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9-01发布:

aⅴ亚洲 日韩 色 图网站小说邻家姐姐的诱惑

精彩内容:

本篇最後由 困難時做忍者 于 2020-7-6 09:50 編輯

Contents


嚴選免費成人小說
你是我今生最愛的女人        集體出遊性群交        鄰居小姐       衛生間裏的電話號碼        冬草
熟女人妻家裏裝修        小姐偷錢被操        偷情和值班熟女醫生        中國巨棒對付日本母女        百貨專櫃的友妻        


  我十九歲的時候,上大一。鄰居家比我大兩歲的女孩上大叁,因爲是在一個學校,又住一樓,所以彼此很熟,我幾乎天天都到她家玩。我們叫她俏麗好了,她個子很高,有1米7,人很俏麗,出奇的迷人,從她搬來那天起,我就迷上了,總是理想以後和能她在一起,雙宿雙飛有一天,我像往常一樣去找她,門開了,我一下停住了。

  開門的是一個大姐姐,估計有18歲左右(後來我知道她21歲了),非常妩媚,兩個大眼睛忽閃忽閃的,有一種醉人的光線。

  她用一種磁性的略帶沙啞的聲音問我∶「你找誰?」我愣在那裏,直登登的盯著她,一句話也說不上來。

  她又問∶「你找誰呀?」

  我腦中一片空白,我想說找俏麗,可是嘴怎幺都不聽使換,一點聲也發不出來,只是愣愣的盯著她看(事後回想起來,我當時是被驚呆了,因爲我從來沒有見過這幺美的女人,不要說俏麗比不了,就是天天電視裏那些庸俗脂粉也根本不能比。當時我又很小,不懂得假裝,只是傻傻的呆住了),我緊張的渾身冒汗,可就是說不出一句話來,我喉嚨裏咕噜了一下,連我自己都聽不見┅┅「餵——這孩子,你想找誰呀?」就在我僵持在那兒,大汗淋漓的時候,俏麗從門後轉出來∶「咳——他是找我的,進來吧!」我從俏麗那兒知道她是俏麗的大姐,在外地工作,回來休假。那天我和俏麗在一起,總是心不在焉,眼睛總往她大姐的屋裏瞧。從那以後我就再也忘不了,滿頭腦都是她的影子┅┅我從鄰居們的風言風語中知道,本來她是懷了孕,打胎被單位知道了,她男友經不住壓力自殺了(同單位的黨員),她是請了長假,回來迴避的。我的心思又開端了漫無邊際的遐想∶從懷孕,到打胎,一直到更讓人憧憬的造成這成果的行動,最後停留在她那微翹的屁股上,這才創造,本來她不僅臉蛋俏麗迷人,身材也是一級棒,用小朋友的話說,那是有過男人的女人才有的成熟身材。

  從那以後,我就更勤的往俏麗家鑽,非凡是俏麗不在的時候。俏麗因爲是初叁,要考學,所以天天都要補習,要5點半才回來。而我下午一放學,就歸心似箭,心急如焚的往家趕。因爲白天大人都上班,所以下午幾個小時都是只有我們倆在一起,一來二去是越混越熟。

  我們一起去看電影。那時我還很小,不懂得什幺,只是知道賀歡她,想親近她,至于要怎樣做,就根本不知道。再加上非凡崇拜她(心裏根本就是把她當成了女神),從來也不敢、也不會動手動腳,所以一直沒有實際的進展。

  這時,藉著電影院裏黑,我仗足了膽子,靜靜地、輕輕地把手放在了她的手上,當時我的那個心呀,跳得連我自己都能聽見,而電影演的是什幺,我是一概不知的!我又慌、又怕、又激動地期待著,等候著(我已經準備挨一個大耳刮子了,我不知道等候我的將是什幺,假如我被打了,我又將怎幺解釋,我通通不知道。那種六神無主的心情,今天已經長大的人是不會再有了,那種心情是真的叫做激動)┅┅成果,她就似乎不知道我的手已經放在了她的手上,一點反響都沒有。我的心跳漸漸地安靜下來,膽子一點點地大了起來,我開端慢慢地、輕輕地撫摩她的手,上身漸漸地向她靠攏,她在我不知不覺間,靜靜地已經抓緊了我的手,當我創造的時候,可想而知,我是多幺的激動啊,那種心情、那種純情,絕不是今天的我再能領會的了┅┅(本來她也愛好我的呀!)終于,我的手放在了她的大腿上,輕輕地撫摩著,儘管有褲子擋著,我還是能感到到那平滑、那圓潤、那柔軟┅┅我激動著,我陶醉著┅┅她,並沒有禁止我,只是靜靜的坐著,任由我的手在她那使人不能不犯毛病的醉人的大腿上往返撫摩著。而我,也就到此爲止了,以我當時的年紀,這已經是我知識的侷限了。

  儘管這次看電影仍然沒有本質性的發展,但是它拉近了我們的距離,換句話說,從那以後,我們之間就沒有距離了,挨挨蹭蹭變成了常事。

  終于,有一天,我們倆躺在床上看書(自從看過電影以後,我們就非常密切了,躺在她的雙人床看書,已經是很隨便的事了。她看的是《紅樓夢》,我看的是《西遊記》,完整是不同的愛好)。

  她湊過來問我∶「你明確這段的意思嗎?」

  我當然不明確那段說的是什幺意思,她就解釋給我聽,聽得我耳紅心跳,羞得不知怎樣好了。

  「唉呦!你還臉紅了,快讓大姐看看。」

  她這幺一說,我更是臊得沒處躲、沒處藏的。她順勢抱住我,用手搬著我的頭,把我的臉朝向她,輕輕的、輕輕的親吻著我的臉,一種幸福的電波流遍我的全身,我的心「噗噗」的跳,我是那幺激動,那幺幸福┅┅我靜靜的、靜靜的偎在她懷中,任由她親,任由她吻,這一種感到是多幺的美好,多幺的令人陶醉啊!我從心底裏呼喊∶天啊,我終于知道什幺叫幸福了,這就是我朝思暮想、夢寐以求的幸福啊!(那時我的年紀決定了,這種感到是我當時最陶醉的時間。)慢慢的、慢慢的,她親到了我的嘴,我自然地張開嘴,配合著她,親著她。

  (儘管我還小,但似乎不用人教,自己就知道,是否是自然反響呢?)親著,親著,我的身材開端發熱,感到上有了一點變更,可是我又不知道是什幺變更(那時候還不懂是底下有了動靜),只感到好美、好熱、好躁、好想(也不知道該想什幺,只是無目標的想)。

  她當然感到到了我的躁動,藉機就把我摟得更緊,實際上就是把我全部抱在懷裏。這樣我就貼上了她的胸脯,胸前軟軟的肉感,給我一種從未有過的沖擊,我的思想已經不再是我的了,我就感到什幺全都飄飄的,我的反響完整已經變成了本能(因爲一切已經超出了我的認知,我根本不知道會産生什幺,已經産生的也是我沒有經過的,就似乎是一種新知識的啓蒙和強制大批灌輸,我的頭腦已經不能消化這突如其來的大批新知識,大腦開端結束工作。但是我的本能並沒有停頓,本能開端代替思維來左右我的行動)。

  事實上,這時我的下面已經變得很大了,但是我自己並不知道,也不懂,只是感到很躁,很想貼著胸前那軟軟的肉┅┅她當然創造了我的反響,就用她的胸膛使勁地擠著我∶「愛好嗎?」我點點頭,她抓住我的手,把它放在自己的乳房上,天吶!我的頭「嗡」的一下,我哪裏受過這個?我的手顫顫地摸著她的奶。

  「不對,傻瓜,要揉,輕點揉。」說著,她解開了上衣的扣子,並解開了乳罩,我可以直接摸到她迷人的乳房了,不是很大,但是很柔軟,手感給我一種震動。這是我有生第一次摸女人的奶,那種強烈的震動感,我至今也忘不了,那種躁動的感到更強烈了。
photo_2020-06-20_14-38-20.jpg
  她的手摸到了我的下面∶「唉呦——這幺大了,嗯┅┅」我忽然間明確了,爲什幺我感到那幺躁,我羞得呦,臉都不知道往哪兒放,嘤咛一聲,把頭埋進她的胸前∶「嗯——」我的臉貼著她的胸,那種柔軟、那種氣味,醉趐了我的所有┅┅我感到底下有一種說不出的感到(今天我們知道那是激動,但當時我可不懂),就感到她的手讓我很舒適。

  她的手依然在那兒∶「這幺大呀,羞逝世了,你羞不羞喔?嗯——」我被她說得臉紅心跳,耳根子發燒,可底下卻更硬了。

  「啊喲!越來越硬了嘛,像鐵棍似的,你想幹嘛呀?嗯——」我根本就不知道我想幹嘛,因爲我的思想早就停頓了,我只是本能地願意她摸著,感到舒適。

  至于它變大,根本就不是我想,而是身材的原始反響。

  她的手持續在下面揉著、搓著,我的下面被她揉搓得又粗又大,渾身都已經趐軟了,所有的意識都集中在下面那一點上,唯一的感到就是舒適,就是千萬別停,就是想持續,用現在的話說,就是「爽」。

  「啊呀!怎幺流了這幺多,都濕成這樣了?」

  我低頭一看,褲子濕了一片,有鴨蛋那幺大,我嚇壞了,認爲是尿尿了(現在我們知道,那是前期分泌物,似乎叫前列腺素吧,隨便叫什幺了)。

  「羞羞羞,羞羞羞!」她邊說邊解開了我的褲子,我羞得根本不敢看她。她慢慢脫下了我的褲子,用手撸著我的下面,一下一下的,我的天啊!舒適得簡直受不了,長這幺大也沒這幺舒適過呀,實在是讓人受不了了。

  「豆豆,愛好大姐嗎?」我點點頭,她就抓起我的手,放到了她的下面。

  我的天吶!那、那、那、那裏居然是濕的,褲裆中間全都是潮的,我認爲她也尿尿了,可是我是真的愛好她,我根本就不在乎她的尿髒不髒,我只是感到好美∶大姐的尿都讓我摸。

  「嗯——豆豆,你摸得大姐不行了,哎——嗯┅┅嗯┅┅」我聽得莫名其妙,怎幺就不行了?不行了是什幺意思?不懂。我只是不停的摸,往返蹭著她的底下。

  「豆豆,豆豆,放到裏面去好不好?哦┅┅哦┅┅」「什幺放裏面去?」我問。

  「你的手,你的手。」說著就解了褲子,把我的手放了進去。

  當我摸到那裏面,軟軟的、濕濕的、粘粘的,我全部身子都僵住了,今天的一切給我的沖擊實在是太大了,我根本無法吸收這幺多的新感到、新知識,我的頭腦是一團混亂,但是我又是極度的高興,我只知道我正在摸大姐尿尿的處所,而且還有點尿。

  我當時非凡想把手拿出來聞一聞,到底尿是不是有騷味(我以前從來沒想聞過,也就不知道尿是否真臊,其實那不是尿,而是水),可是我不敢,我只是不停地摸,摸著那些軟軟的小肉,我根本也不知道那是什幺(陰唇)。

  「噢┅┅嗯┅┅噢┅┅嗯┅┅」大姐的聲音都帶著拐彎,我聽得非凡高興,底下自然就硬硬的。

  「啊┅┅啊┅┅豆豆,往下點┅┅哎┅┅哎┅┅再往下┅┅對,對,就是那兒┅┅放進去,放進去,把手指頭放進去┅┅啊——啊┅┅哎呀——不行了,哎呀┅┅受——不——了——了┅┅」我把手指放進大姐的洞洞裏面,粘粘的、濕濕的、全是水兒,大姐激動得不行。

  大姐喘著粗氣問我∶「豆豆——你愛好大姐嗎?」我重重地點點頭。

  「你想大姐嗎?」我又點點頭(其實我當時根本不懂得「想」還有另一個意思)。

  「願意跟大姐好嗎?」我點點頭。

  「說話,別光點頭。」

  我說∶「願意。」

  「真的願意?」

  「嗯。」

  「不後悔?」

  「不。」

  「真的不後悔?」

  「真的不後悔!」

  大姐聽到我這幺確定的答複後(實際上我當時根本不知道這些答複在當時的意義,我只是從心裏發出的,永遠在一起的願意,而並不知道將要産生的事),就側過身,用手抓住我的雞雞,一上一下的撸著,本來就很大的它,更變得硬硬的。

  大姐把褲子脫下,轉身趴在我身上,問我∶「你真的愛好大姐?真的不後悔嗎?」我說∶「真的,我真的愛好。」(這時我就感到大姐的奶壓著我好舒適,我被大姐壓得好幸福、好美。)大姐的手又在套弄我的雞雞,然後大姐把身子撅起,把我的雞雞扶直,身子再往下一沈,我就感到雞雞被什幺給包住了,非凡舒適(當然就是我被大姐給操了)。

  「啊┅┅啊┅┅哎呀┅┅」大姐趴在我身上,一上一下的動著,一下一下地全都操到底。我渾身僵硬,唯一靠本能做的就是使勁地往上挺,根本不懂什幺進出,什幺配合,就只是逝世命地往上頂(今天想想,挨操的滋味真美,我實際上就是不算被*奸,起碼也要算被*奸)。

  「喔┅┅喔┅┅豆——豆——你好、好大啊!哎呀┅┅大姐好舒適喔┅┅」我長這幺大,不要說挨操,就是操人也沒有過呀,哪裏經得住大姐這樣狠命地操我。這刺激實在太強烈了,我又是初經人道,下面非常敏感,沒過幾分锺,我就不行了∶「啊┅┅啊┅┅大——姐——大——姐——我、我、我不行了┅┅我、我來了了了了┅┅「「不行,不行,你不能這幺快┅┅」可是,我已經洩完了┅┅大姐很掃興,趴在我身上,一動不動,我知道自己做錯了事(希奇,我當時怎幺會懂得我做錯了事,可能也是本能),也不敢動。過了很久,大姐才從我身上爬起來,躺在我的旁邊┅┅(其實,大姐趴在我身上的感到很好,我很願意她持續趴下去,我也不感到沈。)「豆豆,你恨大姐嗎?」「不恨。」我把頭靠過去,親著大姐的臉。

  「你真是傻孩子啊!」大姐感歎地說,愛憐地摸著我的頭。

  我茫然地望著大姐,輕輕地親著她∶「大姐,我愛你!」「傻瓜,我比你大7歲吶!」「我不管,反正我愛你!」(在那個年紀,其實根本不懂什幺叫愛,只是認爲那就是「愛」了。)大姐明顯的沒有盡性,她持續用手摸著我的雞雞,儘管它已經軟弱不堪,她仍然锲而不捨地揉搓著它。

  就這樣,我們躺在床上,說著話,大約過了快一個小時,我的下面在她的手不斷的工作下,又有了反響。「豆豆,它又大了。」我臊得把臉往她胸前埋,親著她的脖頸,我是那幺地憧憬她,隨便怎樣親著她,我都很滿足。

  她的手持續工作著,很快,我下面就又脹大了,也硬了,大姐親著我∶「豆豆,還想要嗎?」我邊親著大姐,邊說∶「想。」這次可是明確地知道「想」的意思,也明確地知道想要什幺了,而且這次是真的我「想」要,可不像上次稀裏糊塗地被操了才知道是怎幺一回事。

  「真的想?」

  「嗯。」我又親著大姐,勉勵著她。其實她早就想了。

  大姐一翻身,又爬上了我的身,撅著屁股,用手持續撸著我的雞雞,並把它扶正。這次她沒有上次那幺性急,而是慢慢地、慢慢地把屁股坐下去,一點點地套進我的雞雞。

  這一次,我也知道享受了,她一點點地套著我,我就一點點地享受著舒適,那舒適是慢慢地、慢慢地向下面發展,直到她把我全部吞沒了,我們倆一直迸著氣,直到這時才同時出了一口長氣∶「唔┅┅」「好舒適啊,豆豆,你舒適嗎?」我趕緊說∶「舒適,舒適極了!」「願意讓姐姐操你嗎?」

  我說∶「願意,願意,願意極了!」

  「那我可就要操你了?」

  我哭泣著∶「我等著吶┅┅那是我最幸福的時刻。」「噢——豆豆,這次你可要忍住啊!」她說著,就開端動了,一上一下地操著我。那滋味實在是太美了,就是今天,我都忍不住要說∶挨操的滋味真美!

  「啊┅┅豆——豆——好大呀!啊┅┅好深吶,唉呦——真的好舒適哦┅┅」這次我因爲已經出過了一次,所以就沒有那幺輕易再出來,又加高低面也不像剛才那幺敏感,因此我自己感到似乎還能保持,但是我依然不懂配合,不懂技巧,還是一味的逝世往上頂,拚命地挺著。

  「噢┅┅不行了┅┅太舒適了,哦——真好┅┅」她說著,忽然把身子立起來,就是說,她本來是趴在我身上的,現在變成騎在我身上,一上一下的狠命操我。我被他操得好爽(這是現在詞,當時我可不知道「爽」字)。

  就這樣,她騎在我身上,狠狠地操著我,每一次都操到底(我真怕她把我雞雞操斷),沒有多久,她就不行了。

  「啊┅┅我要┅┅我要┅┅豆——豆——使勁吶┅┅我快不行了┅┅我、我┅┅噢——「她操著操著,忽然趴到我身上,緊緊地抱著我,胡亂親著我,還有點亂咬我∶」使勁┅┅使勁┅┅你可千萬忍住——啊┅┅啊┅┅「她的底下使著勁,更狠更猛地操著我。

  我哪裏禁得住這幺狠的女人,就感到底下怎幺樣也忍不住了┅┅就在這時,她忽然全身僵硬,逝世逝世地抱住我,就似乎要掐逝世我一樣,一動不動∶「啊┅┅啊┅┅我——我——我不行了,我┅┅要┅┅」我也就在這時再也忍不下去了,「噗、噗、噗、噗」全都洩給她了┅┅「怎幺?你又出來了?」我點點頭,她的意思似乎我還應當忍下去,難道她還想要?

  她在我身上靜靜的趴了很久,終于我們慢慢的都緩過點勁了,她輕輕的親著我的臉∶「豆豆,大姐對不住你┅┅豆豆,你不會恨大姐吧?」我嚇了一跳,眼睛裏滿是問號地望著她。

  「傻孩子,你真不明確大姐說的是什幺嗎?」我搖搖頭,等著她自己答複∶「唉,你真是傻孩子啊!」我還是不明確出了什幺事∶「怎幺了?大姐。」「你真的不恨大姐嗎?」我笑了∶「你怎幺了,大姐?我愛你還愛不過來呢,怎幺會恨你?」「傻孩子,你真的不懂啊?」「不懂什幺?」我也有點糊塗了,心裏開端打鼓。

  她持續親著我說∶「大姐操了你,你不恨嗎?」我一顆心又放回到肚子裏,甜甜地親著她∶「我的傻姐姐,我怎幺會恨你?

  我願意被你操哇!「我笑著持續親她。

  她忽然定住,俏麗又迷人的大眼睛睜得大大地看著我,就似乎我是什幺稀有動物一樣∶「你說什幺?」我就又重複一遍∶「我說,我願意被你操!」大姐愣在那兒,看著我說∶「你傻呀?」

  我笑著說∶「我是傻嘛,因爲我愛你嘛,我當然就願意被你操了,何況你還操得我那幺舒適?」大姐一看我胡攪蠻纏,不可理喻的,乾脆也就不跟我說了,無可奈何地搖搖頭∶「你真是傻孩子,以後你會明確的。」(今天我們知道,她是因爲破了我的身,有點內疚。當時我可沒想明確,還爲挨操沾沾自喜吶!)我們起床下地,把下面都洗乾淨(那時候可不像現在,那要拿盆打涼水,再對暖壺的熱水),大姐又把床單換了扔到盆裏,折騰了半個多小時。然後我們就乾乾淨淨的又躺在剛換過床單的乾淨床上,持續聊天。

  「豆豆,你真的愛好大姐呀?」大姐摟著我問。

  「當然,大姐是我的女神。」說著,我把臉湊過去美美地親著她。現在回想起來,我當時是真的很陶醉,自認爲這就是人生最大的幸福了。

  我敬慕地望著我的女神,眼力中布滿了愛戀,沒完沒了地親著她。可也希奇了,不管我怎幺親,都似乎沒個夠,總感到親不夠,從心中洋溢著澎湃的愛意,甜甜蜜美地偎在大姐的懷裏,真恨不能就這樣化在大姐姐的身上,永不離開。

  大姐看著我陶醉的樣子,說∶「豆豆啊,你就那幺願意和大姐在一起呀?」我點點頭∶「嗯。」大姐摸著我的臉問∶「那你願意讓大姐舒適嗎?」「當然,只要能讓大姐高興,叫我做什幺都行。」(年輕人就總是這樣,愛好亂許願,根本不知道會有什幺樣的後果。)大姐親著我說∶「可是,有的事有點難。」我癡迷地望著她∶「不怕,只要你愛好,再難我都願意。」「真的?」「當然真的。」我說著就軟軟地親著她的脖頸∶「大姐,你真的不知道我有多愛你嗎?只要能讓你高興,只要能讓你滿足,叫我做什幺我都願意。」「大姐,我是你的,隨便你要我怎幺樣都行。」「大姐,我是屬于你的,只要你愛好,叫我幹什幺都行。」┅┅我一遍又一遍,不厭其煩地表達著我的忠心,生怕大姐不信任我對她的一片癡情(小孩子其實不懂什幺,但是在當時當地我是真的認爲是一生的全部了,今天已經長大的人們不能去笑話不懂世事的小孩。換句話說,小孩是純情的、單一的,沒有成年人那幺多的顧慮和想法)。

  由于先天的缺點(我比她小7歲),我心裏總感到她不信任我的癡心,總似乎我是小孩子隨便說說而已,只是玩樂性質的,因此就盡我所能地向她傾訴我的「一片紅心忠于黨」(當年從小受黨教導,有根深蒂固的正統道德觀,從心坎深處感到不能玩弄女性,兩性間的事必得認真,生怕被人誤會。孰不知我自己正在被人玩弄,卻還一而再、再而叁地向玩弄自己的人,表白自己的一片真情義)。

  「豆豆真好,大姐真的好愛好你。」她邊說,邊親著我,我聽得心裏美滋滋的,臉上蕩漾著甜甜的笑意┅┅大姐持續撫摩著我∶「豆豆,剛才舒適嗎?」我深深地點點頭,小聲說∶「舒適。」

  「還想要嗎?」

  我又點點頭,羞臊地把臉埋進她的脖頸彎處┅┅(假如是今天,我可能會說不要,可當時的小孩哪裏懂得脫陽的可怕,只知道是「爽」。)大姐的手慢慢地滑向下面,輕輕的撸著我的雞雞∶「你不會嫌大姐髒吧?」我根本想都沒想,希奇地望著她∶「當然不會,大姐是我的女神呀!」大姐用手揉搓著我的雞雞,一上一下的套弄著∶「大姐怕你不願意。」「我願意,我願意,大姐!」我根本不知道要做什幺,就在那兒狂喊願意,似乎喊慢一點就再沒機會了似的。

  「大姐知道你願意,我是怕你嫌髒。」

  (我是真的從心裏急了,就似乎是說我不愛她一樣,其實我根本還不知道是怎幺回事。)我渾身亂動,兩腳亂蹬∶「怎幺會呢?怎幺會呢?就是逝世,我也不會嫌大姐髒啊!」「那你肯不肯親親大姐的底下?」我一下沒聽明確∶「親底下?」

  「嗯,親底下。」大姐看著我。

  我還是沒明確∶「底下哪兒啊?」

  「傻瓜,當然是那裏呀!你下去,大姐告訴你。」大姐鬆開了抓著我雞雞的手。

  這時我恍惚明確了大姐的意思,她是要讓我去親她尿尿的處所。我激動得渾身發抖,我又想起了那軟軟的肉,以及那還有點濕的尿(我還是認爲那是尿),天啊!大姐連她尿尿的洞都讓我親,我好幸福喔!好陶醉啊!我高興得什幺似的(以我當時的這種情緒,我怎幺會嫌髒,她就是真給我點尿,一個搞不好,我還真就喝了)。

  我很快的把身子蹭下去,莽撞地把嘴對上去,就亂親起來(這時大姐自己已經把腿劈開了)。

  「不對,不對,你親到哪兒去了?」本來我不知道洞洞在哪兒,認爲那毛茸茸的一片就是。

  「往下點┅┅再往下點┅┅再下點┅┅對,對,就是那兒。」我終于找到了處所,已經沒有了開端時的莽撞,輕輕的把嘴對上去,親了一下。

  天吶!那裏濕濕的,還粘粘的,不僅沾到了嘴唇上,而且怎幺搞的連鼻子上都蹭上了,我就感到那粘粘濕濕的有點味,怪怪的,說不上來的味,說臭不臭,說香不香的,讓人有點心。我強忍著,憋住氣,又親了一下(只是輕輕地碰了碰),又沾上了一些,味更濃了。忽然,我明確了那是什幺味,是一種海腥味,對,就是海腥味!海産品都帶這種味。

  「不對,不對,不是那樣親,你要用舌頭親。」「用舌頭親?」我莫名其妙地看著她。

  「對,用舌頭親,你試試。」

  儘管我感到有點噁心,可是我非常願意滿足她的請求(還是那句話,只要她能高興,讓我幹什幺都行),我先偷偷的深吸了一口吻,警惕翼翼地把舌頭對上去,我的頭「嗡」的一下,我的舌頭碰到的是軟軟的、濕濕的、熱熱的肉啊┅┅我就感到天旋地轉,不知道自己在哪兒了。

  「對,對,別挪開,高低動一動。」

  我照著她說的高低動了動,忽然,我明確了什幺叫「高低動」,什幺叫用舌頭親,那就是要我用舌頭舔!舔她那尿尿的洞洞,我知道那就是,也就是說,她是要我用舌頭舔她的!!

  我的頭「嗡嗡」做響,這種沖擊比剛才挨操更強烈,我從來就不知道也是可以舔的,我從小就聽到罵人時說「騷」,難道騷穴也可以舔的嗎?

  我擡開端看著她∶「有、有、有點腥┅┅」

  她摸著我的頭笑了∶「不是腥,是臊。」

  「臊?」我茫然。

  「對,臊就是腥,腥就是臊。」

  我明確了,本來那股海腥味,就是騷味。

  「怎幺了,嫌髒啊?」

  「不是,不是,我、我┅┅」

  「傻瓜,剛才不是都洗乾淨了,你忘了?」

  我想起來了,我們剛才是都洗過下面的。

  「豆豆,沒關係的,啊,那是大姐流的水水,似乎出汗一樣,不髒的。」本來那不是尿,是水水?水水是什幺?啊,天吶,就是水呀!!我要學的東西太多了,一下子給我這幺多新知識,又是味,又是水的,我根本來不及消化。

  「你要是不願意,就算了,起來吧!」

  「不,不,我願意,我願意,我真的願意。」我再也不敢遲疑了,趕緊把舌頭湊上去,輕輕地舔著大姐的騷(這次可是我自願的,但是其實是怕大姐再說我不願意,讓我起來。換句話說,大姐是「欲擒故縱」,耍了我一道)。

  我輕輕地舔著她的騷,又不敢喘大氣(一喘大氣,味就進來了),水沾了我滿鼻滿舌。大姐把兩腿劈得開開的,靜靜地躺著,我一下又一下慢慢地舔著。慢慢的、慢慢的,大姐開端喘氣∶「哦┅┅嘶┅┅哦┅┅豆豆,重——重一點┅┅」「啊┅┅啊┅┅嘶┅┅舒適┅┅豆——豆——好┅┅好舒適哦┅┅」大姐的聲音又開端拐彎了。

  我一聽到這種拐彎的聲音,就受不了,我更賣力的舔著大姐的騷,早就把心的事給忘了。舔得我滿嘴滿臉都是水,騷騷的、粘粘的,粘得到處都是。

  「噢┅┅嘶┅┅好,就這樣┅┅哦┅┅哦┅┅」「啊┅┅啊┅┅哎呀——不行了!豆——豆——你、你、你把┅┅舌頭┅┅伸、伸、伸進去┅┅啊┅┅啊┅┅我要┅┅我要┅┅伸進去呀┅┅」我被她這種帶拐彎的聲音說得渾身發熱,底下自己就立起來了,我的頭腦已經被她的騷水給腐化了,沒有了思維,只會按照她的請求去做。

  我把舌頭伸進去(我根本不知道什幺叫進去,進哪兒,但我知道是進裏,就把舌頭往有空的處所鑽),伸進了眼裏。天啊!本來水是往下流的,現在都順著我的舌頭流,全都流進了我的嘴裏,滿嘴都填滿了騷水,也吐不出來。又因爲貼得近,所以鼻子上全糊滿了騷騷粘粘的水,吸不進氣來,大姐又正在激動,我不敢停下來掃她的興,只好張開嘴喘口吻┅┅壞了,這回真壞了,我一點準備都沒有,就聽見「咕噜、咕噜」兩聲,藉著我喘氣的當口,滿滿一嘴的騷水全進了肚子┅┅「哎呀┅┅哎呀┅┅好哦——豆豆┅┅千┅┅萬別┅┅停,啊┅┅啊┅┅別┅┅停啊┅┅」在這種帶拐彎的聲音催促下,我怎幺能停得下來,一點都不敢偷懶,我盡心努力地工作,兢兢業業地爲她服務。

  不好了,我又喘不過氣來了,壞了,「咕噜、咕噜」,又是一嘴的騷水進了肚。這時的我,已經顧不上心了,只想著怎幺樣滿足她,怎幺樣讓她舒適。再加上已經有兩嘴的騷水進了肚,索性就破罐破摔了,反正多喝少喝都一樣,我反而沒有了心理累贅,乾脆放開了舔。

  我這會兒是拚命的舔,也不管是眼裏,還是外,就只管高低前後左右一陣亂舔,也不知道又喝了多少騷水進肚,反正是根本也不憋氣了,就大喘著氣直接舔┅┅我把個大姐給舔得花枝亂顫,兩條腿開了又合,合了又開,嘴裏儘是「嗚嗚呀呀」不知道發些什幺聲音,屁股是一會兒上,一會兒下,她已經不知道怎幺樣好了。她的這個樣子刺激得我底下大大的,不知道爲什幺這種「連喊帶叫渾身亂顫」的樣子讓我非凡高興(從那以後,只要有女人這樣,我就受不了)。

  「哎呀┅┅噢┅┅受不了啦——啊┅┅啊呀┅┅不行了呀——」大姐的腿緊緊地夾著我的頭,屁股一上一下地用她的騷蹭著我的嘴(實際上她就是在用騷操我的嘴)。我使勁伸長舌頭舔著她的騷穴,一點都不敢退縮,儘管我的頭被她夾得很痛┅┅「不、不、不行了┅┅豆、豆——豆、豆——啊┅┅快、快、快┅┅上來,我要┅┅我要啊┅┅我、我要你┅┅」大姐用手抓著我的頭,使勁往上拽。

  我正舔得上瘾吶,不願意就此停下來。多希奇呀,我剛開端心得都有點想吐,現在卻不願意離開,也不嫌騷了,也不嫌髒了,而且感到那騷味是那幺的美好,那騷水是那幺的香甜,恨不能多喝點從大姐騷裏流出來的粘粘的騷水(從那以後,我被她練習得非凡愛好這個調調)。

  「別、別┅┅舔了,快上來┅┅我要┅┅我┅┅要你啊┅┅」大姐的手使勁把我往上拽,我十分不甘心的離開了大姐姐的騷┅┅「放進來,快放進來!」我知道,這是要我把已經硬硬的雞雞放進穴裏,我挺著大雞雞使勁往裏杵,一下又一下,成果怎幺都進不去,不是往上跑,就是往下掉。

  「哎呀,痛逝世我了,你怎幺亂杵啊!」大姐說著,用手抓住我的雞雞,對準了她的穴∶「使勁,使勁┅┅對,對,啊┅┅啊┅┅啊呀——好舒適呀┅┅唉呦┅┅真的舒適呀——噢┅┅」我在她的指引下,終于把雞雞杵進了大姐的穴,可是我並不會操(上兩次我都是挨操),只是逝世逝世地往裏頂。

  「傻瓜,你動動啊!」

  啊,動動,我不知道怎幺動,我就更使勁地往裏擠。

  「哎呀,不對,是這樣!」大姐用手抓住我的腰,一前一後的推著我。

  噢,我明確了,本來是要我一進一出呀,我就在她的手帶動下,一進一出地操著她。

  「啊┅┅啊┅┅就是這樣,就是這樣,啊┅┅哎呀┅┅豆豆啊——你操得姐好┅┅舒適啊┅┅」我被她說得雞雞更大了(希奇,我一聽到女人帶拐彎的聲音就受不了),好在前面已經洩了兩次,不然的話,我確定就不行了,現在因爲我已經沒有什幺存貨了,所以一時半會兒還洩不出來。

  我保持著,一下接一下地操著她。這時我已經比較會一進一出地操她了,就看見大姐閉著眼睛,偶然睜開眼看我一下,很快就又閉上,頭一下一下地向後抻著,就似乎要進到牆裏似的,臉上一陣陣的潮紅。

  天吶!這時候才是她最美的時候,我以前從沒見過,臉上紅紅的,而且非凡滋潤,連偶然睜開的眼睛也是水汪汪的,真是美到極點了。(很希奇的,這個時候,有的女人連皺紋都會展開,不知道各位重視過沒有?)大姐使勁叫嚷著,刺激著我的神經,忽然間,大姐隨著我的節奏動了起來,就似乎是要把我顛下去似的,兩只手更使勁地抓著我∶「啊┅┅啊┅┅使勁┅┅使勁啊——豆豆┅┅我要┅┅我要啊┅┅使勁啊┅┅啊——噢┅┅」忽然,大姐一動不動地僵在那兒,逝世逝世地抓著我(抓得我有點痛),底下使勁往上挺著(就像橋一樣)。我可不敢偷懶,更加使勁地沖刺,拼了命地操(實際上,那時我已經沒有意識了,只是本能的動作),我就感到底下非凡緊,忽然之間就忍不住了(根本不給我準備的時間),「噗、噗、噗」就軟了。

  大姐這時渾身也鬆弛下來,我動了一下想下來,「別動,就這樣趴著┅┅」說實在話,這時的我已經精疲力盡了,想不讓我趴著都不行了,不到四小時的時間,我奉獻了叁次。

  從那以後,我和大姐就經常進行這樣的節目,直到她休假結束。後來,我們兩家都搬離了那座樓,再後來,我需要考學,又上大學,就再也沒見過她┅┅到今天,我依然很想念她,假如有機會再見到她,我甘心再讓她搞我,雖然她已經33歲了,可我還是願意┅┅儘管她實際上是在玩我。在19歲就被開了苞,可是我不恨她,真的不恨她,反而倒時時都想起她,說實在的,我還感到挺美,挺幸福的吶,假如人生重來,我還是會讓她玩。

  

Contents


嚴選免費成人小說
海灘別墅的雙飛        四個淫亂之人       共用嬌妻的變態快感        我和公司女同事       分享老婆
女友給了我一次難忘回憶        兩個相親女        酒吧的時間        淫妻癖
大胸小雞        
aⅴ亚洲 日韩 色 图网站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