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9-01发布:

熟女自慰╳XXHD娜娜的回报

精彩内容:

(A)
  自從發生上次在辦公室裏JIAN汙王娜之後,她就請了長假,兩周之後也沒來上班。我知道,這個新婚少婦自己的騷洞還沒被丈夫捅舒服就被自己的上司大雞巴插個盡興,而且又是厥大屁股被雞巴插,又是蹲在桌子上被我淩辱,最後又把精液射進王娜濕潤的陰道裏,她的浪屄裏第一次射進男人的精液,自己的老公都還沒有完全占有的陰道就被自己的上司占有了。
  因爲王娜老公公司給的價格足夠合適,我們公司的這筆生意就給他們了,這筆生意對于我們公司來說只是一樁小生意,而對于王娜老公的公司來說無異是雪中送炭,王娜老公知道自己老婆被客戶玩弄了,但是這個猥瑣無恥的男人竟然把遭受JIAN汙的老婆當作籠絡客戶的砝碼。
  王娜當天被我JIAN汙之後,就回到了家中,一路上腦子亂亂的,自己的身子就這樣被另一個男人JIAN汙了,而且男人的精液還第一次射進了自己的身體裏。
  王娜的下體經曆過高潮之後,被幹得翻起了陰部傳出陣陣火辣辣得感覺,自己丈夫的雞巴很小,而曹少弼的雞巴又粗又大,窄嫩的陰道被粗壯的大雞巴抽插了一個多小時,自己的淫水被幹得泛濫,肥大的屁股被曹少弼抓出兩個深深的手印,堅挺潔白的乳房也被揉捏的紅腫起來。王娜被自己上司幹出了第一次徹底的高潮,但是一想到自己的身子被JIAN汙了,被糟蹋了,便忍不住傷心起來。
  王娜忍著下體的痛楚,叉著雙腿走回家,丈夫一開門,看到自己老婆很不自然的深情,覺得有些不對,但是他第一個問的卻是:「王娜,讓你拿的文件拿到了沒有?」
  王娜搖搖頭,「沒有。」
  「怎幺回事?」
  「經理在公司呢,我到他辦公室想把文件拿出來,結果被他發現了。」
  王娜丈夫心裏一驚,忙問到:「後來怎幺樣了?」
  「後來,後來,我就回來了。」
  「他沒說什幺?」
  王娜想到了自己在經理辦公室遭受淩辱的一幕,忍不住心裏一酸,自己的身子就這樣被糟蹋了。
  「沒說什幺,我很難受,別問了,我洗個澡。」
  王娜想把自己身子裏的髒東西洗幹淨,結婚之前王娜從來沒有和男人有過性關系,結婚之後也才逐漸了與丈夫一起過夫妻生活,但是丈夫細小的陰莖從來沒有讓她滿足過,她也從來沒有讓丈夫在自己身體裏射精,沒響到這一次卻被陌生男人的雞巴插進自己的身體,而且還射精,下體黏黏的,她實在是太難受了。
  王娜走進浴室,把自己的衣服脫下,略顯豐腴的身體皮膚潔白,兩只剛剛熟透的乳房堅挺的聳立在胸前,雖然不是特別的豐滿,但是兩只肉感十足的半球仍然非常誘人,兩只粉紅色的小乳頭挺在柔嫩的乳房上,剛剛經曆過的高潮讓她不能完全自拔。
  王娜彎下身把內褲從自己寬肥的屁股上脫下,她看到內褲的中間部位沾滿了自己的淫水和經理精液混合的液體,王娜順手把內褲扔到了浴室外的籃子裏。
  下體剛才被粗大雞巴的蹂躏讓她有火辣辣的疼痛感,她第一次産生了下體被完全充滿的感覺,經理無比粗大的陽具快速而凶狠的在王娜的陰道裏抽動,一陣陣強烈的快感從下體傳出。
  而在興奮異常的性愛過後,帶給下體的是無盡的脹痛,王娜至今還像在夢裏一樣,經理的陰莖怎幺會那幺大,而且本來和她沒有任何關系的粗大雞巴怎幺就插進了自己的陰道裏呢。
  王娜直起身,兩條雪白微粗的腿微微叉開,雪白肥大的屁股微微向上翹著,打開水龍頭,一股強烈的水流順著王娜的頭淋濕全身,順著水流,王娜的雙手在自己柔白的裸身上不斷的揉搓著,她輕輕抓住自己兩只豐滿堅挺的乳房,輕輕揉捏,又把手伸到身後自己豐腴雪白的大肥屁股上,輕撫被經理拍打過的臀肉。
  王娜一直對自己肥大的屁股不太滿意,看到其他女孩子都是很瘦的類型,只有自己每天厥著又寬又肥的大屁股,兩瓣大屁股曾經讓她很不自信,因爲自己的大屁股看上去很像婦女。
  不經過這次的性經曆她發現,原來男人對自己的大屁股竟然格外的喜歡,他們喜歡在後面看著王娜的大屁股把雞巴順著肥美的臀肉插進柔嫩的陰道裏,更喜歡使勁把雞巴插進體內,把自己雪白的臀肉撞的「啪啪」直響。
  王娜微微叉開自己雪白粗壯的小腿,輕輕用手指扒開自己紅腫的陰唇,以前緊緊並攏的兩片粉紅陰唇現在竟然被雞巴幹得翻了出來,陰唇也變得更加長,她知道爲什幺自己的媽媽、舅媽那些成年女人的陰唇都是耷拉在陰道外面的,原來就是被大雞巴日複一日的抽動造成的。
  王娜一手扒開陰唇,另一只手拿起花灑,一股熱乎乎的水流沖向自己飽受蹂躏的下體,她感覺自己兩片肥腫的陰唇上傳出火辣辣的感覺,但是又有一種微妙的快感,她輕輕的揉捏著自己的陰唇,叉開粗肥的大腿,把陰道扒開,水流沖過去,整個下體被一股溫暖包圍著,當她扒開陰唇的時候,下體中緩緩流出了經理射進的大量的精液。
  她看著這股乳白的液體順著自己大腿根流出,王娜想到自己剛剛竟然被男人強JIAN了,而且受盡淩辱,一邊厥著肥大的屁股讓經理的雞巴插進自己的身體裏,竟然還被強迫用舌頭舔那個女主播的下體,這個豐滿的中年女人看著自己被雞巴蹂躏,看著自己厥著大屁股被幹到了高潮,竟然把一大片淫水噴到自己的臉上。
  雖然經理的大雞巴讓她感受到了女人頂級的高潮,但是被淩辱,被羞辱,被糟蹋的傷心,更夾雜著背叛老公的內疚,王娜想著自己的身體再也不幹淨了,傷心的蹲在地上捂著臉,輕輕的抽泣起來,兩條雪白粗壯的小腿微微叉開,腿肚子上的嫩肉被壓擠得更加得粗壯。
  王娜丈夫看著自己妻子神情恍惚,回到家就要洗澡,而且頭發淩亂,是不是遇到什幺事了,自己讓妻子去公司偷資料,被經理看到了,還能回來,難道……
  王娜丈夫走到浴室門口,偷偷伸手摸到籃子裏,把王娜的內褲拿出來,他一看內褲上濕乎乎的印記,一團黏黏的乳白色的液體,什幺都知道了,這是男人的精液,自己還從來沒有在妻子的陰道裏射精,而從內褲上看,這精液分明就是從妻子的陰道裏流出來的。
  他是個猥瑣的男人,從來沒有過女朋友,憑借自己一份還不錯的工作,通過朋友介紹娶到了王娜,他喜歡王娜的大屁股,喜歡王娜的美乳房,更喜歡的是,王娜是一個處女,剛剛結婚一個月,自己的老婆就這樣被別人占有了。他能想象到那個男人壓在自己妻子赤裸的肉身上,用雞巴插進自己老婆的陰道裏,甚至還會像自己一樣,讓老婆厥著大屁股幹自己老婆。
  他腦子嗡嗡想,自己就這幺被帶上了綠帽子,這時,王娜洗玩澡出來了,他看到妻子哭紅的眼睛,還有胸前挺立的乳頭,他什幺都明白了,他舉著王娜的內褲,說:「你剛才去公司被你們經理那個了?」
  「嗯。」
  王娜低著頭。
  她老公馬上癱軟了,自己的老婆才新婚一個月,竟然就被別的男人糟蹋了。
  拽著王娜走到臥室,王娜就光著身子,被拖走了進去她老公坐在床上,看著自己光溜溜的妻子,這個身體已經不再只是屬于自己了。
  他說:「跟我講講是怎幺回事。」
  王娜低著頭,「你讓我去公司偷文件,我就偷偷的去了,我也沒想到公司有人,我開門後,就發現……」
  「發現什幺?」
  「發現曹少弼正和一個女人在幹那事。」
  「然後呢?」
  「他們看到被我發現了,就沒有放過我。」
  「他們怎幺你了?」
  「那個女的讓我蹲在桌子上,然後叉開腿,經理就把手伸到我褲子裏面。」
  「都摸你哪了?」
  「剛開始摸我屁股,和上面,後來讓我把內褲也脫了,經理就用手給我弄下面。」
  「你這個騷貨,你就同意了。」
  「我反抗了,可是經理太強壯了,又看到我偷東西,我只能讓他弄。」
  「騷貨,那男的是不是弄得你舒服了,你給我過來!」
  說著,她丈夫一下子把王娜拽到身邊,看到王娜屁股上被抓起的紅手印,他知道那個男人玩弄了自己老婆肥大的屁股,他把王娜放倒在自己的腿上,屁股朝上,伸出大手使勁打著王娜肥大的屁股蛋子,大屁股被打得嫩肉亂顫。
  「老公,不要打我阿,啊,疼啊,求求你,饒了我吧,啊,疼啊。」
  王娜趴在老公的腿上,光溜溜的大屁股被一下下的抽打著。
  「騷貨,你這時候求饒了,被男人幹的時候你怎幺沒想到我?」
  「啊,不要啊,我想了,想了,我反抗來著,可是他那幺壯……我實在不能啊。」
  「媽的,他能幹你,你看我能不能?」
  說著,王娜丈夫把王娜扔到床上,抓起她柔嫩的腰肢,讓王娜雪白的大屁股高高厥起,王娜哭喊著捂住自己的陰部。
  「老公,求求你,不要,我剛被強JIAN了,下面腫了,好疼,求求你,不要弄我。」
  王娜老公一聽更生氣了。
  「媽的,騷貨,你還知道自己被強JIAN了,騷洞讓那男人雞巴捅的時候你怎幺不嫌疼,你是我老婆,我還不能幹了。」
  說著她老公一把抓著自己的小雞巴,對准王娜的大屁股後面,龜頭對准陰道口,使勁一頂,隨著王娜啊的一聲慘叫,老公的雞巴插進了王娜已經腫脹的浪屄中。
  「媽的,那王八蛋雞巴還挺大,把你騷洞都捅松了,說,是不是他的雞巴更大?」
  「啊,啊,是,是。」
  他抱著王娜被打得紅彤彤得大屁股,把雞巴使勁在浪屄裏抽插。
  「說,是什幺?」
  「老公,求求你,我不是有意的,我是被強JIAN的,你不要這幺對我啊,求求你。」
  「放屁,快說。」
  「他,他得雞巴大。」
  「有多大?」
  「像小孩胳膊插裏面一樣!」
  「你這個婊子,是不是讓你經理幹得舒服了?」
  「沒有,沒有,老公,求求你不要折磨我了,下面好疼。」
  王娜剛剛被曹少弼幹得死去活來,高潮到噴水,此時陰唇外翻,陰道腫痛,已經分泌不出來淫水,丈夫的雞巴雖然很小,但是插進去幹幹的,王娜覺得自己下體無比疼痛。
  「老公,求求你,不要幹了,太疼了,我受不了了。」
  「媽的,你讓別人幹了,還不讓自己老公幹了,說,你們後來又怎幺了?」
  「求求你,我不想說,太可怕了!」
  「快說,要不老子捅死你。」
  「老公,你這幺想聽我讓別的男人糟蹋。」
  她老公聽到自己妻子這幺說,心裏也産生一種莫名的興奮,王娜和他結婚以來,性生活一直不美滿,他看著身下厥著大屁股的王娜,想象著那個男人會怎幺幹自己的老婆:「快說,少廢話!」
  說著,扶著王娜雪白的大屁股,從後面使勁的幹著。
  「啊,啊,好好,我說。經理把我扒光了,玩我的身體,從上到下的摸,然後還用舌頭舔我下面,後來我看到他把那東西掏出來,那幺粗大,我害怕極了,我說,你怎幺讓我都行,我是結婚的女人了,我的下面只屬于我的丈夫,不要捅我。他說那就幫我用嘴弄,我就把他的那個東西含嘴裏弄了。」
  「媽的,騷貨,老子平時讓你用嘴,你怎幺也不肯,這時候還主動幫男人啯雞巴。」
  「我是爲了不讓他插我的下面啊,求求你,我不想說了。」
  他丈夫聽到自己老婆幫別的男人口交,更加興奮了,抓住王娜兩瓣肥大雪白的臀肉,把雞巴使勁的往王娜腫脹的陰道裏插,王娜兩瓣陰唇都被幹的翻出來,陰道紅彤彤的,雞巴上慢慢沾滿了自己分泌出的淫水。
  「騷貨,看你講的下面都流水了,趕快說……」
  「嗚嗚,老公,求求你。」
  「啪」的一聲,她老公狠狠的抽打著她的屁股,「說!」
  「老公,別打我,我說。」
  「我不會弄,那個女人就給經理弄,過了一會,經理把雞巴拔出來又放到我的嘴裏,就抱著我的頭使勁插,然後,然後,嗚嗚。」
  「然後怎幺了?」
  「他就把東西射我嘴裏了。」
  老公聽竟然那個男人在自己老婆嘴裏射了,又是氣憤又是嫉妒,更使勁的幹著王娜,王娜厥著大屁股被插得渾身顫抖,兩條粗腿不停得繃緊,忍受著陰道裏的痛楚。
  「騷貨,你還讓他射你嘴裏?」
  「我也不知道怎幺回事,他弄了幾下就射了,我都傻了,那女的看到經理射了,好像很生氣,說還沒被弄舒服,都讓我攪和了。」
  「那女人怎樣?」
  「比經理大十多歲,是個四十來歲的婦女。」
  「啥樣的?」
  聽到另一個女人被幹,她老公又來了興致。
  「她有些胖,很豐滿,屁股也很大,腿非常粗,身體很白,但是下面黑乎乎一片。」
  「她下面啥樣的?」
  「那女的陰唇特別肥大,都耷拉出來好多,陰道被經理捅開了,張開像個圓洞,裏面好多水,上面陰蒂也特大,還一跳一跳的。」
  「你怎幺知道她下面什幺樣?」
  王娜厥著大屁股,又想起自己被淩辱的情景,忍不住哭了起來:「她,她,嗚嗚,她讓我給她舔下面!」
  「你說那女的讓你給舔。」
  「嗯,她下面還有味,我不想說了,老公,求求你,饒了我把。」
  王娜被丈夫按在床上,陰道裏插著雞巴,卻又要被迫說自己被別的男人幹,在自己老公面前,真的是太難爲情了。
  「不行,快說!」
  「我沒辦法,就像現在這樣,趴在她的大腿中間,幫她舔,她把兩條又粗又壯的小腿夾在我的頭上,我都不能東,這時,經理竟然那裏又硬了,我感覺他摸到我的屁股,然後,就,嗚嗚……」
  「然後怎幺了?」
  他聽到自己老婆就要別男人幹了,竟然更加的興奮:「經理就把那東西插進來了,我不能動,頭埋在那女人的屁股中間,後面就被經理幹了。」
  「後來呢?」
  「後來,我覺得他那東西越來越粗,我使勁扭著屁股,但是他使勁抓著我屁股,他又非常的長,我根本沒辦法弄出來,後來,他一使勁,就在我裏面,裏面射了,嗚嗚嗚……」
  王娜想到自己被男人糟蹋,還被射精,傷心的大哭起來她丈夫想象著自己的老婆一邊給一個白皙豐滿的中年婦女舔下面,那女的也是渾身裸體,大屁股向上擡起,兩條大粗腿使勁夾著,老婆厥著大屁股,身後是另一個大雞巴的男人使勁幹著自己的妻子,他也興奮異常,「騷貨,騷貨,你怎幺能讓別人玩了,這個騷洞,剛剛還插著別人的雞巴,媽的,幹死你!」
  丈夫使勁抱著王娜的大屁股,使勁的抽動著,王娜的下體被幹得陰唇外翻,陰道腫脹,她只能無力的趴在床上求饒,她丈夫又使勁捅了十幾下,一股精液射到了王娜的陰道裏。然後把雞巴拔出來,走了。
  王娜無力的趴在床上,雪白肥大的屁股高高向後厥著,她淚流滿面,自己被男人淩辱,又被丈夫逼迫說出被強JIAN的過程,她的陰唇紅紅的,陰道張開,從裏面不斷的流出丈夫的精液,王娜兩條粗腿輕輕張開著,粗壯的小腿緊繃著。
  王娜的丈夫也沒想到,自己聽到老婆被強JIAN,竟然這幺興奮,陪了夫人又折兵,王娜都被男人玩了,不知道自己的生意能怎樣,他決定給曹少弼打個電話。
  「餵,是曹經理嗎?」
  「我是,你是哪位?」
  「哦,我是××公司的王表啊。」
  「哦,你好你好,王娜怎幺請了這幺多天的假,她在家怎幺樣?」
  「咳,就是身體不舒服啊,躺床上呢,說腿疼,下不了床。」
  「哦,讓她注意身體,什幺都好說。」
  「對了,曹經理,我們公司和您這邊的生意?」
  「不是還在考慮嗎,這一單很搶手,你也有很多競爭對手啊!」
  「您可得通融通融啊,你看,我老婆現在都這樣了。」
  「你可別說這些,王娜我知道身體不舒服,好好養病,一切都好說。這幺著吧,其實我也很關心她的,方便不方便我過去探望她一下?」
  「行行,難怪您做爲上司這幺關心下屬,我做爲家屬的隨時歡迎,您什幺時候方便都行。咱們也好有機會面談一下。」
  「行,這幾天比較忙,下周六吧,怎幺樣?」
  「好好,您來之前通知一聲,我准備准備。」
  「沒什幺准備的,我主要還是看看王娜嘛!」
  「行行,謝謝您的關心,就這幺著,再見曹經理。」
  「好,再見王總!」
  王表挂了電話,氣的只想罵娘。那個男人玩了自己老婆還理直氣壯的,自己就心甘情願當王八。
  曹少弼挂了電話倒是成竹在胸。那個軟弱的男人,被戴了綠帽子還能這幺低叁下四的和糟蹋自己老婆的男人打電話,聽口氣他一定也知道了,反正合同也和他們簽,不妨再玩玩這個剛剛瓜熟蒂落的少婦。
  (B)
  又過了一個星期,曹少弼給王表打了電話,說過一會就要到家裏看王娜。王表滿口答應,放下電話,看著自己正在忙活的老婆,過一會,自己老婆的身子又該讓別人玩了,真是說不出的滋味。
  他走到王娜身邊,說:「你這幺長時間不上班,也沒請假啊。」
  「你覺得我還能去嗎?我怎幺面對經理?」
  王娜說著又要哭出來,強JIAN蹂躏的打擊對她來說實在是太大了。
  「你們經理剛才打電話過來,說你這幺長時間沒上班,要慰問慰問你。」
  王表酸溜溜的說著。
  「什幺!」
  王娜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難道經理還要到家裏,老公已經知道經理JIAN汙自己的事,竟然還滿口答應,就算是重要客戶也不能出賣自己的老婆啊。
  王娜在家裏穿的都很隨便,她上身套著一件緊身的T恤,下身穿了一條緊身的體型褲。肥大的屁股和粗壯的小腿都被包裹得一覽無遺。
  王表看著自己的老婆,輕輕拍了一下王娜緊身褲包裹下的圓滾滾的大屁股,說:「你們經理有一點和我還有共同的愛好啊,快進屋躺著吧,別讓人覺得你沒病還不上班?」
  王娜回到屋子中,心裏百感交集,其實她做爲一個女人是非常想念曹少弼那根粗大的雞巴和健美的身體的,每一個女人都希望這根能帶給她高潮的陽具,但是自己是別人的妻子,在自己家裏還能怎幺樣呢。
  王娜默默的把內衣脫光,光著身子,套上了緊身t恤和體型褲,她站在鏡子前,看著自己挺起的胸部,從衣服裏稱出的挺立的乳頭,又轉過身看著自己肥大緊繃的大屁股,兩瓣渾圓的臀丘,中間深深的屁眼,難道這就是丈夫和經理的共同愛好嗎?
  她只穿了這些,脫下就是光溜溜的裸體,王娜躺在床上,百無聊賴地看著小說,她不知道後面的事情會怎樣發展。
  過了一會,曹少弼來了,看到王表兩人寒暄幾句,曹少弼說:「王娜呢?」
  「在裏屋呢,這幾天病了,說大腿疼,都不能下床了。」
  「那我去看看,您忙您的。」
  「沒事,你倆聊。」
  說著王表把曹少弼讓到臥室,眼睜睜看著JIAN汙自己老婆的男人又和自己老婆親密去了。
  王娜看到曹少弼進來,嚇了一跳,畢竟這個男人前幾天剛剛玩弄過自己,她欠起身說:「經理,您來了。」
  曹少弼忙上前去攙扶住王娜的身體,說:「別動,我就是來看看你。」
  「我有什幺好看的?」
  「你不是病了嗎?」
  「我沒病。」
  「來讓我看看。」
  說著,曹少弼把臉湊到王娜的臉上就要親,王娜連忙推開曹少弼:「經理,別這樣,這是我家,我丈夫還在呢。」
  「沒關系,他現在關心的是自己的生意,咱倆聊咱倆的。」
  說著,曹少弼一把抱住了王娜隔著衣服一把抓住王娜堅挺的乳房,另一只首緊緊抓住王娜肥大的屁股蛋子。
  「王娜,你知道嗎?我就喜歡大屁股的女人,你來公司那天我就想幹你了,一直沒有機會,沒想到你自己送上門來了。」
  曹少弼毫無顧忌的緊緊摟著王娜,使勁的親著她,王娜被男人的力量逐漸征服了,雪白的身軀漸漸柔軟,但是想到這裏是自己的家,丈夫就在外面,怎幺能和別的男人在屋子裏親熱。
  「經理,別,不行,不能這樣,求求你。」
  王娜反抗著,但是毫無辦法,最後只能任由曹少弼侵犯自己。
  曹少弼把手伸到王娜的衣服裏,發現沒有穿內衣,更加放肆起來,大手使勁揉捏著王娜的乳房,兩只雪白豐滿的肉球被曹少弼弄得無比堅挺,乳頭也因爲興奮而挺立起來。
  曹少弼把王娜的衣服撩起來,兩只雪白的大乳房都暴露了出來,他把臉貼在王娜的胸前,忘情的吸吮著王娜的大乳房,兩只手順著後背伸到王娜的褲子裏。
  「王娜,你是不是知道我要來啊?」
  「沒有,經理,不要,我沒有。」
  「那你怎幺連內褲都不穿,就這幺讓我玩你的大屁股?」
  「沒有,經理,不要摸了,好難受。」
  曹少弼使勁抱著王娜,撫摸著她那柔軟的身子,剛剛變成少婦的王娜雖然少了少女的羞澀,卻更增添了少婦的味道。
  王娜就這樣在自己的家裏被上司侵犯了,而且丈夫還在家裏,她只能反抗:「經理,不要,我丈夫還在呢,不能,快放開我。」
  曹少弼使勁捏著王娜兩只雪白的乳房,兩只肉感的肉球被玩弄得無比堅挺起來,手伸到王娜的體型褲裏,捏著她肥厚渾圓的大屁股,王娜雖然反抗,但是柔美的腰肢已經不停的扭捏著,王娜也漸漸的嬌喘籲籲來。
  「啊,啊,經理,不要,你好有力量,不要弄我了,求求你,我好難受。」
  「王娜,你哪難受啊。」
  「經理,我渾身都難受。」
  「那我幫你把衣服脫下來吧!」
  「不要啊經理,不要!」
  王娜說著,但是雪白的身體已經松軟,她順從著伸開雙臂,讓曹少弼把自己的衣服脫了下來,潔白的上身馬上赤裸了,雪白的乳房挺立在胸前,像兩只雪白性感的大饅頭。
  王娜把柔軟的身子轉過來,背對著曹少弼,曹少弼從後面抓住王娜的乳房揉著,王娜開始低聲的呻吟,曹少弼又慢慢的低下身子,把臉貼在王娜厚實渾圓的大屁股上。
  「王娜,你的身子真性感,我就喜歡你這個大屁股,讓我幫你弄弄吧。」
  王娜回頭看著把臉貼在自己屁股上的上司,雖然在自己家中和別的男人苟且很不自然,但是此時她的陰部已經搔癢難忍,渴望男人的插入,她口裏說不要,但是卻不經意的把自己肥大的屁股厥了起來。
  曹少弼看著王娜被體型褲包裹的大肥屁股,興奮的雞巴直挺挺的,細窄的腰肢下面,像水蜜桃一樣又肥又寬的大肥屁股就擺在自己的面前,完美的臀型包裹在黑色的體型褲裏,中間深厚的屁眼也被勒了出來。
  曹少弼叼起王娜的體型褲,慢慢的往下拉,王娜的大白屁股就慢慢的裸露出來,曹少弼看著王娜深厚性感肥美的屁股,禁不住使勁把體型褲扒到她粗肥的小腿上,雙手扶著王娜的大屁股忘情的親了起來。
  王娜感覺自己的體型褲被扒了下來,屁股一涼,她知道自己的屁股完全裸露在上司的面前了,王娜轉過身,看著自己的上司捧著自己雪白的大屁股使勁的親著,上司伸出舌頭舔進自己深深的屁眼裏,下體變得更加搔癢,王娜再也受不了了,就算丈夫在家怎幺樣?
  是他給經理打電話的,他心甘情願讓自己老婆被別人玩,她雙手伸直,撐在床上,叉開兩條粗肥的白腿,把大屁股高高厥起,大叫著:「經理,快,弄我,啊,好難受,啊,經理,好舒服啊,舔我屁股,啊!」
  王表把曹少弼讓到臥室之後,就一直心神不甯,這不是主動讓別人玩弄自己的老婆嗎,聽著屋子裏半天也沒什幺動靜,想到王娜也不是個淫蕩的人,剛放下心,突然聽到臥室傳出自己老婆絲絲的呻吟聲,難道老婆已經被男人玩弄了?
  他悄悄地走到臥室門口,推開一條門縫,眼前的景象讓他百味雜陳,只見自己老婆已經渾身赤裸一絲不挂,跪在床上,雪白肥大的屁股高高厥起,而曹少弼就在自己老婆的身後,捧著自己老婆的大屁股,使勁的親吻著,老婆被曹少弼的舌頭挑弄得性欲高漲,揚起頭,微閉著雙眼,張開大嘴,輕聲而無比淫蕩得呻吟著。
  老婆忘我的享受著屁股後面男人的服務,王娜雪白的身體上已經泛起了陣陣紅潮,渾身不停的顫動著,纖美的腰肢扭動著,肥大的屁股不停的擺動,王表看著老婆的大白屁股高高厥起,長著濃密陰毛的下體就在屁股中間完全暴露在曹少弼的面前,曹少弼的舌頭舔著老婆王娜的屁眼,親吻著雪白肥嫩的臀肉。
  王娜大聲的呻吟著,說:「經理,啊,啊,不要親了,我受不了了,下面好癢啊,求求你。」
  曹少弼捧著王娜的大肥屁股說:「你要癢,我就給你舔舔吧!」
  王娜連忙伸手捂住自己的大屁股,說:「不要,不能舔那裏,啊,求求!」
  「王娜,不要再說不要了,你都厥著大屁股讓我親了,我給你親親那裏怎幺了?」
  王娜不說話了,臉貼在床上,兩只手伸到屁股中間,扒開自己肥厚的陰唇,又叉開了兩條粗肥的美腿。
  曹少弼跪在王娜赤裸的大屁股後面,看著王娜大屁股中間肥厚的陰唇,在肥美的大屁股中間有兩瓣褐色嫩肉的凸起,兩片粉褐色的陰唇從肉丘中突出,肉丘上長滿了烏黑的陰毛,陰唇稍稍翻開,中間是王娜粉紅色無比細嫩的陰道,潺潺透明粘稠的淫水從王娜兩片突出的陰唇中流淌下來。
  曹少弼伸出舌頭,輕輕的舔著王娜兩瓣陰唇上方凸起的陰蒂,當舌尖觸到陰蒂的一刹那,王娜渾身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啊啊,曹少弼,好癢好癢,使勁舔啊,使勁玩我。」
  曹少弼抱住王娜的大屁股,把舌頭不斷的在陰蒂上掃動著,王娜雪白的大屁股不停扭動著,啊啊的大聲浪叫著,曹少弼又伸出舌尖,順著張開的陰唇插進了王娜濕潤的陰道裏,王娜使勁扒開自己兩瓣肥大的屁股,大聲的叫著,「啊……啊……插進去了,好暖和,好軟,好舒服啊,啊。」
  曹少弼張開嘴把王娜的陰唇含在嘴裏,輕輕的蠕動著,王娜更加使勁扭著大屁股,伸出手,抓住曹少弼的頭,使勁按向自己肥大厥起的大屁股上,「啊,曹少弼,使勁啊,使勁,我的裏面好癢,使勁舔啊,啊!」
  王表在門口看著自己老婆就這樣厥著大屁股被男人舔著下體,雪白大屁股中間長滿陰毛的陰部暴露在男人的面前,男人的臉緊緊貼在自己老婆濕潤的大腿中間,王娜粗肥的白腿大大的叉開著,渾身顫抖,一只手還伸到下體,快速的掃動著自己已經濕潤的陰蒂。
  王娜被曹少弼親了幾分鍾,性欲越來越高,淫水混合著曹少弼的唾液源源不斷的從自己的陰道裏流到大腿上,她不能滿足自己這樣被玩弄了,大叫著:「使勁舔我,使勁舔我我!」
  曹少弼已經把臉整個貼在王娜的大屁股裏,雪白寬大的肥美屁股中間是曹少弼的頭,曹少弼這時站起身來,說:「舒服嗎?」
  「經理,不要起來,我下面好癢,快,就舔舔!」
  「咱換個姿勢吧。」
  說著,曹少弼躺在了床上,讓王娜叉開粗腿蹲在自己的頭部兩側,然後慢慢的往下坐,曹少弼伸出舌頭,當王娜兩片張開的陰唇碰到曹少弼舌尖的時候,伸直的舌尖,就在王娜褐色濕潤的陰蒂上來回的舔著,王娜感覺下體又被舌頭觸動了,腰肢一麻,粗腿一軟,整個大屁股坐在了曹少弼的臉上。
  曹少弼伸直舌尖,整個舌頭全部插進了王娜濕潤的浪屄裏,王娜忘情的享受自己下體的刺激,坐在自己上司的臉上,讓曹少弼的舌頭插進自己的陰道,鼻子頂住自己的陰蒂,肥大的屁股不停的扭動。
  王表在門外簡直是不能接受眼前的情景。
  自己老婆光著身子坐在男人的臉上,褐色濕潤的陰部完全坐在男人的臉上,濕潤的陰唇貼在曹少弼嘴上,肥嫩的大屁股不停的扭動著,他不能想象,自己的老婆怎幺變得這幺淫蕩。
  王娜坐在曹少弼的臉上,兩條粗腿叉開,小腿肚子上豐滿的肌肉緊緊繃起,張開大嘴使勁的浪叫著,兩只手緊緊抓住自己挺立的乳房,揉著。
  「經理,你好棒,我好舒服啊,啊,玩我玩我,我要你玩我,快,舌頭好小啊,伸不到裏面啊。」
  「王娜,我也想,你幫我把東西掏出來吧!」
  王娜轉過身,大屁股厥起坐在曹少弼的臉上,大肥屁股不停的扭動著,讓自己的陰部完全貼在曹少弼的嘴上,讓曹少弼的舌頭深深插進自己的陰道裏。然後慢慢的彎下身,解開了曹少弼的腰帶,脫下曹少弼的褲子,把一根已經直挺挺二十厘米長的大雞巴掏了出來。
  王表在門口眼看著自己老婆一邊光著大屁股坐在男人的身上,一邊掏出了那個男人粗大無比的雞巴,當他看到曹少弼雞巴的時候,自己也嚇了一跳,怪不得王娜前天的下面被插成那樣,這根雞巴果然是又粗又大。
  王娜握住曹少弼的大雞巴,輕聲說:「啊,啊,經理,你的這東西真大,真粗。」
  「幫我也弄弄。」
  「我不會弄!」
  「沒關系,含在嘴裏就行了。」
  王表這時看到自己從來沒有給自己舔過雞巴的老婆竟然順從地握住曹少弼的大雞巴,張開大嘴,把粗大的雞巴含到嘴裏,然後握住雞巴,輕輕的上下套弄起來,一會,曹少弼的雞巴沾滿了自己老婆的口水,老婆也不斷吐出來,用舌尖舔著曹少弼酒盅一樣漲得紫紫的龜頭,然後又把雞巴吞進了嘴裏,一邊扭動著大屁股,一邊給曹少弼口交著。
  王娜給曹少弼弄得也是無比舒服,大雞巴越漲越硬,曹少弼說:「王娜,讓我插進去吧!」
  王娜不說話,從曹少弼身上下來,躺在了床上。
  曹少弼跪在床上,看著渾身赤裸的王娜,分開她兩條粗肥雪白的美腿,跪在王娜的大腿中間,他扒開王娜的陰唇,把大雞巴頭放在王娜濕潤的陰唇中間,輕輕的動著,用龜頭碰著王娜的陰蒂。
  已經完全起性的王娜叉開粗腿准備接受大雞巴的插入,可是曹少弼只是用雞巴在自己陰道口玩弄,卻不插進去。「經理,快啊,插進來!」
  說著,王娜伸到下體,抓住曹少弼的雞巴使勁插進了自己濕潤的陰道裏。
  門外的王表看到了這一幕,老婆王娜叉開大腿赤裸的躺在床上,渾身潔白,只有兩腿中間一片黑乎乎的,曹少弼挺著大雞巴插在老婆的陰唇中間,使勁的一頂,王娜揚起頭,啊的一聲浪叫,大雞巴順暢的插進了自己老婆的陰道裏,他看著王娜摟住曹少弼的腰,大屁股不停的向上頂,曹少弼的雞巴慢慢全部插進了自己老婆濕潤的陰道裏。
  他心裏難受極了,眼看著自己老婆的身體被男人插入,看著自己老婆被男人JIAN汙,自己的小雞巴也忍不住硬了起來,王表竟然一邊看著自己老婆和別的男人交合,一邊自己手淫著。
  曹少弼壓在王娜雪白的身上,王娜兩條粗肥的小腿蜷在一起,抱住了曹少弼的腰,自己挺起大屁股,任憑曹少弼粗大的雞巴一下下的插在自己的陰道裏。
  王娜摟住曹少弼,「啊,啊,經理,你的雞巴真粗,真大!」
  「插得你舒服嗎?」
  「舒服,舒服,啊,啊!」
  「你喜歡什幺?」
  「我就喜歡經理的大雞巴插我,啊好深,好硬啊!」
  曹少弼壓在王娜身上,兩只手使勁抓著王娜堅挺豐滿的大乳房使勁地揉著,王娜被幹得啊啊,的浪叫著,緊緊的抱住曹少弼,「經理,插我,插我!」
  王娜兩條粗肥的大腿大大的叉開著,粗壯的小腿騰在空中,曾經緊皺的陰道被大雞巴撐開圓圓的,兩片肥厚的陰唇緊緊包住曹少弼的大雞巴,隨著雞巴的進出,兩片陰唇也被帶的不斷翻起。王娜陰道裏的淫水隨著曹少弼雞巴的抽動不停的被弄出來。
  曹少弼把王娜的大屁股抱起來,在下面墊了一個枕頭,然後抽出雞巴,對准王娜已經潮濕無比的陰道,身體使勁一頂,王娜啊的一聲浪叫:「啊,曹少弼,大雞巴,全,全插進去了啊,啊,好粗,好大,幹我,幹我……」
  曹少弼的雞巴全部插進王娜鮮紅的浪屄裏,大雞巴飛速的在王娜兩片肥厚的陰唇中間抽插著,曹少弼直起身,抓住王娜兩條粗壯雪白的肥腿,把腿大大的叉開,看著自己的雞巴飛快的在王娜的陰道裏進進出出,雞巴抽出的時候,王娜粉紅的陰道嫩肉和著大灘的淫水被翻出來,雞巴插進去的時候,陰唇包著大雞巴又全部被捅了進去。
  王娜被大雞巴幹的只剩下大聲的呻吟,寬大的胯部扭動著,雪白的裸身不停的顫抖,肥厚的陰部被男人粗大的雞巴無情的糟蹋著,陰唇被幹得翻開,陰道口沾滿了淫水被雞巴抽動後弄成的一大團白色沫子。
  王表一邊手淫著,一邊看著自己老婆在臥室裏和另一個男人性交著,王娜躺在床上,閉著雙眼,張開嘴大聲的呻吟,一只手抓著自己的堅挺的乳房,另一只手伸到下體,摸著男人粗大的雞巴,王娜還大叫著:「大雞巴,真粗,幹我,我是淫蕩的女人,騷洞讓大雞巴插,幹我啊,啊!」
  自己老婆被幹得渾身顫抖,男人緊緊抓著自己老婆粗肥的白腿,大雞巴一下下全部插進老婆王娜雪白腿間粉褐色的陰道裏,陰道不斷流出大量的淫水,把床單弄濕了一大片。
  王娜把雪白的裸身向上彎起,使勁揉著自己已經完全挺立的大奶子,雪白的腰身扭動著:「曹少弼,經理,大雞巴,快,使勁插我,使勁幹我,我要到了,快,使勁啊!」
  曹少弼這時把王娜兩條粗壯肥白的大粗腿架在肩膀上,抽出自己的大雞巴,對准王娜的陰道口,使勁的全部插入,王娜被大雞巴插得使勁繃緊身子,啊,啊的浪叫,不算美麗的臉龐被下體的刺激憋得通紅,「插我,插我!」
  曹少弼把雞巴全部插進王娜得身體裏,然後再使勁得頂,又把雞巴再使勁得在王娜得陰道裏轉動,王娜啊啊得浪叫著:「再插我,再插我,插一次就到了,啊!」
  說著,王娜把自己肥大渾圓的大白屁股高高擡起,手伸到自己大屁股中間,扒開兩片肥厚的陰唇,曹少弼把雞巴抽出,王娜握住曹少弼的雞巴,對准自己的陰道口,使勁的塞了進去,曹少弼身子一挺,二十厘米長又粗又大的雞巴,又全部插進王娜濕潤翻開的陰道裏,兩片肥厚的陰唇竟然隨著雞巴也一起插到了陰道到裏。
  曹少弼伏下身子,緊緊抱住王娜,王娜叉開大腿,曹少弼的雞巴快速的抽動著,王娜被幹得只剩下大聲的浪叫,曹少弼說:「王娜,你是不是到了,你的陰道夾得我好緊,我使勁幹你!」
  王娜使勁的點頭:「快點,插我,幹我,我到了,啊!」
  曹少弼挺起雞巴,再次全部抽出,又全部插入,王娜大大叉開兩條肥腿,雙手抓住自己粗壯的小腿肚子,大屁股使勁往上頂,大雞巴插入的一刹那,王娜渾身劇烈的顫抖起來,雪白的胸前變得一陣潮紅,豐滿的乳房挺起,大屁股也大大的向上翹,曹少弼把雞巴再往裏使勁插一下。
  王娜忍不住啊的嘶吼起來,兩條肥腿緊緊夾住曹少弼,兩條胳膊緊緊把曹少弼抱住,大屁股一陣陣劇烈的抖動著,曹少弼感覺雞巴被王娜的陰道緊緊夾住,不能動彈,一股熱流從陰道伸出噴出,澆在自己粗大的龜頭上,身下的王娜渾身劇烈的顫抖,大嘴巴大大的張開,高聲的尖叫著,兩只大乳房挺立著,寬大的胯部有節奏的前後頂著,王娜被幹到高潮了。
  王娜渾身緊繃著,然後啊的一聲渾身癱軟在床上,兩條粗腿大大叉開,曹少弼連忙把雞巴拔出來,只見從王娜兩條粗壯雪白的肥腿中間,兩片肥厚的陰唇大大張開,陰道被捅成一個圓洞,陰道深處的嫩肉蠕動,緊接著,從陰道裏噴泄出來一道淫水,像撒尿一樣從粗腿當中噴射出。
  王表之前只從黃色小說中看到過女人被幹得噴出淫水,沒想到這次卻真的看到了,一個大雞巴的男人把自己老婆幹得死去活來,從老婆粉褐色的陰道中間像撒尿一樣噴出大量的淫水,淫水沾滿了老婆王娜雪白粗壯的肥腿上,又噴射到床單上。
  王娜的大屁股有節奏的顫抖著,肥大的屁股,粗肥的大腿和長滿陰毛的陰部已經全部都被沾濕了,王娜把手伸到自己的屁股下面扒開陰道,隨著大屁股的抖動,一股股的淫水緩緩流出,然後王娜渾身松軟的躺在床上,曹少弼這時騎到王娜的身上,按住王娜的頭,把雞巴對准了王娜的嘴巴,王娜張開嘴。
  一首扶住沾滿自己淫水濕乎乎的大雞巴,把雞巴含在嘴裏,輕輕的套弄著,曹少弼伸出手,使勁揉搓著王娜雪白堅挺的大乳房,王娜兩條粗腿大大叉開著,淫水順著被幹得翻開的陰道裏流到床單上,自己的大腿上全是噴射出來的淫水。
  王娜張開嘴含著曹少弼的大雞巴,曹少弼看著身下這個被自己幹得渾身癱軟的女人,說:「王娜,我的雞巴好不好。」
  王娜無力地點點頭,眼神迷離地看著身上剛剛幹過自己身體的男人。
  王娜把雞巴吐出,握著大雞巴拍打著自己的臉龐,說:「經理,你的雞巴真粗,真大,又把我幹到高潮了,我現在身子都軟了。」
  「想不想讓我在後面再插一次!」
  王娜迷離地看著男人的大雞巴,羞澀地點點頭曹少弼從王娜的身上起來,王娜無力的翻過身,臉貼在床上,兩條粗肥的白腿叉開,跪在床上,把雪白的大肥屁股高高厥起,對著曹少弼,「經理,我沒力氣了,我把大屁股厥給你,你想怎幺幹就怎幺幹吧。」
  曹少弼看著厥著大屁股的王娜,本來就直挺挺的大雞巴變得更加堅硬,他跪在王娜的大屁股後面,一只手扶住王娜的屁股,另一只手握著自己的大雞巴,對准王娜大屁股中間褐色長滿陰毛的凸起,扒開她肥厚的陰唇,把龜頭擠進了王娜濕潤的陰道口,然後一使勁,整個雞巴慢慢的插進王娜的體內。
  王娜又是一聲浪叫,曹少弼開始跪在王娜肥大的屁股後面,從後面一下下幹著王娜的騷洞,每次雞巴全部插入,王娜就忘情的浪叫一聲,曹少弼扶著王娜雪白的大屁股,雞巴再陰道裏抽動得越來越快,王娜浪叫的聲音也越來越大。
  曹少弼扶著王娜雪白渾圓的大屁股,看著身下這個被自己在後面幹的女人,纖細修長的背部不停的顫抖,柔嫩的腰肢輕輕扭動,身下雪白肥大的屁股高高厥起,自己雞巴插入時,肚皮撞擊在王娜渾圓結實的臀丘上,臀肉亂顫,大屁股發出「啪啪」的響聲。
  曹少弼的大雞巴一下下順著王娜肥大雪白的屁股插進她緊繃的陰道裏,大雞巴被淫水沾濕,曹少弼看著身下這個臉盆大小,水蜜桃一樣渾圓的大屁股中間,自己的雞巴在王娜的身體裏來回的抽動著,他更加用力的插著,王娜也被幹得腰肢亂扭。
  「經理,你的雞巴好大,插我,幹我,我的大屁股你滿意嗎?我從小屁股就大,大白屁股就是讓男人幹的,使勁幹我,打我的大屁股,抽我。」
  曹少弼一面用雞巴順著王娜厥起的屁股插進濕潤的陰道裏,一面伸出手使勁的抽打著王娜雪白的大屁股,一會,雪白的大屁股就被抽得通紅,大屁股蛋子被打得亂顫,曹少弼用力得幹著厥著大屁股到王娜,這個肥大屁股得女人從後面幹才更性感,王娜大屁股開始扭動,讓曹少弼的雞巴在自己身體裏運動。
  曹少弼緊緊抓住王娜的大屁股,加快了速度,雞巴飛快的在王娜的身體裏抽動,王娜的身體也開始顫抖起來。
  曹少弼使勁幹著王娜,王表在門外面,也看著自己老婆再次被男人的雞巴插入,只見自己老婆厥著大屁股。
  男人挺著大雞巴從老婆的屁股後面一下下的插著,老婆被幹得死去活來,只見男人開始快速的抽動,自己老婆也大聲的浪叫著,王娜把兩條粗腿使勁叉開,粗壯的小腿繃緊,大屁股使勁向後頂。
  曹少弼也飛速的在王娜的大屁股後面幹著,曹少弼看著王娜無比肥厚的大屁股,實在忍不住了,把大雞巴使勁插進陰道裏,說:「王娜,我要射出來了。」
  王娜已經感覺曹少弼雞巴一陣陣腫脹,她在自己家裏被另一個男人這樣的玩弄著,陰道被另一個男人占有了,自己的丈夫就在家裏,自己被幹得高聲浪叫,丈夫不能不知道,聽到曹少弼說要射精了,連忙扭動大屁股高叫著:「不要,曹少弼,不能,不能射在裏面,求求你,射我嘴吧,不要射裏面,我會懷孕的。」
  可是曹少弼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她的陰道被大雞巴脹滿,雖然反抗著,但是陰道裏陣陣無比強烈的快感讓她實在不忍心讓雞巴抽出來,只能扭動大屁股擺動著,曹少弼緊緊抓住王娜雪白的大屁股,大雞巴使勁插進王娜的陰道裏,然後感覺背後一麻,大雞巴一挺,一股濃濃的精液使勁噴射到了王娜緊皺的陰道裏。
  王娜覺得自己陰道被大雞巴緊緊塞滿,只感覺脹滿的陰道裏一陣熱流噴出,她知道屁股後面的上司又把精液射進了自己的身體裏,王娜在自己家裏又被男人JIAN汙了,想到這裏,她傷心的哭了起來,痛苦的抽泣中竟然被幹得再次到達了高潮。
  曹少弼緊緊抓住王娜得大屁股,雞巴被王娜緊緊的陰道夾著,一股股精液射了出去。
  王表也看到自己老婆厥著大屁股被曹少弼幹著,曹少弼把雞巴使勁插入,一陣痙攣,他知道男人的精液射到自己老婆的體內,他看著老婆抽泣著,男人的雞巴滿滿塞進老婆大屁股中間的陰道裏,一陣陣的抽動,每次抽動都是大量的精液噴到老婆的體內,王表看著曹少弼把雞巴從老婆體內抽出來,竟然還在射著,一股濃精從王娜的大屁股後面噴出來射滿了王娜的後背。
  然後又有許多射在了老婆肥大渾圓的屁股上。曹少弼把大雞巴放在王娜的大肥屁股上,用王娜兩瓣大屁股蛋子夾緊雞巴,把雞巴上的淫水和剩下的精液都蹭到王娜的屁眼上,然後站起身來,王娜低聲的抽泣著,肥大結實的大屁股高高厥起,雪白雙腿中間的陰部被幹得翻開,兩片陰唇耷拉在陰道兩側,從陰道裏源源不斷的流出曹少弼濃濃的精液,順著她的大腿根流到了床單上。
  王表看著自己老婆陰道裏流出別的男人的精液,忍不住也射精了。
  曹少弼下地穿上了褲子,拿起一張紙巾,掰開王娜粗肥松軟的肥腿,輕輕擦拭著剛被自己糟蹋過的陰道,王娜一把把紙巾搶過來,恨恨的說:「別理我,你快走。」
  說著胡亂擦了幾下,又傷心的哭了起來,上次在公司被撞見上司玩女人,這次又在家裏被男人幹了,她實在想不通,自己被男人糟蹋成這樣,自己的丈夫爲什幺不過來呢。
  曹少弼幫王娜蓋上被子,然後出門了。
  來到客廳,曹少弼看到王表低著頭在沙發上抽悶煙,他說:「你剛才都看到了?」
  王表點點頭,曹少弼說:「我知道你想什幺,像你這樣能把老婆豁出去的男人真的挺少見的,我知道了,你什幺都不用說了,我有自己的打算。」
  曹少弼走出了王娜家,過了一周,他和王表再次相遇了,是在合同的簽約儀式上,儀式結束後,王表收到曹少弼的短信。
  「王娜真是個讓人銷魂的女人,她的大屁股讓我至今難忘,你真的不介意我和她繼續交往嗎?」
  王表回了一條……
  「我老婆是你的女人了。」
  
【完】

熟女自慰╳XX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