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9-01发布:

国产高清毛片视频意外丢失的催眠指导书 1-2

精彩内容:

  第一章  初學者

  「所以……這是誰忘在寢室裏的書呢?」

  連鸢慵懶的倚在床沿,像是波斯貓一般的蒼青色大眼睛細細眯著,嬌嫩細長
的玉指輕輕翻過紙頁,簡單的動作由她做出卻透出種優雅的感覺。

  明明是和其他女孩一般無二的學院制服:深藍近黑的百褶裙,裙角堪堪遮住
大腿,露出一截少女雪白的肌膚,而在這宛如凝脂的絕對領域之下,則是女孩尤
其喜愛的長筒黑襪,不薄不厚,微微透肉,之上,是頗給人以一種青春和清爽感
的白色襯衫,單排扣,係著小小的鮮紅領結,上有淺白色的斑點微作裝飾,凸出
一些些少女風的可愛。但當陽光透光窗戶,灑在這位渾然天成的美人半邊身上時,
卻仿佛借著溫煦,格外偏愛于少女的神明與她披上了一層神聖的外衣,令其高貴
到無以複加,僅僅只是遠望,就令人明白何爲終極的美麗,仿若真正的維納斯再
世。

  無比剔透的肌膚,宛若剛剝殼的雞蛋,白嫩的無一瑕疵,就連那細微的絨毛
都成了畫龍點睛之筆般的存在,增添了少女的一分人氣,使她不至叫人將其誤認
爲是一副完美的畫作,留待搭配恰好的五官,小小的鵝蛋臉兒,組成了一個誤入
凡間的精靈。她是帶著春天而來的,所有見到連鸢的人都是如此的愛她,就像是
她身上滿溢的褒獎之詞一樣,她本身也是一樣的優秀。

  最受愛戴的學生會長,學院之花的首席,品學兼優的校園榜樣,還精通各種
音律。她是如此的耀眼,如常人所想,她所匹配的一切也應當是詠唱詩歌一般,
無暇而充滿了高尚的氣息。

  在不相識的學弟學妹眼中,連鸢有點不接地氣,這個印象確實不算太錯,因
爲熟悉少女的人都知道,少女有著和她自身的出色一樣驕傲的性格,對各路學神、
帥哥的追求不假辭色,冷淡的就似高嶺之花。

  如此種種,連鸢幾乎成了一個在他人印象裏完全和俗世有些分離的精神寄托。

  而現在,他們共同的女神正抛掉了往日裏在人前一刻也不肯放松的儀態,懶
散的在床上練習起了閱讀。若是如此,倒還算是女神不爲人知的一點小可愛,但
如果細看起書籍封皮上的書名,卻頗有些人設崩壞的感覺,因爲這書名起的實在
是有點叫人難以啓齒,常人也只會把書壓在書櫃的最底部,最好還要拿點雜物遮
蓋起來,因爲這書名叫作——《終極的獵豔手段:教你從零開始成爲一名合格的
心靈獵手》「是一本一眼就能引起畸念的書啊。」

  當連鸢完成自習課,回到宿舍,在寢室門口發現這本書時,她也覺得驚訝。
但出乎意料的是,這位外表完美,品行端正的女孩竟然絲毫沒有臉紅,反而饒有
興致的撿起書本,翻開看了起來。

  不是獵奇,也非是單純的滿足好奇心,僅僅只是興趣使然罷了。

  沒有作者,連鸢也沒有在簡陋的書頁上找到任何關于出版社的信息。

  不過不管怎麽說來,它確實不像是這位才剛上高中叁年級的大小姐會讀的書,
畢竟除了某些心底裏藏著點陰暗小心思的龌龊少年人,因爲荷爾蒙的發酵而會一
眼相中這本讀物以外,「正常」的少女都不應當和它産生交集。

  當然,得是「正常」的少女。而恰好,連鸢屬于那種不怎麽正常——或是在
旁人眼中,過于耀眼的女孩。

  畢竟她出生高貴,就像是她現在就讀的這所曆史悠久的私立學院,就不是一
般人可以負擔的貴族學校。那高昂的學費阻擋了一大部分自然人的湧入,使得學
院的結構變的相當自由。

  有錢、有權人的子嗣和天才們組成了學院中的基本部分——學生。配套的設
施和配備的工作人員也跟隨著他們的地位而變的充滿了藝術而又昂貴的氣息。

  連鸢啊,她有著無人知曉的怪癖,或是說「性癖」。

  也許是過于順風順水的人生太過無趣。連鸢大小姐從初懂兩性開始,就對很
多禁忌的事項有著極強烈的興趣,也許正是因爲禁忌的關係,她對大人們的約束
格外的有著挑戰欲望,越是不允許的,她越是喜愛。

  比方說,窺淫癖。

  再比方說,她有著一點點受虐的體質。

  當然,這些愛好連鸢是絕對不可能與人分享的。少女是相當驕傲的人,哪怕
是墮落,她也當是高高在上的鳳凰,應以施舍的態度去做布施,而非受制于人。

  正巧,催眠完全滿足了少女的生理及心理上的需要。

  她翻閱著書籍上的描述和手法,感覺並不困難,甚至無需練習,她就能在腦
中與模擬的假人發生交互,一步步的用空想去實踐自己的言語及手法,顯然,在
催眠一道上,連鸢是有天賦的。

  她微微一笑,暗自心想:因爲我連鸢能把一切都做的很好,小小的催眠當然
也難不倒我。

  而就在連鸢暗自心喜時,宿舍的門被突然推開了。這叫懶在床邊的大小姐頓
時有些措手不及,她做賊心虛的趕忙把本子放在一邊,裝作正在整理頭發一樣的
梳理發尾,邊朝門的方向看去——

  是自己的室友,一位同樣身著學院制服,只在襪子的顔色和樣式上與自己有
所區別的年輕女孩:

  「哎呀,阿钰,怎麽都不敲門呀。」

  女孩姓陳,名喚箐钰,是連鸢在學院裏的雙人宿舍中的唯一室友,她倆從初
中起就一起同住,算是關係很好的閨蜜。

  面對連鸢略帶埋怨的嬌嗔,箐钰表情則變的有些奇怪,她反身帶上門,微帶
驚訝問道:「小鷹兒,以前我也是不敲門的呀……」

  小鷹兒,是閨蜜對連鸢的愛稱。而連鸢也自覺自己的態度略有不對,有點反
應過度的意思,趕緊把書偷偷塞進一旁的枕頭底下,一邊扯開話題:「說起來,
阿钰最近有去圖書館借書嗎?」

  「借書?」箐钰稍一回憶,回答道,「沒有啊,最近我都忙著去校醫室幫忙,
有一個星期沒去過圖書館了。」

  說著,女孩換下腳上時刻锃亮的黑色小皮鞋,著白絲連褲襪的兩條纖白玉腿
交錯著走進了一旁的盥洗室。

  而連鸢湊近牆壁,聽了一耳朵盥洗室裏傳來的水聲,在抱著慶幸躲過一劫的
時候,卻突然想起了剛才閨蜜話中的奇怪之處:「校醫室?阿钰你去校醫室做什
麽,那兒人也不多呀,林醫生我看平時還挺空的。」

  「不忙嗎?我覺得挺忙的,每天回來我都覺得有點腳累。」

  隔著一層薄牆,盥洗室裏穿出女孩略帶嘶啞的嗓音,好像聽著確實蠻勞累的。

  但是不對……

  直覺告訴連鸢閨蜜的狀態很奇怪:「校醫室一天也接待不了幾個學生……有
什麽事情可忙的,我怎麽不知道?」

  她下意識的想到了剛才閱讀過的書籍上。連鸢伸手探入枕頭底下,抽出書本,
循著自己剛才閱讀過的部分,繼續翻過幾頁後,突然發現裏面還夾著一張便簽,
上面用黑色的寫字筆清晰的手寫著:

  燕奴:關鍵詞「淫娃母狗」,第一層次(劃掉),第二層次(劃掉),第叁
層次

  月奴:關鍵詞「精液中毒」,第一層次(劃掉),第二層次

  青奴:關鍵詞「絲襪足交」,第一層次

  下一個目標:鸢奴。

  「這是什麽?」

  連鸢的眼底有光閃過,借著這些簡單又粗俗的詞彙,她頓時聯想到了某些不
太好的場景。

  難道阿钰被林醫生催眠了?

  聯係到青奴後的關鍵詞「絲襪足交」,連鸢眼珠那麽微微一轉,便蹑手蹑腳
的走到了閨蜜剛換下的小皮鞋的旁邊,先是肉眼觀察,再是用手輕試……

  糟糕……

  連鸢收回手指,看著指頭上沾染的,不知名的略帶黏性的液體。她心中的猜
測愈發朝著深淵滑去。

  少女朝著關著門的盥洗室看了一眼,不動聲色的返回床邊,拿起書本,本還
有些不甚在意的閱讀態度立時間變的格外認真起來:

  「根據書上所寫……」

  「催眠的層次被該書的作者分成了叁個層次,分別是淺層、深層以及人格操
縱。」

  「淺層的催眠代表著被催眠者已經被植入了最基本的催眠進入信號,也就是
所謂的關鍵詞,在淺層的狀態下,被催眠者可以表現出一定程度上的服從,一些
簡單的,類似普通的肢體動作或是心理暗示可以作爲該層次的主要催眠手段,但
邏輯較爲複雜的命令則難以執行。」

  「而且在淺層次的催眠中,被催眠人無法依據指令做出和自己本身叁觀或是
感情強烈抵觸的行爲,如果強行下達,則有可能使被催眠人驚醒,且應當每隔最
少叁日的時間對被催眠人的淺層影響加深一次,每次不低于叁十分锺。」

  「若經過多次淺層催眠的加固及深化,按書上所寫,應該在六到七次左右,
被催眠人就會進入到下一個層次,也就是深層。到了深層,那麽給予被催眠人的
大部分指令都可以施行,而不會受到反抗,除了改變被催眠人最基礎的常識以外,
深層次催眠已經可以完成大部分的身體操縱,但仍無法令被催眠人在擺脫失神狀
態的情況下,下達催眠指令。」

  「最後一個,則是被作者稱爲人格操縱的層次。在這個層次下的被催眠者,
按作者的原話來說,就是任其魚肉,哪怕是在被催眠者的清醒狀態下,被催眠者
也無法擺脫催眠指令,可謂是清醒狀態下的催眠,被催眠這的肉體完全被控制,
且根本無法擺脫和解除。」

  「還好,還好。」

  連鸢嚇的連連拍動自己的小心髒,連自己C罩杯的胸部都被少女拍的一陣顫
動:「如果便簽紙上寫的沒錯的話,阿钰應該只是被催眠到了第一層次,如果以
我之才,仔細研究一下催眠手法的話,幫助阿钰解除催眠應該不是問題。」

  想到這兒,連鸢趕緊回憶起最近箐钰去往校醫室的頻率,大概也就是二周之
前,半個月的功夫……

  「還差一次了……」

  連鸢的手指不自覺的攥緊了手中的書頁:「我得盡快。」

  雖然對自己的實力很自信。但在沒有任何的成功案例之前,連鸢還是害怕自
己打草驚蛇。

  畢竟看便簽紙上的信息,林醫生催眠的獵物不是一個兩個了,他一定是個經
驗成熟的心靈獵人。如果不小心讓他看出阿钰的狀態不對,而我又沒有一次就成
功的解除掉阿钰的催眠,那麽事情就大條了……

  起碼,現在的情況還是敵在明,我在暗。

  想到如今的形勢,連鸢的心情莫名有些興奮。她覺得自己好似在成爲一個陰
影中的英雄,在黑暗中拯救世人,明明實力強勁卻依舊不爲人知——低調而內斂。

  想到自己未來的二重身份,明面上的高嶺之花,清冷女神,另一面卻是校園
的無聲守衛,一個心靈大師,連鸢不禁樂開了花。

  她甚至傻樂著學起電影中的超級英雄一般,舉起小手作手槍狀,語氣低沈的
說道:「束手就擒吧,犯人。你在學校中犯下的一切罪惡,由我來懲戒。」

  「砰~ 」

  連鸢小嘴輕開,仿佛真的吹散了槍口上的火氣:「太帥了!」

  少女快樂的用十根手指緊緊的捂住了自己的臉,回過味來,又覺得有丁點兒
的羞恥:「哎呀,哎呀。」

  她偷偷的再次把書藏進了枕頭底下,回身看了一眼依舊緊閉著房門的盥洗室,
心中默念:「別怕,阿钰,我一定會來救你的!」

  于是乎,在心中下定了決心的歡快少女行動力超強的穿上了自個的棕色小皮
鞋,跑出宿舍來到了圖書室的門口,隨便找了本書坐下,借著立起的書本,她開
始偷偷觀察起圖書室裏的來人,準備挑選一個看起來比較容易成功的目標,也是
自己第一個練手的對象。

  「嗯~ 這個妹子不錯,好像是叫……蘇什麽來著……啊,忘了,算了,等會
叫不出名字可尴尬,換一個。」

  「咦,這不是安學妹麽。」

  左顧右盼間,連鸢忽然發現了一個熟人。

  她趕緊夾起書本,快步走到了學妹的身旁,悄悄坐下。

  安馨看了一眼連鸢,眼底有一絲喜色閃過,但她也是膽小的性子,並不敢奢
望和這個完美的學院偶像搭話。

  兩人安靜的坐了一會,卻是連鸢有點按奈不住。

  不過又不能破壞自己高冷的人設。

  該怎麽開口呢?

  連鸢有點兒糾結。

  「咳咳。」

  連鸢低頭掩飾的捂嘴輕咳兩聲,看向安馨正在看的書,貌似無意的把手中的
鋼筆碰掉在了地上。

  兩人迅速的同時低頭,連鸢立即便刻意的放慢了一點速度,只來得及把指尖
觸在安馨的手背之上……

  後者觸電一樣的抖了一下,故意側過臉去的臉頰兩旁立時泛起火燒雲似的绯
紅。

  「謝謝學妹。」

  眼見著安馨滿臉通紅的把鋼筆拾起還回,連鸢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啊,小事而已,學姐不用這麽客氣的。」安馨有點受寵若驚。

  而隨著話題的打開,兩人間刻意在圖書館中壓低的聊天節奏很快就被連鸢給
掌握在了手中。

  ……

  大約聊了五分锺左右,在圖書館內如此安靜的環境下,哪怕僅是竊竊私語,
也十分惹眼。在背上灼熱的視線越來越多的情況下,兩個女孩都很有默契的提出
換個地方再聊的想法。

  安馨是不願放棄和學姐交好的機會,她很早就對連鸢有著極強的好感,早就
想著與這個完美學姐做朋友了。而連鸢自然是有著自己的計劃,現在所做的一切,
都只是預設好的陷阱,而已經步入網中的獵物,顯然還沒有陷入危險的自覺。

  出乎意料的順利。

  兩人來到了專屬于學生會長的辦公室內。這裏是連鸢作爲學生會長的專用房
間,沒有任何人可以在沒有經過連鸢的允許下進入房間,換而言之,這裏是絕對
安全的場所。

  而且隔音也很好哦。

  連鸢笑著坐下,爲坐在面前的安馨擺好茶杯。

  「學妹是想喝紅茶還是綠茶?」

  「哦,不好意思。」連鸢打開茶罐子,略帶歉意的回頭說道,「綠茶已經喝
完了,只有紅茶可以嗎?」

  「不用這麽客氣,學姐。」面對完美偶像超乎尋常的熱情,安馨有點坐立難
安,「我不用的,暫時還不渴。」

  「學妹是在嫌棄我的茶葉不好嗎?」連鸢故作生氣的把紅茶斟滿杯子,推到
安馨的面前,後者自然是不敢再言拒絕了。

  「不過剛才學姐說有件事要我幫忙,是什麽事情呢?如果我能做到的話,一
定會盡力完成的。」

  安馨說著,喝了一口紅茶:「學姐的紅茶超好喝呢。」

  「一點小忙而已啦。」

  連鸢伸手打開了桌子的抽屜,從裏面拿出了一個紅寶石的胸針:「學妹你看,
我這個胸針上的碎鑽不知什麽時候掉了一個,不知道應該補什麽顔色的寶石會更
漂亮,所以想請學妹來幫忙做一下參考。」

  「啊,這種事情學姐的眼光應該是比我更好的。」安馨雖然這樣說著,但還
是忍不住把目光投向了連鸢遞過來的胸針之上。

  催眠指南的第一步,在被催眠者沒有戒心的情況下,盡量集中被催眠者的注
意力。

  「怎麽樣,我的胸針好看吧。」

  連鸢慢慢的,在安馨的注意力被胸針吸引的那一刹那,開始按照書中所寫的
特殊幅度搖晃胸針,並且借著燈光在寶石切面上的散射,迸發出一道道帶有魔性
的光線,再配上連鸢那特別放慢的低沈,而悅耳至極的聲線,安馨感覺自己的腦
子裏像是一下子變成了一團漿糊,眼睛雖然還在盯著胸針上那最大的一塊紅寶石
觀看,但走動的意識已然開始凝固,變的僵化。

  「嗯……」

  安馨的回答來的很慢,一雙不再撲閃的大眼睛也開始隨著視線的長久不變而
出現了眼神渙散的失神情況。

  接下來……是第二步。

  用輕柔的聲音搭配上對被催眠人肌膚的接觸,由淺至深,配合著言語,要讓
被催眠者感覺到舒適感。

  連鸢的手指輕撫過安馨的發絲,口中安撫引導的輕語依舊不停,而撫摸過後,
跟著安馨的表情及眼神在舒服感的包圍下,漸漸沈溺。連鸢柔軟的指尖隨之而下,
掠過安馨的額頭、耳廓,耳垂,最後是在她微微張開的嘴唇上稍作停留,連鸢明
顯的察覺到,安馨的精神狀態正在被自己的溫言細語及撫弄所掌控。

  太神奇了吧。就連連鸢這個始作俑者都不禁贊歎起催眠的神奇。

  到最後的最後,是第叁步,在語言不斷的引導下,開始觸碰被催眠者的敏感
部位,確立一個她希望得到的體驗,並將體驗與控制相結合,讓被催眠者自行說
出臣服的關鍵。

  「很簡單,這並不困難。」

  進行到這一步時,連鸢的額頭已見細汗。她開始默不作聲的鼓勵自己,並逐
步的將手指向安馨的脖頸之下移動。

  「聽著,安馨,我是你最好的朋友對嗎?」

  「是的,學姐是我最好的朋友。」

  「既然我是你最好的朋友,那你應該信任我,對吧?」

  「是的……」

  輕解衣扣……連鸢從未想過自己在某一天竟會開始猥亵起一個和自己年齡相
差不多的女孩——不過細細看來,安馨也不賴嘛:

  同樣是學院的制服,但高叁年級和高一是不一樣的。看起來很小只的安馨上
半身是粉白色的襯衫,下半身則是剛剛遮住大腿的棕黃色百褶裙,更顯青春活力
一些,腿上淺淺的貼著一層黑色的連褲絲襪,是比較薄的那種類型,可以透過襪
子看見少女微微顯白的肌膚,在踝部及膝蓋處格外的發亮。而最下方的,是一雙
高幫的具有個性意味的匡威帆布鞋,就是鞋帶,也被女孩刻意換成了紫白兩種顔
色的。

  「看來現在一年級對鞋子的種類管理不嚴啊。」

  連鸢嘴角小小的拉開了一個小惡魔般的弧度:「那就讓學姐來幫助學妹矯正
一下錯誤的著裝習慣吧。」

  「想來學妹也會很高興的吧!」

  看著眼前學妹木然的眼神,那種任人擺弄的表情……連鸢覺得自己有點上瘾
了,有種未知的火焰正在自己的心底迸發出來。

  尤其是當安馨是個很可愛的妹子的時候,今年上高一的她身高才1米41,
看起來像是個未發育完全的初中生一樣,烏黑柔順的長發梳著兩個乖巧的馬尾辮,
圓圓的臉蛋白白嫩嫩的充滿了膠原蛋白,摸上去的手感超好:「就是胸有點平了,
讓學姐多幫你揉揉,以後會變大的。」

  笑說著,連鸢探身環抱住了安馨的身子,兩只手伸在女孩的身後,迅速的解
開了安馨胸衣的搭扣,當著女孩的面,將她印著小草莓的內衣輕松解下,放在一
邊。

  展露在連鸢面前的是兩個小小的,差不多一手可握的粉嫩饅頭,上面點綴著
兩個微微淡粉,幾乎無色的桃尖。連鸢壞心思的拿手指在安馨的小豆丁上輕揉慢
捏,再搭配上引導的語言,肉眼可見的,女孩的上半個身子連帶著臉龐,都迅速
染上了一層淡淡的绯紅色,而那被著重照顧的小小乳尖更是如此,飛快的就在連
鸢的手底下變的微硬而挺拔。

  「學妹很色呐,不知道平時是不是經常自慰啊。」

  連鸢一邊說著,一邊繼續把手向下探去,撩起裙角,撫摸上了那層觸感極好,
入手溫潤的絲襪。

  「學妹的絲襪都開始濕出來了,而且學妹的警惕心太差啦,如果我是男生,
這麽可愛的小玩具我可不會放過。」

  連鸢笑說著,把裙子撩起,掖放在女孩的腰間,先是透過絲襪及粉紅色的內
褲摸了兩把女孩微微潮濕的小穴,又拿指尖輕柔的挑開了褲襪與內褲的邊沿,眼
前頓時一下子沒了阻擋的障礙,一雙靈活的手立時好似白蛇一般遊躥進去,貼著
女孩無比美妙的小腹,感受著這極佳手感,來到了那稚氣的丘陵,順著兩片微帶
濕意的陰唇,準確無比的拿捏住了女孩的命門,那在連鸢的撫弄下,開始迅速充
血昂起的小紅豆。

  「啊~ 」

  哪怕是在催眠中,未經人事的安馨還是忍耐不住的發出一聲悠長的呻吟,她
此刻的雙眼已變的淚眼汪汪,眼含春意,哪怕其中因爲催眠的影響而沒有産生任
何多余的情緒,但顯然,女孩忠實的肉體已經開始遵守最原始的欲望,開始自發
的探求起人世間最爲至上的快樂。

  「學妹,舒服嗎?」

  「啊,啊……舒服,學姐弄的我好舒服……」

  「還想要再來嗎?」

  「想要,我想要……」

  「你想要什麽?」

  「嗯~ 說,你想要什麽?」

  「我……」安馨在快樂中變的斷斷續續的聲音開始夾雜起唔哇的語氣助詞,
連鸢敏感的發現,她站著的兩條細腿都在顫抖,嬌嫩的身軀上,绯紅色也開始變
的愈加紅潤,染的稚氣的女孩滿張臉的表情都充滿著渴望的呼喊:「我想要~ 想
要~ 」

  但知識貧乏的女孩說不出具體想要的是什麽……她只是一味的索求,且在連
鸢直擊靈魂的撥弄下漸漸變成哀求,再然後是哭求……

  泛濫。

  連鸢見到安馨的下半身完全是水淋淋的了,透過內褲和絲襪,一小個水窪正
在通過女孩淅淅瀝瀝的遺落而積攢。

  「如果搞的太髒等下可不好收拾。小學妹,你可真是個盡會給學姐出難題的
壞女孩。」

  連鸢歎了口氣,搖了搖頭。再伸出手,把安馨的連褲襪和內褲帶著一起扯到
了白嫩嫩的,仿佛剛剝開殼的竹筍一般的大腿處……

  「呀,看起來更色氣了呢。」

  安馨的恥丘白白的,一根毛毛都見不到。

  連鸢只能見著那在自己的指尖翻飛的露珠與殷紅的小小陰唇和其內不斷向外
吐出的蜜汁,而這些蜜汁,正在順著安馨的大腿滑下,幾乎要連成一條淫靡的直
線。

  「來,跟著我說。」

  連鸢溫柔的湊上前,安撫般的舔去女孩眼角因爲苦求不得而滿溢的淚珠:
「我想要成爲學姐的奴隸,就像此刻期待這種快樂一般,我會堅決服從學姐的一
切指令,只要當我聽見學姐說出「幼鳥」之時,無論當時我在做什麽,我都會回
到這個狀態。」

  「我……」安馨臉上略微露出了掙紮之色,但隨之而來的是連鸢陡然加快的
步伐,連鸢甚至還把安馨的小小乳尖給含進了嘴裏,輕柔的,像是情人一樣舔舐,
夾在齒間輕咬。

  這無疑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安馨幾乎是哭叫著喊出:「我想要成爲
學姐的奴隸!」

  「我想要成爲學姐的奴隸!」

  她噗通一聲,便在極致的快樂中變成了一團失去了骨頭的軟泥,一張清純可
愛的小臉此刻卻只剩下了高潮過後極致的快樂所殘留下來的余韻,她急促的喘息
著,渾身上下散發著發情的氣味。

  連鸢慈悲的讓女孩休息了一會,等到安馨的呼吸不那麽急促的時候。連鸢試
著發出幾個簡單的指令,並一一得到執行後,連鸢讓女孩坐在一張椅子上,然後
拿出了平時運動時用的跳繩,把女孩的手腳統統綁在了椅子的扶手和靠背上,她
現在的姿態就像是一個側過來的L,雙腳高高翹起,屁股朝外,沾滿了蜜汁的小
穴因爲渴望而還在不停的向外吐露,就連那像極了菊花的皺褶,雖還緊閉,但在
這種姿勢下,因爲風吹而緊張的不停收縮。

  連鸢想要試驗一下書上寫的催眠的另一種功能:記憶控制。

  「聽著,接下來我只要說出「破籠」,學妹你就會恢複正常,但你不會想著
掙脫眼前的繩索,你只會覺得繩子綁的很緊,你根本沒有辦法掙紮。」

  至于爲什麽要著重強調這個暗示,連鸢表示自己並沒有學過繩縛,所以對自
己綁的是否結實很沒信心。

  那麽,接下來就是:

  「破籠。」

  連鸢湊在安馨的耳邊,輕輕說出這兩個解迷之語。

  幾乎是立刻的,女孩的情緒開始回歸于她的雙眼,她的表情迅速的變化,顯
然,之前在催眠中的記憶並沒有被忘掉:「學姐,我沒想到你會這麽做!快放開
我,你是在犯罪!」

  她激烈的掙紮著,發出大聲的喊叫,但很快,安馨發現自己怎麽也掙脫不開
眼前的束縛,而自己過去所敬仰的學姐,在做出如此令自己大跌眼鏡的怪事之後,
還只是在自己的身旁淡淡微笑著旁觀,安馨感覺自己對整個世界的認識都快要要
被顛覆了:「爲什麽會發生這種事,這種事爲什麽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強烈的不可置信感甚至讓安馨已經自己身處夢中。

  「省省力氣吧,學妹。學生會長的辦公室可是經過特別處理的,隔音效果很
好。」

  連鸢說著,再一次拂過女孩的嘴唇,乳尖,再然後是……小穴,還有菊穴
……無疑,這一次的撫弄遭到了安馨強烈的反抗,她激烈在捆綁下鬥爭著,一開
始是哀求,然後是叫罵,最後是威脅和哭泣,但都沒有用,因爲連鸢到達了自己
所期待著實驗的區域。

  而安馨,此刻不過只是連鸢的一只實驗用小白鼠罷了。

  「安了,安了。學妹,我不會做太過分的事,畢竟我也只是女孩子嘛。」

  雖然這句話還是給了安馨了一點虛假的安慰,讓她的情緒稍稍平穩,但她還
是委屈的抽泣道:「可是學姐太過分了……我很難受,求求你了,學姐,放我下
來吧,我回去以後一定不會說出去的……诶!等等,學姐你想幹什麽,別脫我鞋
子,拜托,拜托!拜托啊!別脫我鞋子,不要!」

  安馨仿佛見到了什麽很恐怖的事情一樣,又一次開始激烈掙紮起來,但這一
切都顯然只是無用功。

  解開鞋帶,然後拖住腳後跟那麽輕輕一拽,完美。

  連鸢看著眼前掙紮不停的黑絲小腳,如貝殼般的腳趾因爲害怕而緊緊收縮。
唔,剛出爐的美腳丫上還有著一股淡淡的熱氣,細細嗅嗅,沒有多重的味道,只
是有股微微的汗味:「學妹的腳丫還不錯呦。」

  「等等,學姐,我很怕癢的,求你了!」安馨可以說是哭著說出這句話了,
「求你,別撓我腳心。」

  「啊,是嘛,學妹的腳心很怕癢嗎?學姐我其實也很怕癢呢,平時就連自己
都不能碰呢,別人都告訴我自己撓自己根本不會癢癢,可是我撓自己也受不了。
不知道學妹會不會也是這樣呢,等等,噓,別說話哦,學妹,讓學姐我自己來得
出實驗結果吧。」

  「不!」

  哀嚎聲過後,安馨整個身子猛的繃緊,像是一張拉開的弓一樣將腰部與小腹
高高拱起,跟著是她止不住的求饒與喊癢聲:「天呐!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哈
哈哈哈哈,求你啦,求你啦,好癢,不行,啊啊啊,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學姐,
我快要……快,哈哈哈,哈哈哈,別,喘不過氣了!」

  而與之回應的是連鸢毫不留情的在安馨一雙美足上反複搔刮的指尖,她對安
馨的反應顯然也是很愉快,這一次帶給學妹的無痛折磨反饋給了連鸢一種特別的
興奮感,她對這種會發出笑聲的快樂刑罰感到相當滿意和愉悅。

  「嗯,學妹的腳心和腳趾縫最怕癢。」

  經過十數分锺的酷刑,連鸢先是用自己尖尖的指甲在安馨的腳底自腳後跟順
著向前通過腳心,再來到腳趾縫處,一下一下的輕刮,再然後,連鸢則是用指甲
在安馨的腳底各處癢癢肉上開展密集的針對性進攻,隨著經過幾輪瘙癢攻勢的變
化,連鸢發現安馨的腳心處與腳趾縫間是最敏感的,稍稍挑動就可令安馨發出最
爲慘烈的大笑聲,整個人都顫動不停,眼裏也盡是忍受不了的恐懼。

  再然後是……

  連鸢一邊繼續用指甲尖在安馨的雙腳腳心處反複橫跳著刮搔,時而快速的摳
弄,時而又變作一陣綿密的輕撫,直弄的安馨哭笑不得,恨不能一昏了之,就連
嘴角都因發笑和癢意控制不住,流出一道長長的口水,眼底也因壓制不住的大笑
而湧出大量的眼淚。

  而另一邊,連鸢把手再次伸向了安馨的蜜谷。這下子兩處敏感部位同時受襲
的感覺可不是一加一那麽簡單的事,雖然兩處地點都是安馨的命根,不管哪一處
被攻擊都令安馨感到自己的靈魂都要被這番玩弄給變的奇怪起來,但當兩處敏感
點同時被刺激到時,安馨自身甚至無法準確分辨到底是腳心處的癢意更令自己難
受還是小穴處的指奸更叫自己煎熬,更慘烈的是接下去隨著連鸢接連不斷的在兩
處敏感點發起的攻勢,安馨可怕的發現自己竟連癢癢和快感都分辨不清了,哪怕
只是被撓腳心,鑽腳趾縫,哦,天啊,安馨發現自己的體質正在朝著某個奇怪的
方向墜去,哪怕只是被撓癢……安馨羞恥的發覺自己的小穴竟然也在同時刻嚎叫
著興奮,而後是更加激烈的引發出身體的情欲,最後……她感覺有股熱流順著自
己再也無法控制的括約肌向外激射而出,轉而是學姐臉上的錯愕:「學妹,你尿
床了……」

  如果不是再度聽見學姐救世主般的說出:「幼鳥。」意識清醒的安馨恐怕會
當場羞憤而死。

  「效果還不錯,如果這段經曆都能忘記的話。」

  連鸢幫安馨松綁後,對著安馨下達了忘記催眠之後的記憶的命令,順便的,
她幫安馨收拾了一下衣著,當然,安馨完全被尿液和淫水浸濕的內褲和連褲襪是
不可能還給她了。連鸢臉微微一紅,她把自己的過膝襪及內褲脫下,手把手的幫
陷入催眠狀態下的安馨換上了幹爽的褲襪,再處理了一下現場,總算大手一揮,
放了這個可憐的小學妹回家。

  「嗚……這下子,我應該可以幫阿钰解除催眠了。」

  獨自一人陷在學生會長辦公室的沙發椅內,連鸢的半個身子深深的埋在了椅
子柔軟的皮革之中:「啊……學妹的味道~ 啊……」

  在別無他人的房間裏,連鸢,其他人眼中的完美女神,卻無比淫靡的在自己
的鼻子上覆蓋著被小學妹的尿水及愛液浸透了的內褲與絲襪,盡情的岔開雙腿,
足弓緊繃,可愛嬌弱的足趾深深勾起,用自己的雙手,快速的揉搓著自己上下的
私密之處,做著那可恥而又無比快樂的自渎行爲……

  「啊……要去了,要去了!」

  隨著連鸢在辦公室內發出高潮時的絕叫,「叮鈴鈴」,學院裏的上課鈴也響
了,高叁學生們的校園生涯已然過半,而在他人眼中的完美女神「連鸢」,在催
眠一道上的旅途卻才剛剛開始。 国产高清毛片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