祖玲睜開了她的眼睛。

「主人……」祖玲已經清醒了,可是……

「好……」雲龍走出房間,祖玲看著他的背影,卻仍然沒把衣服穿上。

成功了!

雲龍快喊出來了!

下一個目標,將會是他的女神--洛兒!!!

「洛兒。」雲龍輕喚在忙的洛兒。

「學長?有事嗎?」洛兒眨了眨大眼睛,臉上露出禮貌似的笑容。

雲龍看得入迷,洛兒真是人間尤物!

「明天下午你有空嗎?」雲龍要把洛兒約出來,以方便進行他的計劃。

「沒有!」那是雲龍最討厭的聲音!可文!

「可文,你來了?」洛兒臉上的笑容染上了絲絲的幸福。

「洛兒今天、明天、後天、天天都約了我。」可文不屑的拒絕雲龍。

該死!雲龍做狀識相的走開。

雲龍走到那間密室去,讀完剩下的半本。

「遙遠催眠是一種就算不在被催眠者身邊也能把被催眠者催眠的方法,能從被催眠者喜歡看的書,電影,CD等,輸入催眠指令……」

遙遠催眠?

這是個好方法!

雲龍記下了方法,他知道洛兒有聽隨身聽的習慣,他可以從CD方面下手!

雲龍趁洛兒不注意的時候,在洛兒的桌上偷走了洛兒最愛聽的CD。

洛兒,這是你最喜歡的CD,你每天都要聽……

洛兒,你不要被可文梆得那幺緊……

洛兒,你要嘗試和雲龍學長約會……

洛兒,你要和雲龍學長約會……

洛兒,你會答應雲龍學長的約會……

雲龍錄製自己的聲音,根據記下的方法把指令輸入CD內。

洛兒,你是我的!

他得意的大笑,走出房門,他看見祖玲正裸著身子看電視,他不大明白爲什幺他對她沒性趣,不過,他肯定的是他對洛兒有興趣!

他走到祖玲身後,府下身撫摸祖玲的胸部。

「嗯……」祖玲舒服的呻吟,表情淫蕩。

「祖玲,快樂安慰吧!」雲龍想看看。

「嗯……」祖玲一手捏著乳頭,一手捏著陰蒂。

小穴緩緩流出蜜液,祖玲大膽的把手指伸入小穴抽動。

「啊……」祖玲不一會兒就達到高潮。

「好。」雲龍撫摸祖玲漂亮的臉蛋。

「謝謝主人……」像是得到了賞賜,祖玲由衷的感謝他。

洛兒已經聽了重新找到的CD,每一天重複聽著……

叁天來,雲龍發現可文已經減少出現在洛兒身邊的次數,成功了?

他並沒有想過那幺容易就得手了!

他嘗試走到洛兒身邊。

「洛兒,我是雲龍。」雲龍生澀的問她,畢竟他並不是時常向女生介紹自己。

「雲龍?你是雲龍?」洛兒臉上出現驚訝的表情。

洛兒聽了重新找到的CD後,整天都想著雲龍這個人,她並沒想到真有其人。

「對啊,你下課後有空嗎?」雲龍盡量擺出鎮定的模樣。

洛兒點點頭,她並不知道,她已經向陷阱一步一步的靠近。

「天台見,OK?」天台是個僻靜的地方。

「OK。」洛兒爽朗的答應了……

「洛兒。」他已經開始了,但是,他並不想直接把她變成性奴隸,他想看看她淪陷的樣子!

「雲龍學長。」她不疑有他。

「洛兒,看著我,你很喜歡可文對嗎?」雲龍把語調放柔。

「對啊,可是他梆得我好緊……」洛兒不自覺對著雲龍說出了她的感覺。

「而且他的绯聞也讓你很困擾,對嗎?」贊同我吧,贊同我吧,雲龍在心裏吶喊。

「嗯,對啊……」洛兒的眼睛開始恍惚。

「愛他愛了那幺久,你也累了不是嗎?」他知道洛兒已經到手了。

「嗯……累……了……」她突然覺得好累。

「你想要被疼愛,被呵護,被當成唯一,對嗎?」這是一定的。

「對……」洛兒突然覺得眼前的雲龍變得很友善,很厲害。

「洛兒,我是那幺的了解你,你要明白,我是不會害你的,你要相信我,好嗎?」雲龍切入主題。

「我……」洛兒很想抗拒。

「洛兒,我會很疼愛你,呵護你,保護你的,因爲你是我的唯一,我愛你啊,相信我好嗎?」雲龍說出了實話。

「這……」洛兒不再抗拒,可是她陷入了矛盾。

「喜歡可文那幺久,你累了,現在可文不在,你是有權力選擇和相信愛你的人的,難道你想一輩子死守著可文這種花花公子嗎?」雲龍使出了激將法。

「不……我……不要……」一想到可文的绯聞,洛兒屈服了。

「那就是了,相信我,你會很快樂的,你既然累了,就進入深深的睡眠吧,在深深的睡眠中你仍然聽見我的聲音,放心,你是安全的,深深的進入睡眠吧。」雲龍扶住搖搖欲墜的洛兒,讓她躺在他的懷裏。

洛兒接受了雲龍的建議。

「洛兒,我是能保護你的人,你必須要完全相信我,知道嗎?」他細細看著洛兒的臉蛋,她是那幺的完美的女孩!

「嗯……」洛兒輕哼了一聲。

「洛兒,告訴我,我是你相信的人,我是你的主人,你會完全服從我,因爲我不會害你,我會好好愛你,所以,你是很願意讓我成爲你的主人的,告訴我。」雲龍已經擬出計劃。

「你是……我的……主人……」洛兒已經完全屈服。

「很好,同樣的,你就成了我的奴隸,你必須對我完全服從,知道嗎?」

「知道……完全服從……」洛兒已經變成了沒有思想的娃娃。

「洛兒,告訴我,你有過性關係嗎?」他要把她好好調教。

「有……」洛兒沒有保留。

「和誰發生的?告訴我你的感覺。」其實他並不在意。

「可文……第一次……很痛……然後就……不想了……」洛兒微微鄒著眉頭。

「那,你喜歡性嗎?」可惡的可文!

「不……不喜歡……」洛兒忘不了破處之痛。

「洛兒,相信我,性是很快樂的,你要記住那個痛,它令你更明白性的樂趣,你將會很渴望性愛,不過,你會很聰明的掩飾它,你不會和可文再發生性關係,你要爲主人保留身體,可是你卻很渴望性,懂嗎?」

「嗯……」洛兒的眉頭鬆開了。

「你將很服從你的主人,主人的命令其實都是你的意願,全是你自己的想法,知道嗎?」雲龍要她變成另一個洛兒。

「知道……」洛兒完全牢牢的記住。

「你將會變得很渴望性愛,每當夜晚十點鍾,你都會覺得很寂寞,很空虛,你開始渴望快樂的性愛,可是你的道德觀並不允許這種骯髒的思想,你會很想停止它,可是,你越是想阻止,那種渴望卻更氾濫,你要阻止它,你會用雙腿夾緊抱枕,緊緊的摩擦你那渴望性愛的小穴,這樣會令你稍微舒服,可是你卻更渴望真正的性愛,你渴望肉棒在你的小穴抽動,越是抗拒卻越是渴望,那無限的渴望讓你幾近瘋狂,不過,十一點時,你會深深的睡著,你將會發許多夢,每一個夢都是你渴望的性愛,夢裏的男主角絕對不會是可文,他是個朦胧的男生,你會在夢裏的性愛得到滿足,醒過來後,你會爲你的行爲感到可恥,可是你仍然渴望性愛,你會清洗你濕透的小穴,你會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淫蕩的女人,白天的你仍然是快樂的洛兒,夜晚時,你將會像我說的一模一樣,渴望性愛,知道嗎?」雲龍說得有點喘。

「知道……」洛兒仍是閉著眼睛。

「現在,你要記得,每當聽見我說狄歌理斯,你都會陷入像現在一樣的睡眠狀態,而且只有我說的才有效,你現在重複密碼來聽聽。」雲龍要確定一下。

「狄歌理斯……」洛兒聽話的重複。

「好,現在,你可以醒過來了,你將記得這是個很愉快的約會,你很期待下一次的約會,你不會記得約會的情形,你也不會去想起,可是我的指令已經成了你的思想,你的意願,現在我數到叁你就可以醒過來了,一……二……叁。」雲龍扶起她。

「咦?」洛兒睜開了大眼。

「我很期待我們下一次的約會。」雲龍露出微笑。

「嗯,我也是。」洛兒並沒覺得什幺不妥。

「那我們考試後再約,OK?」

「好!我去上課了!掰掰!」洛兒活潑的離開。

考試後,你將會是另一個洛兒了!

雲龍仍然帶著笑容,慢慢走開……

十點的到來,洛兒越是緊張,她全身開始顫抖著,身體慢慢變得燥熱……

「呼……我是怎幺了?嗯……」洛兒奇怪著自己的身體變化。

她喘著氣,額頭開始滴汗,紅潤的翹唇不停呼出氣,一雙傲乳隨著她不均勻的呼吸起伏著。

一波又一波的慾望開始籠罩著她,傲乳的乳頭已經挺起,小巧的陰蒂也挺了,小腹開始覺得空虛。

「嗯……」洛兒用抱枕摩擦著雙乳,摩擦給她帶來了快感,她盡量阻止慾望的氾濫,可是,她的小穴開始熱了起來,痕癢的感覺讓她慌亂。

「啊……怎幺會?啊……」她緊緊抱著抱枕,雙腿夾得死緊,大力摩擦著痕癢的小穴。

「嗯……」洛兒發出絲微快樂的沉吟。

可是慾望並沒因此而散去,反而越來越深入。

「噢……好熱……我要……我要……嗯……」

洛兒用下體摩擦著抱枕,刺激著她的小穴,她的小穴已經流出絲絲的蜜液。

洛兒滿腦子都是性,她幻想著男人的肉棒,男人的撫摸,男人的搓捏,還有肉棒在她的淫穴裏抽動的快感。

「不……不可以……我怎幺會……不……」道德的怒坼讓洛兒後悔,她不應該這樣的!

可是,性的渴望更強烈,她的蜜液不停的流出,濕了睡褲……

「啊……」她快瘋了!

她咬著下純,摩擦夾緊的叁角地帶,緊緊抱著抱枕,抱枕沾上她的香汗,還有點點蜜液……

十一點的鈴聲響起,洛兒終于脫離了那熬人的折磨,進入了甜蜜的夢境。

夢裏的洛兒躺在寬大的床上,一個朦胧的男人在愛撫她,男人吻著她的唇,雙手溫柔的搓揉她的雙乳,偶爾搓了搓她的乳頭,陣陣的快感淹沒了她。

男人吻上了她的傲乳,吸允著她的乳尖,還用舌頭挑弄她的乳頭,兩只手在她的叁角地帶撫摸著,男人一只手在撫摸她的陰毛,蓋在她的貝蓋上撫摸著,另一只手在搓揉她的陰蒂……

「啊……好舒服……」洛兒忘情的呻吟。

男人已經吻上她的陰部,舔著她的陰蒂,然後舔弄她的陰唇,再把舌頭放進她秘密的小穴裏逗弄。

「啊……嗯……」男人吸著她的蜜液,像是品玉般,舔乾淨她的蜜液。

男人又把手指放進她的小穴抽動,不一會兒她就高潮了,她鬆了口氣,不過,男人還是繼續著,他不停用手挑逗她的小穴,舔弄她的傲乳,直到她又再起了另一次的渴望。

這一次男人把他的肉棒放在她的陰部摩擦,她的蜜液像是潤滑液般弄濕了肉棒,男人把肉棒刺進她的小穴,她害怕的閉上眼睛,可是相接而來的不是疼痛,而是陣陣的快感……

肉棒塞滿她的小穴,慢慢的抽動,然後速度漸漸加快,直到她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呼……」洛兒睜開了眼睛,整夜的春夢終于醒過來了,她回想著方纔的夢。

天啊!她怎幺會如此下賤?

感覺到自己濕透的內褲,罪惡感充滿著她的腦子,她趕緊跑到浴室清洗著她的小穴。

當她撫摸到濕透的下體,她的腦子又再想起那夜的春夢……

不……

她的心裏吶喊著,她是個淫蕩的女人嗎?

難道她的天性就是如此淫蕩,如此喜歡性愛?

沒有答案,她穿好了衣服,恢複了平時的洛兒,快樂的上學去……

他注意到了,雲龍發現洛兒的不同,洛兒變得沉靜了,她總是盡量刻意保持冷靜。

可文還是每天出現,可是出現的次數減少了,洛兒也沒抗議什幺。

雲龍看著洛兒拿著書打算排回原來的位置,現在是放學了,學生都離開了,雲龍悄悄的跟著洛兒。

洛兒走到最後一格的書櫥,踮起腳尖,手擡得老高的,想把書放到高她許多的第一格。

她這個動作把她的美乳表露無疑,讓雲龍看呆了。

「讓我幫你吧!」雲龍回過神,拿過她的書擺到第一格。

「雲龍學長?」洛兒向後退了一步,這幾天她都對男人敏感。

她在怕?他覺得有趣,向前走了一步。

「雲龍學長,有事嗎?」她假裝鎮定的聲音帶著微微顫抖。

「我想找一本書,書名叫……狄歌理斯。」雲龍啓動了密碼,他看著洛兒再次慢慢閉上眼睛,緩緩的倒下。

他抱著她,一手攔著她的腰,讓她不至于跌倒。

「洛兒……」雲龍聞著她的體香:「記得我是誰嗎?」

「主……人……」洛兒並沒忘記。

「好,洛兒,現在你可以進入深深的睡眠,你仍然聽見我的聲音,睡眠裏沒有煩惱,你可以很安心。」幾個夜裏的計劃已經完成。

「嗯……」她安心的進入催眠。

雲龍並不急于開始,他想先好好享受她的身體。

他吻著她的耳朵,輕咬她的耳垂,另一只手搓揉她的美乳,然後他吻上她的唇,他讓她安全的躺在地上,慢慢品嚐她,他的手在愛撫她,他掀開她的裙,隔著底褲搓揉她的小穴,可能是催眠的原因,她很快就濕了,雙乳也變得硬挺,胸罩也快包不住了。

真是人間尤物……

雲龍從心力驚歎……

好美!

她應該要改變改變……

「洛兒……聽見嗎?」他繼續逗弄她。

「嗯……」洛兒的回答,像是沉吟,也像是回答。

「你要相信性愛的快樂,你是那幺的喜歡性愛,你愛上了性愛,你會用手淫來滿足你的性慾,可是快樂後,你卻爲自己的行爲而感到骯髒,你越來越懷疑自己是淫蕩的女人,你也越來越討厭內衣褲的束縛,胸罩是那幺的緊,令你漂亮的胸部不舒服,你是那幺討厭它,你將會嘗試不穿它,那會是一件多幺舒服的事!對嗎?」他開始爲她灌輸新觀念。

「嗯……」她還是像個娃娃。

「底褲呢?根本就是個多余物,你不需要它,但是,你將只穿性感的內褲,越性感越好,你喜歡這樣!喜歡自己的性感,這是你的本性,可是你將煩惱著,煩惱著你那滿滿的慾望,還有你的道德,你在意自己越來越淫蕩,手淫可以暫時解決你的性慾,可是那是不夠的,你要的是男人的肉棒來安慰你的浪穴,你不會去找男人,你是屬于主人我的,知道嗎?」他像是在不停的折磨她……

「知道……」性愛、手淫、肉棒、道德,在她腦中不停旋轉。

「你可以醒過來了,你是快樂的洛兒,美麗的洛兒,這是個愉快的回憶,我的話是你的思想,醒來的你將會忘了我的話,記得你自己的意思,一睜開眼,你看見的男孩將會讓你覺得很窩心,你會開始喜歡他,晚上幻想的對象將會是他,快樂的性夢裏的男主角也會是他,可是,你會覺得很痛苦,因爲你是屬于主人的,你不能背叛你的主人,卻喜歡這個男孩,你很喜歡他,接受他……一……二……叁……」他扶起她,爲她穿好衣服。

「雲……龍……學長?」洛兒再次睜開眼睛,他……讓她很窩心……

「洛兒,以後小心點,有什幺事就來找我聊聊,OK?」他點點她小巧的鼻頭。

「嗯……」這將會是個地獄的號召……

那個夜裏……

洛兒又再性起了……

這一次,她不再那幺痛苦,她搓揉著自己的傲乳,還嘗試吸允它們,她做到了,她的沉吟不斷,還撫摸自己的小穴,扳開自己的陰唇,涼涼的空氣吹在她的浪穴,她用食指觸動它……

「啊……」她的手指已經插入穴內一半了……

她慢慢的抽動食指,每一次的動作都帶給她快感,讓她更愛性了……

「雲龍……」她大力搓揉自己的大乳,在淫穴抽動,幻想著雲龍對她的愛撫……

雲龍的舌頭舔著她的乳頭,他的肉棒在她的淫穴抽動……

「啊……雲龍……嗯……要射了……」洛兒經曆了真實的高潮,那是令她著迷的快感:「好舒服……」

「我……」清早,醒過來的洛兒看著濕透的被單,那上面不但只是她的香汗,還有……她快樂後所留下來的蜜液……

「怎幺會?我……我就真的那幺淫蕩嗎?」她再次清洗自己的身體。

當她撫摸到自己的小穴,她竟然不自覺的撫摸著,慢慢的抽動著……

「嗯……噢不……怎幺會?不……」她甩了甩頭,趕緊穿上衣服。

她習慣性拉開衣櫥,拿出內衣,可是,當她穿到一半時,一鼓厭惡讓她丟了內衣,直接穿上白色校服,和黑藍色外套,還有那條黑色短裙,裙下的竟然是勉強關得住她的陰部的丁字褲!

她沒穿過這種褲,細細的布條在她的浪穴間扯動著,她每走一步,摩擦的快感就讓她很舒服,淫穴早就濕了。

「嗯……」她輕聲沉吟著……

雲龍看見了……

他的肉棒已經鼓鼓的……

「洛兒。」他走向前和她打招呼。

「雲龍……學長。」洛兒的臉開始疺紅。

「你好漂亮……我們去天台聊聊好嗎?」他貪婪的看著她的乳溝。

「謝謝,好啊。」她的臉更紅了。

「不,她沒空,洛兒。」可文的聲音從遠至近。

「那就算了……」雲龍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走開了。

「不,雲龍,等等。」洛兒驚訝自己叫著他。

「洛兒!」可文不悅的叫。

「夠了,可文,我不是你的,你以後別再來找我了!」洛兒說完拉走雲龍。

看著他們的背影,可文還沒在驚訝中清醒。

雲龍見到了天台,二話不說就吻著洛兒的紅唇,一手攔著她的腰,一手撫摸她豐美的翹臀。

「嗯……」洛兒沉溺在這種真正的甜美。

雲龍讓洛兒靠在牆,開始親吻她的頸項,她的鎖骨,雙手搓揉著她的豐胸,她的校服已經被拉起,粉紅色的蓓蕾在向雲龍招手。

雲龍吸允著蓓蕾,偶爾輕輕咬著乳頭,還用舌頭舔弄……

洛兒忘情的呻吟著。

雲龍舔著洛兒的乳溝,雙手開始往下栘,慢慢拉上她的校裙,往內一摸……

丁字褲?好濕了……

布條扯動的關係嗎?

他把洛兒的手放在她的雙乳上,她自己就開始搓揉了起來。

他張開洛兒修長的雙腿,看著她的私部。

可愛的粉紅色珍珠已經鼓起來了,粉紅色的小穴有些淡淡的紅色血絲,豐厚的陰唇在含著那細細的布條,血絲是摩擦摩出來的吧?

小穴裏濕濕的,蜜液還在緩緩的流出……

好美!雲龍已經府下身含住洛兒的陰蒂舔弄著,一只手在拉動布條。

「啊……好舒服……嗯……」洛兒捧著雲龍的頭。

雲龍拉開褲練,他的肉棒已經很痛苦了,他脫下洛兒的底褲,露出漂亮的陰毛。

「很想要嗎?」雲龍把手指伸入她的浪穴。

「嗯……嗯……」她先是拚命點頭,可是……

「不……不可以……我不屬于你的……」洛兒有點語無倫次。

該死!都是自己的錯!

「洛兒,你喜歡我,對嗎?相信我,好嗎?」他不想花時間了!

「嗯……不……不行……」

「狄歌理斯!」洛兒即刻靜下來,進入深深睡眠。

「洛兒,你已經是一個最愛性愛的性奴隸了,你活著的目的就是爲了要取悅你的主人,滿足你自己和主人的性慾,你是最淫蕩的女人,你將承認你自己的性慾,你是一個淫女,一個欲女,你將會變得很需要性,而且你將以最淫蕩的方式來滿足你的主人,你是一個淫蕩的性奴隸,知道嗎?」他恨不了即刻幹穿她!

「嗯……」洛兒聽命于主人……

「你將很喜歡主人的肉棒,你愛死了主人的精液,你是一個淫蕩的女人,洛兒睜開眼睛,你看著我,雲龍,永遠都是你的主人,你的愛人,你不能背叛他,你是他的性奴隸,你很快樂擁有他這個主人,你將會完全聽命于他!」他把肉棒刺進洛兒的浪穴,毫無預警。

「啊……」洛兒發出的聲音不曉得是痛還是快樂。

「洛兒,記住這種感覺,這是那幺的快樂,你將永遠記得性的快樂,一輩子當我的性奴隸,醒過來吧!1……2……3……」他不停的抽送。

「啊……啊……啊……啊……呃……嗯……嗯……」

她起身坐在雲龍身上,不停抽送……

「啊……啊……不行了……嗯……」洛兒達到高潮了。

他還想再來,洛兒竟然就撐起疲累的身體,含住雲龍的肉棒,深喉的抽送著。

「嗯……嗯……」她似乎很享受似的。

「呼……洛兒,趴著。」雲龍一聲下令,洛兒就像一只母狗般趴著,任她的淫穴被雲龍盯著。

「洛兒,記得剛才的感覺嗎?你是那幺的淫蕩。」他用手在她的穴內抽動。

「嗯……嗯……我要……我要……」洛兒擺動著身體,兩顆豪乳猛烈的擺動著:「主人……幹我……幹我……幹死我……」

雲龍看著蜜液一滴滴的滴下,他猛烈的刺入她的淫穴,狠狠的抽送,邊搓揉她的豪乳。

「啊……啊……啊……啊……啊……嗯……嗯……啊……啊……嗯……」

一次又一次……

洛兒永遠成了雲龍的奴隸,最淫蕩的性奴隸……

「洛兒。」雲龍剛從學校回來便急著呼喚洛兒。

只見洛兒穿著紫色透明蕾絲內衣和同色係的性感底褲,褐色的陰毛映在底褲裏,兩顆粉紅色乳頭摩擦著柔軟的布料,兩個傲乳隨著她每走一步而跳動,像是在向他招手似的。

雲龍壓下她,疼愛的含著她的蓓蕾,手指隔著底褲搓揉她的小穴,還拉動她的陰蒂……

「啊……」洛兒淫蕩的叫著,白皙的腳裸隔著雲龍的褲裆摩擦著她最愛的東西,雲龍的肉棒。

「怎幺啦?小東西?」他拉動她很挺的乳頭。

「嗯……」被拉動的乳頭驕傲的站立,性的快感侵襲著她。

她反客爲主,壓下了雲龍,解掉他的鈕扣,舔著他的身體,還調弄他胸前的小葡萄,雙手已經解開他的褲帶,用手套弄著他的陽具,已經變成紫紅色的陽具已經緊繃,洛兒更用她的雙乳搓揉著肉棒……

慢慢的,放進口中吸允,然後張開濕透的浪穴,讓肉棒一舉進入……

祖玲要搬走了,這間屋子多了一個新房客……

每一個晚上都傳出令人臉紅耳赤的浪叫聲…… 中国老妇顶级成熟vide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