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9-01发布:

亚洲 自拍 欧美 另类 图片天堂鸟(拍卖1)

精彩内容:

天堂島,主控室。

虎王、狐笑、狐姑、狐露、豹殺豹虐,還有馬六老五等所有人齊聚一堂。

在場的人都一臉凝重,仿佛有什麽大事發生了一般。

尤其是虎王,神色最爲嚴肅。

「真的要拍賣她們嗎?」狐姑首先開口,語氣帶著一絲疑惑。

「這是…象首的命令。」虎王道。

「這不是拍賣物品,這是人,稍有不慎我們都會暴露的。」狐姑道。

「是啊,我還第一次聽說拍賣品是人呢?」狐笑驚訝道。

「就算可以拍賣,可蕭雨這些人現在還完全沒有馴服,恐怕要出問題啊?」狐露也插了一嘴道。

「這是象首的命令。」虎王再次重申一遍繼續開口道,

「這場拍賣是暗箱操作,表面還是古董拍賣,只有我們邀請過的人知道,只要不出纰漏,應該不會出問題。」

「哦,原來如此。」狐笑恍然,不過隨後她又問道,「拍賣品不是人嗎,那人怎麽辦?」

「笨,只要拍賣的人拿著古董上去展示,被我們邀請的人人就會看出來……」狐露話沒說完。

「明白了,表面拍賣的是古董,實際上拍賣的是古董身邊的人。」狐笑插話道。

「不錯。」虎王點頭道。

「雖然如此,但我們也不能大意,因爲拍賣會是公衆性的,會有很多不是我們邀請的人參加拍賣,這點千萬不要出纰漏。」虎王凝重的道。

「還有蕭雨陳媛媛等人,這些人還沒完全馴服,也需要注意,最重要的是她們的面貌,萬一拍賣的時候有人認識她們,估計也是一件棘手的事情。」狐姑開口道。

「嗯,只能做好防範措施了,拍賣的事,是象首的命令,我們只能服從。」虎王搖頭,有些無奈。

「那就準備吧。」

所有的人開始忙碌起來。

叁天嗎?

希望時間來的及?

拍賣奴隸?

搖搖頭,虎王是真的想不通。

想不通就不想了,虎王轉身離去。

砰!

虎王感覺身軀一團軟軟的物體,擡頭看到一位陌生的女人正怯怯的看著他。

他眉目皺起,心道,這裏是天堂組織的隱秘場所,怎麽還會有人闖進來?

「你是誰?」虎王問道,

「我是……陸貞。」

陸貞怯怯的站在虎王的面前,手裏拿著一張卡片。

虎王拿過來一瞅,心道,馬六是不是閑的,連這種女人都不放過。

陸貞今天穿著十分臃腫,一看就是家庭主婦的裝扮,除了臉蛋有些少婦的風韻,其他在虎王眼中簡直慘不忍睹。

虎王本想轉身離開,既然是馬六讓她來的,就讓他操心去,不過轉頭一想,如今所有的人都爲叁天後拍賣的事做準備,馬六現在哪有功夫?

于是,虎王扭頭向前走去,一邊開口,「跟我來。」

陸貞只能乖乖的跟著他走。

話說昨日被馬六羞辱一番,陸貞想死的心都有了,如果不是被控制,她今天打死也不會來這裏。

可是陰道被一根陽具鎖住,也就罷了,最多難受,肛門沒有那種內腸稀釋劑,她發現根本無法方便。

所以,今天她穿上家裏最寬松的一件家居服,按著卡片上的地址就來了。

如果沒有這張卡片作爲通行證,她也不會暢通無阻。

馬六沒看到,卻碰到了虎王。

************************

小房間只有十幾平方,一張豪華的辦公桌就占去了房間一半,下面是一個茶幾跟沙發。

不用說,這裏是虎王的辦公室。

虎王坐在老闆椅上,身軀向後一仰,雙腿搭在辦公桌上,目光打量著陸貞開口道。

「把衣服脫了吧!」

「啊?」這麽直接而又赤裸裸地話語,陸貞根本就沒有思想準備,不由驚訝出聲。

「快點脫,用不用我幫你。」虎王沒耐性的再次開口。

說實話他被象首突然下達的命令弄得有些措手不及,雖然他也不知道爲什麽象首會如此急迫作出拍賣的決定,不過隱隱有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危機感。

這種感覺好像憑空出現,虎王卻不敢忽視,總覺得這次拍賣不會那麽的順利。

這不,剛好又碰到陸貞,就把氣撒在她身上了。

同時他對馬六的擇女標準有些質疑。

要知道,他們算是一個隱秘的組織,雖然全國各地搜尋美女,但也不是隨意一個女人就可以入他們的法眼的。

而陸貞,身材打扮,臃腫俗氣。

這樣的人怎麽就被馬六給弄進來了呢?

陸貞面色蒼白,眼神裏滿是恐懼,她不想脫,可又不敢不脫,實在是被折磨怕了。

如果這裏不是天堂島,自己一家人都在這裏受到威脅,估計她尋死的心都有了。

可是這裏有她牽挂的人,她不怕死,卻怕死的憋屈,如果被人知道她是被憋死的,想想她臉都沒處擱。

所以,聽到虎王的催促,陸貞哆嗦著去解衣服的扣子。

刹時間,一具豐滿成熟的酮體呈現在虎王眼前。

脖頸雪白,腰肢圓潤,胸前那對碩大好像熟透的果實壓彎了枝頭,沈甸甸的,散發出濃郁的母性美。

虎王雙腳騰的離開辦公桌,站立起來。

他沒想到,陸貞脫掉臃腫的外衣,體型卻是如此耀眼,迷人。

說實話,陸貞不算美,如果光看外表,包括容顔還有身軀,都很普通。

她的身軀第一眼看上去,有些胖,但如果仔細一看,就會發現,那不是胖,而是豐腴。

當眼光圍繞她一圈,就會被她的全身吸引。

成熟,全身無處不透著成熟的芬芳,散發出一種稱之爲「母性」的誘惑。

這種「母性」的誘惑,對男性最爲緻命,身處母性的港灣,沒有煩惱,沒有憂愁,只有快樂。

虎王此時就有這樣的感覺。

不忍亵渎,卻又蠢蠢欲動。

虎王暗暗有些惋惜,這樣的女人卻被馬六糟蹋了,實在是有些可惜。

陸貞依然一副怯怯的樣子,小手掩在私密處,神情扭捏,虎王雖然看的不清,但當他瞅了一眼,不由得又是一震。

暗罵馬六太過分了,竟然用大號陽具束縛她,不過也在驚訝陸貞承受能力。

須知,大號陽具粗幾乎在五公分左右,長度就更不用說了,至少十八公分以上,幾乎沒幾個人能承受的住。

不過很快虎王就釋然了,成熟的女人又帶著「母性」的光輝。

既然是過來人,那麽大號陽具對她來說也就沒什麽了。

虎王走到她的面前,身軀比她高出兩個頭還多,陸貞有種居高臨下的壓迫感。

虎王蹲在她的面前,大手將她的手挪開,瞅著她的大腿根,被陽具撐著鮮豔而璀璨的肉穴,雪白的肌膚沾染點點液體,他第一次用溫柔的聲音說道,「你這樣…沒事吧?」

肉穴被男人這樣的注視,陸貞極爲難堪以及羞恥,她扭捏著,咬著嘴唇不說話。

陰蒂都被陽具撐的有些變形了,他的手觸摸,有液體流出,陸貞身軀一顫。

虎王語氣更加溫柔,連忙問道,「是不是太粗了,受不了。」

他的語氣雖然溫柔,但十分粗狂,聽在陸貞耳中就是另一番意思了,嚇得她只能開口道,「不…不粗,我受得了。」

近距離接觸,陸貞極爲拘謹,兩條白生生的大腿極爲緊張的緊緊並攏,這種姿態更加凸顯出肉穴插著陽具的形態。

陸貞的腰肢沒有少女般的纖細,相反的是她的腰肢有些肉肉的,小腹也沒有少女的平攤,而是圓潤帶著一些隆起。

但虎王知道,這不是贅肉,而是少婦獨有的豐腴體態特征之一。

虎王情不自禁摸了上去,柔軟滑膩,彈力十足,就好像陷入棉花堆裏,溫暖而又奇妙,手顫了一顫,竟然如同觸了電似的不自覺彈開,卻又接著抓了上去,那種美妙滋味妙不可言。

少婦味道十足,母性誘惑無可抗拒。就好像出生的嬰兒,最爲留戀的是母親的懷抱。

「呃呃呃。」

聽到陸貞的呻吟聲,虎王的手停住,面帶疑惑的問道,「怎麽了,我弄疼你了嗎?」

「沒,沒有…」

陸貞怯怯的開口,有些難以啓齒,她的手背在身後護在臀部,似乎極爲壓抑著什麽?

虎王一看就明白了,這是她生理反應開了,也算知道陸貞今天爲什麽會出現在這裏。

原來一切都是迫不得已。

想起她現在的身份,虎王總算清醒過來,知道自己剛才失態了,竟然對陸貞那麽客氣。

要知道,他和她的身份,算是奴隸主和奴隸的差別。

做到虎王現在的身份,是根本不能對奴隸有感情這類的事情發生。

這是組織的規定,任何人觸犯都會收到嚴厲的懲罰。

想到這裏,虎王不禁摸了摸頭上的虛汗,站起身來。

抛去母性的誘惑。

虎王神色一變,有種鐵血的味道擴散。

砰!

重物落地的聲音響起。

陸貞連忙彎腰將它拿在手裏,高聳雙峰顫悠悠的令虎王的心也隨之搖蕩,差點又沈浸其中。

他連忙移開視線,開口道。

「開始吧!」

「啊?」陸貞的手僵了一下,她明白是什麽意思,可這也太難爲情了。

想比赤裸裸的身軀,她還算能接受。

可是讓她當著人的面將肛門的菊管與手中的稀釋劑連接,這簡直就是解剖性的羞辱,她還真的難以接受。

「快點,非逼著我親自動手麽?」

虎王再次坐在老闆椅上的身軀站了起來,臉色冷峻,開口道。

如果先前他的話語還有一絲溫柔。

那麽現在就是冷漠無情,甚至帶著一絲鐵血的味道。

不說虎王的冷漠,陸貞單單看到那魁梧強壯的體魄,她臉色就變了,連忙開口道,「不用,我自己…來。」

陸貞的整個身子都顫悠著,少婦母性之美動人心魄。

咬著嘴唇,小手伸在臀間,一拽。

本來就已經極力忍耐著,如今卻是異常順利。

如夢如幻,臀間衍生出一根透明的管子隨著她的拉拽而變長。

陸貞有說不出的壓抑…

先是肛門菊花一緊,隨著菊管拉拽出體內,有種抽插的節奏、

最難以言喻的是,就好像肚子裏的腸子被拽出來的錯覺時刻萦繞在身心。

這菊花鎖,陸貞大體明白它的原理,平時縮在肛門裏其實很短,頂多叁、四公分長。

跟魚竿性質有些相同,需要的時候,一節一節拉伸,就會變長。

而這菊花鎖的菊管拉長,它的主體會變大,卡住肛門外括約肌,從而達到菊管根本無法脫離。

這也是陸貞最無奈的地方。

默默地將菊管跟內腸稀釋劑的袋子連接在一起,陸貞根本沒有看到虎王陰陰一笑。

陸貞也沒有留意,今天的稀釋劑的袋子比平常都要大好多。

這意味著什麽,估計也只有虎王知道了。

湛藍色液體將菊管渲染出夢幻的色彩,緩緩流動,直達臀間。

經曆過一次的陸貞極力控制著肉體的顫動,當湧入體內刹那,還是顫抖一下。

涼涼的、好像溫度驟然落下幾度的錯感而生。

陸貞手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有種汩汩流水在耳邊環繞,她有些複雜。

是什麽人會有如此心機,研究出如此另類的器具,還有稀釋劑。

菊花鎖不提了,但說這內腸稀釋劑。

陸貞實驗過,將菊管連接水龍頭,流出來的還是水根本不能解決方便的問題。

而唯有這種湛藍色的稀釋劑才能完全解決方便的問題。

她也明白,無非就是這種稀釋劑進入腸道,會稀釋或溶解腸道的垃圾,從而再通過菊管排出來。

這個設計有優點也有缺點。

優點就是可以在任意場合,沒有難聞的氣味,而且腸道清理的特別幹淨,帶有美容的效果。

灌腸畢竟在古代就出現過,這點無需質疑。

而缺點就是,稀釋劑進入體內會讓人有撐著的感覺。

畢竟體內已經聚集了垃圾,再彙入稀釋劑,豈不是雪上加霜。

這就是陸貞現在的感覺。

撐的感覺。

陸貞摸著自己高高隆起的小腹,像是五月懷胎的孕婦。

心裏默默地道,快了,快了,因爲她體驗過一次,所以知道很快肛門裏的菊管就開始往外排水了。

可是,肚子還在隆起…

六月、七月、八月………

看著高高隆起的肚子,她的身子都笨拙起來,扭頭看向那連接稀釋劑的袋子。

臉色刷的慌張起來,差點昏了過去,她終于意識到問題出在哪了?

這稀釋劑的袋子太大了,現在還有五分之一的液體沒有流入體內。

陸貞見狀,趕緊彎腰想…可惜卻忽略了,她現在根本就彎不下腰了。

她又將手伸到臀間,想要將菊管拽起。

豈料,虎王突然出現她的身後,阻擋她的手,雙手撫摸著她圓滾的小腹,揶揄的道,

「我瞅瞅,幾個月了?」

「不…不要摸…呃……」

陸貞悶哼,連忙求饒道,「求求你,不要這樣,真的裝不下了。」

虎王充耳不聞,他能看到陸貞肚子上的妊娠線,這是她生育的標志。

生育過得女性,她的收縮能力都很強,虎王知道,只要不超過她懷胎時候的度,一般情況下都沒事。

而如今陸貞頂多算是九月懷胎的肚子,離極限還遠著呢!

「不不不…不要。」

隨著袋子裏面的稀釋劑一點點減少,最終幹癟,她的腹部似乎也到了極限,形成一個橢圓。

此時,如果被人看到,一定會誤會她是一個懷胎十月的孕婦。

陸貞半坐半跪在地上,雙手托著肚子,哽咽著,不時的顫抖一下,引得胸前的雙乳不時跳起。

再看高高隆起的腹部,乍一看,嚇人一跳,但仔細看就會發現,雖然臃腫但卻圓潤,給人一種很和諧,自然的孕婦之美。

尤其是她那半坐半跪暧昧的姿勢,白皙的雙腿和大腿根部那陽具撐著的肉穴,以及雪白肥碩的臀瓣裏那一條菊管,虎王下體一團火熱升起。

虎王再也壓不住心中的欲火,將她的大腿往兩邊掰了掰,這一下陸貞連忙挺著大肚子費勁的爬起來,向門口跑去。

她是真的慌了,連心都亂了,以至于還沒弄清虎王要做什麽,下意識的就想逃。

咣咣咣!

肚子裏水的響動。

顫動的胸,柔軟的腰,雙手托著凸起的肚子,她跑動的姿勢,一颦一動,奇妙的結合在一起,充滿驚人的魅惑。

虎王驚歎的同時,又覺得有些滑稽好笑。

她的兩片肥臀隨著跑動不斷顛起臀肉,腳步蹒跚,像只企鵝,不過企鵝沒有那麽長的尾巴。

虎王一把抓住她的「尾巴」,臉色帶著惡趣味,將菊管打了個結,如此就等于結不解開,她就會一直保持孕婦的形態。

虎王心道,這也算對你逃的一種懲罰了。

肛門的菊管被拽住,陸貞的腳步立馬就停了,而且在倒退,不過虎王沒有用力,怕她這個假孕婦受不了。

陸貞清醒過來,她明白自己剛才慌了,在這裏,身軀又被如此對待,就算跑,又能跑哪裏去。

所以她很配合,雙手托著肚子,就像一個孕婦一樣,乖乖隨著他的拉扯退回來。

當看到被打了結的菊管後,她身軀擺動,帶著肚子水響聲,差點就趴下了,正要張口哀求。

「不要亂動。」

虎王一拽菊管威脅道。

陸貞乖乖的連話都不敢說了。

當束縛在胯間的幾根繩索松弛下來,陽具被虎王一點點從肉縫拔出來。

雖然知道陽具很粗很長,但陸貞還是被嚇到了。

自己插著這根陽具一直堅持到現在,簡直不可思議。

可事實上,自己竟然沒覺得有什麽特別不適,行動依然自如,這讓她有些驚訝。

「坐上來。」

當陸貞的思緒被打斷,看到虎王坐在老闆椅上露出下身的陽根。

陸貞神色有些複雜。

結局早就猜到了,不是嗎?

又能怎樣,昨天的經曆不比今天。

陸貞沒有反抗,只是臉上有些痛苦,挺著大肚子來到他的面前。

背過身去,小手摸索握住那根堅挺,眼眶裏有淚水溢出,肥臀落下、

噗! 亚洲 自拍 欧美 另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