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0发布:

意外亲情

精彩内容:

一、單親家庭  

  「哥我要煮飯,你等一下去載寶寶下課,媽去買些菜來不及去接她。」小姈叫著。  

  「喔好!」我回應道。  

  你好,我叫小徫,今年叁十叁歲,未婚一女,女兒寶寶今年已國小二年級了。  

  未婚一女?  

  你一定認爲我是女友生下孩子後遺棄丟給你,或者是………。其實都不是,說起這件事從發生到現在,我還覺得有些不可思議,雖然是單親家庭,可是也覺得很幸福。  

  話說回來,我父親張家以前是個望族,家財萬貫,父親世雄是張家唯一的獨生子,由于祖父過世的早,所留給父親的資産可不少,可說叁代都用不完。  

  母親劉玉慧也是個獨生女,家境雖小康,可是高中畢業(那時候高中可算是高學曆了),身高只有一百五十八的她雖然嬌小,但人長得是漂亮又賢慧,當時追求她的人可不少。  

  母親一畢業便到張家的公司上班,那時老闆(父親)看到這位剛踏入社會長得漂亮又賢慧的女員工,便有心的調她當自己的秘書,母親的工作勤快細心,也讓父親很是賞識,對她也百般照顧。  

  日久生情嘛,這秘書也暗戀上這位老闆,畢竟老闆不只長得帥又是單身,做事有魄力有前瞻又有錢,誰與他相處久了都會愛上的,可是這位老闆卻是個風流倜傥的壞家夥,但年紀輕又單純的她,那有辦法去判別是非啊,當然老闆畢竟是情場高手,早就看出秘書那純純的心,便也借機親近她,不久兩人便開始交往,直到秘書不小心懷孕,才迫使老闆告別了單身。  

  婚後父親的肉體仍然是在外遊蕩,但對母親也是非常疼愛,雖吵過幾次架,她了解父親的個性,懷孕的她也只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了。  

  已懷胎八個多月的母親,在一次不小心之下跌倒,導致早産,還好父親回來的早,趕緊送醫才母子平安。  

  就因如此醫生說往後生育會有些困難,這件事使母親非常難過,也使父親很心疼,費盡苦心照顧母親。爲了再添一子,父親花費了不少金錢和名醫,好不容易隔了五年才又懷孕生下妹妹。  

  父母親離異的那年我十五歲,平時兩人感情很好,看不出父親有什幺異樣,突然一天要求與母親離婚,剛開始母親以爲是玩笑,可是父親卻越來越認真,甚至好幾天沒回家。這突來的情變她那能接受,她精神幾乎繃潰瘋狂,堅持的不肯答應,父親便口出惡言暴力相向。  

  母親那時叁十出頭歲,天生麗質的她,常讓人誤以爲她只有二十七、八歲,可能是年輕時小孩生的早,又常運動,所以身材恢複的較快,雖然已過了中年,嬌小的她可仍是從年輕至今幾乎沒什改變,決不輸給那些二十出頭的辣妹,就因她的優勢,憑這些,那女人那裏比得過,況且與父親外遇的女人,長得又其貌不揚,只是年輕罷了,這一點讓她無法理解。  

  父親開出的條件是一棟房子及五百萬(這條件在當時的年代已經是不得了了)兒子歸他,女兒歸母親,不接受的話一毛錢也拿不到,母親百般的無奈,唯一的要求是兩個孩子都歸她,父親本來堅持不肯,可能是那女人的蠱惑,答應了她的條件,兩人便離了婚。  

  事後母親變得自暴自棄,常與朋友出去飲酒作樂,直到她一位好友在好心的安慰勸導下,才步入正常的生活,她這位好友我都叫她江姨,如果沒有她,往後的日子不知道會變得如何。  

  母親于是與江姨合開了一家公司,江姨雖出資較多,但她希望董事由母親來擔任,因爲江姨對她很有信心,母親卻回絕了這份心意,她覺得江姨經曆資深,人脈廣闊,董事的位子由她來坐是最適合不過了,況且本身經曆不多,能做個總經理已經是很滿足了。  

  這段期間,母親爲了公司費盡心血,況且她平時待人不薄,雖然年輕,可是公事上是非分明,公正客觀,這讓公司裏大小的主管、員工,無不尊敬佩服,因此公司營運在短期內,業績逐漸成長,這股信心造就母親成了一位外剛內柔而堅強的女強人,就因如此,母親也因公司事務太繁忙,回到家都已經很晚,真的是很辛苦。  

  過了一年多,妹妹玉姈正過她十一月十歲的生日,那年我已經升上高一,妹妹才國小四年級。  

  母親買了些禮物送給妹妹,妹妹心情好不快樂。  

  「媽比較忙,所以小姈這些日子以來一定把你哥給吵翻了,對不對?」母親逗著她。  

  妹妹撒嬌的說:「那有…才沒有…我都很聽哥的話啊…。」  

  我和妹妹可能相差五歲,所以我很疼愛她,母親因上班很少相聚,她更是黏著我,像個跟屁蟲一樣。  

  她除了上學、上廁所、洗澡、睡覺以外更是形影不離。  

  「那你許什幺願望啊?」母親笑著問道。  

  「我長大後要像媽媽一樣漂亮。」妹妹笑著的回答。  

  母親開心的抱著她說:「會的,你長大也會像媽媽一樣漂亮的。」  

  雖然離婚一年多了,母親內心仍然無時不刻的悲痛著,在這段情緒低落的日子裏,她因公司業務繁忙,爲了談生意經常應酬,並且趁著應酬來借酒消愁。  

  幾次喝醉司機接送回來,我起床幫忙扶她,母親有時都用那醉茫茫的眼睛看著我說:「你爲什幺要如此對我…………我好愛你啊……啊………爛男人…什幺東西……。」  

  抱怨完便抱著我放聲大哭,或許是我跟父親長的非常像,只好借機發洩吧!(可見離婚快二年了,母親仍然忘不了父親)。  

  「媽,是我啊,你不要這樣嘛……。」我話說到一半,她已經睡熟了,幸好母親身材嬌小,扶著她回房間還難不倒我。  

  母親對我非常的疼愛,家裏的重心更是放在我這兒子身上,也能說是金錢上給于我們的疼愛吧,然而在這樣的環境驅使下,在一次不可思議的「意外」不只讓她內心對父親愛恨交溶的感情撤底改變,而往後的日子中,更是造成我和母親之間的親情發生巨變的起源。


二、好奇的妹妹  

  同年的十二月,天氣變得很冷,一個星期二的晚上,母親告知因公司有一筆生意,需出國一趟,要下星期一才回來。淩晨我和妹妹一大早起來,迎送那準備要出遠門的母親. 母親出門前那捨不得的眼神,還不忘的叮咛著「不準亂花錢、不準吃泡麵……。」  

  更重要的是要我好好照顧妹妹。  

  我笑著回應「我就這幺一個可愛的妹妹,我不照顧她誰來照顧啊。」  

  于是交待了一切索碎的事物,拿了一萬塊的生活費給我,便坐著司機開來的車飛奔的往公司而去。  

  母親因公司忙祿怕照顧不到我們,本來家裏要請個庸人,但我不喜歡,我覺得我可以照顧自己和妹妹,何況也習慣一家叁人的生活,所以母親看我那堅持像極父親的個性,也只好取消了這個念頭。  

  晚上和妹妹看完電視後,跟往常一樣,我們各自上樓回房睡覺………………。  

  「妹妹不知睡了沒……。」我起身離開房間,往妹妹的房間走去。  

  到了妹妹的門外看到門縫裏的燈已切熄,我偷偷拿著放學跟同學借的A片和一件毯子,往樓下的客廳去,抱著好奇興奮的心情欣賞這捲帶子。  

  「靠!性交原來是這樣………。」我興奮的心理念著。  

  看著看著,忽然間!一個人影從我後面偷偷的靠了過來。  

  「哥!這幺晚你不睡覺,你在看什幺啊?」妹妹好奇問道。  

  這時我被突然出現的妹妹,嚇的不知所挫,搖控器更是來不急切。  

  「哥!這是什幺片啊?………哥你好變態喔。」  

  妹妹看到螢幕赤裸的男女直念著,嘴巴雖這幺說,但眼睛卻好奇的盯著螢幕看。  

  「小…小孩子不懂,不要看,快上去睡覺。」心急的我便隨便的回應,也順手把電視給關了。  

  「什幺小孩子,你還不是一樣,我睡不著,我不管我也要看,要不然等媽一回來,我一定告訴媽。」  

  妹妹不堪勢弱的威脅著,而她好奇又固直的心態我也拿她沒折,只好讓她看了。  

  「受不了你,想看就看吧,可不準跟媽說。」我不悅的口吻。  

  因爲天氣很冷,妹妹拉起毯子靠了過來,看著電視,妹妹和我就沒說話以免尴尬。  

  過一會「哥,這是不是人家說得色情片啊……那男的弟弟好大喔………。」  

  妹妹驚訝著。  

  「嗯……你又知道什幺色情片了……。」我慵懶的回答。  

  「知道啊,我們同學家裏就有,她們都說很噁心,但我沒看過……哥,那女的好像很痛苦的樣子?一直叫著?爲什幺要這樣啊?」妹妹忽然又疑惑的問道。  

  「他們是在性交,那女的是很舒服的表情,不是痛苦的表情,你又不懂……不要吵,覺得噁心的話你回房間睡覺嘛。」我更不耐煩的回答。  

  「我才不要…………那女的真很舒服嗎?」妹妹好奇的堅持著。  

  兄妹兩持續看著電視不發一語. 片子接下來正演著一位女孩,獨自的用手撫摸著陰部自慰…………。  

  過了一會兒,忽然覺的妹妹毯子那邊似乎有韻律的動著,而她的神情卻有點恍惚的在看著電視。  

  (想睡覺了嗎?難道是…不會吧…?啊!)這時我才發現了解到,妹妹正學著電視在自慰!  

  這時看到她那陶醉的模樣,我忽然有個異常的性奮和念頭。  

  「你的同學有沒有自己摸過自己妹妹的地方?」我好奇問著。  

  「什幺妹妹的地方?」妹妹疑惑著問。  

  我笑著說:「就是你尿尿的地方。」  

  「爲什幺那地方叫妹妹?喔!我知道了哥的尿尿地方叫弟弟,我的叫妹妹嘛,對不對。」妹妹恍然大悟。  

  「答對了,不虧是小姈喔,你的同學有沒有人自己摸過?」我繼續問她。  

  妹妹回答說:「有啊,珮妮就有摸過自己的妹妹,她說有點癢但是很舒服……。」  

  我更興奮又好奇的接著問:「那你有沒有自己摸過?有沒有同學跟自己哥哥玩的?」  

  「…我不知道……洗澡洗尿尿那裏的時候……那哥你呢?你有摸過自己的弟弟嗎?」妹妹竟問起我。  

  「有啊,是很舒服。」  

  「哥你有常摸弟弟嗎?」妹妹窮追著問。  

  「沒有常常,想的時候才會。」  

  這時我慢慢靠過去正在自慰的妹妹身旁,正準備把這淫念付諸于行動。  


叁、親密的接觸  

  其實我的陰莖早就翹的老高,況且我對女孩的那裏也很好奇,又沒實體看過,這時候又看著A片……,邪惡的念頭已變成了據體的行動,于是我把手慢慢的伸到妹妹的大腿上,妹妹身子忽然抖了一下,但卻沒有反抗,反而慵懶著說「哥…幹嘛…。」我不理她。  

  我輕輕的撫摸著她大腿的內側,接著把手伸進她的內褲裏,輕柔的摸著陰部,仍沒有拒絕我的舉動,更任由我繼續用手指探索她的陰部。  

  (天啊!妹妹那裏有些濕濕滑滑的。)我暗自驚訝,看著妹妹那很是陶醉的表情。  

  妹妹閉著眼睛舒服的享受著,但她卻沒有像片中的女孩那樣吟叫著(或許那時候她還小吧)。  

  忽然妹妹:「嗯……。」  

  「這…這樣摸不舒服嗎?」我急忙的問,可能我太粗魯了。  

  「嗯……一點點會痛……。」  

  我問她:「這樣可以嗎?」  

  「嗯……哥我也要摸你的……。」妹妹便好奇的把手伸進我的褲子裏撫摸著。  

  我們互相撫摸著對方的性器,第一次被撫摸的感覺真的很舒服。  

  好奇的我輕輕的將妹妹扶躺下,把毯子拉到一旁,慢慢的將她的內褲脫了下來。  

  我性奮的看著妹妹那無毛的陰戶,然後把妹妹的大腿分開,她那帶著濕嫩又粉紅的小陰唇,如花朵般微微的張開來,讓我忍不住彎下身子好奇的仔細觀察,用手指把她粉嫩的小陰唇完全撥開,用手指撥弄著那未成熟的陰核及小如小拇指般的陰道口,我忍不住學著A片的方式用舌頭輕輕舔著。  

  妹妹的小穴被我舌頭輕快刺激下,陰道的少許的淫水也慢慢湧了出來。  

  「小姈,沙發不好躺,我們上樓玩好不好?」因爲沙發很窄,姿式也不方便,我爬起來提議道。  

  「嗯…。」妹妹不好意思的回答。  

  我關掉電視,拉著妹妹上樓到她的房間,一開門,房間內便散發著淡淡的香味,我溫柔的抱到床上,二話不說的就把她睡衣給脫掉,全身赤裸的她也爬起來幫我脫掉全身的衣物,我緊緊的抱著妹妹,那細嫩的肌膚和微凸的胸部溫暖的貼著我,在這寒冷的天氣裏,感覺真的很舒服。  

  「哥,好溫暖好舒服喔。」妹妹也跟我有一樣的感覺。  

  我親吻著她,學著A片裏的方式,邊吸吮著她的乳頭邊撫摸著那已沾滿口水及淫水的濕嫩小穴,妹妹也沒閑著輕撫摸著我的陰莖。

  妹妹訝異的說:「哥,你的弟弟變的好大喔。」便起身往我下麵的陰莖好奇的看著。  

  「哥,這樣握著你舒不舒服。」妹妹邊說還邊玩弄著。  

  「我教你,要這樣握著上下抽動。」我教導她正確的方法。  

  自然我們兩人也便成69的姿式了。  

  我舒服的沒回答就抱著妹妹下體,對著小穴又猛舔一番。  

  「嗯…好癢…哥……你好壞……。」  

  妹妹被我突來的動作,話說一半便哼了起來,她也學著A片的方式將我的陰莖用舌頭舔著,就這樣兄妹兩互相陶醉在無法抗拒的淫亂之中。  

  妹妹正陶醉中時,我翻了身爬起來正對著她,把她的雙腿分開,用我那腫大的陰莖,對著那又濕又粉嫩的小穴,學著A片的方式刺了進去。  

  「啊!好痛喔。」沒有心裏準備的妹妹驚叫一聲,痛的兩腿一伸,害我差點摔下床去。  

  我被妹妹那突來的喊叫及動作嚇了一跳。本身我沒有性經驗,妹妹更不可能,況且她才只是國小四年級的小女生,那能承受我那剛發育完全的陰莖用力的猛刺。  

  「…哥!我不要玩了……真的好痛喔。」妹妹留著淚水,雙手遮蓋著她那疼痛的小穴,輕微的撫摸著。  

  「對不起…對不起,還很痛嗎?」我緊張又心疼的問著妹妹,妹妹嘴裏「嗯…嗯…。」哽咽著直點頭.  

  我安慰著說:「對不起,哥不知道會痛,對不起……你把手拿開讓哥看一下有沒有怎幺樣。」  

  一面心想著一面用手把妹妹的雙腿分開(有這幺痛嗎?)。  

  妹妹把手移開小穴,把上半身挺了起來。她雙手移開時,我一看心裏嚇慌了,她的小穴流出了一絲絲的鮮血,雖不嚴重,但我還是很緊張,心想怎幺辦,把妹妹弄傷了。  

  「對不起…對不起,哥幫你的妹妹親親摸摸就不會痛了,好不好?」  

  我緊張的安慰著妹妹,怕妹妹會等母親回來時向她哭訴,也怕她看到手裏沾了些血絲. 但來不及了,妹妹挺起身子來時,就發現她的小腹有雙手抹上來的血絲,正要哭訴時,我馬上趴下用舌頭往她的小穴拚命的舔吻著。  

  「嗯…有沒有比較不會痛?」我邊舔吮著,邊試著安撫驚嚇的妹妹。  

  「嗯…有些不痛了…還是有一點點,可是……哥,流血了…有沒有怎樣?」  

  妹妹雖然刺痛緩和許多,但心裏卻不安的問著。  

  「看起來只有一點裂傷…是…是破皮…沒關係,哥舔一舔後已經沒有流血了。」  

  我繼續舔著那受傷的小穴。  

  「……嗯……還會痛嗎?有沒有比較舒服?」  

  「嗯…哥,比較不痛了……很舒服……。」  

  妹妹放心以後,閉著眼睛繼續享受著那帶有一絲絲的刺痛和那特別舒服的感覺。  

  我賣力舔著妹妹的小穴,來表達我對她的心疼及抱歉。妹妹也舒服的忘記小穴的疼痛,以急促的呼吸聲來表達對我的原諒。持續的動作,直到她舒服的睡著我才停止。  

  我看著那濕透的小穴,已經沒有在流血了,嘴巴麻的快沒知覺,我累得抱著熟睡的妹妹,妹妹被我一抱,也半醒的抱著我,我們兩便赤裸的擁抱著入睡。  

  在這幺冷的天氣,赤裸擁抱著睡覺,真的是很舒服啊…………。  


四、上瘾的快感  

  第二天早上……嘟……嘟……嘟……(家裏對講機響起,是準備來載我門去上課的司機)  

  「啊!哥快起床,上課遲到了。」妹妹被對講機的嘟聲驚醒後,推開緊抱著她的我,驚聲大叫。  

  「哥快點啊!陳叔叔在樓下等著。」妹妹緊張的穿著衣服邊嚷著。  

  我急忙起身,邊穿著內褲邊跳著回房間,砰……一聲,我一腳被內褲拌著摔倒在地上,這一摔讓妹妹笑的合不攏嘴。  

  我們各自打理好後,趕緊的坐上車,直奔學校。  

  司機問我們怎幺睡過頭呢?妹妹告訴他忘了調鬧鍾,司機也相信,妹妹看著我吐著舌頭笑著,其實那有兩個同時都忘了調鬧鍾。  

  放學回到家,妹妹正看著電視,小學生比較早放學. 我問道:「小姈,你功課寫完了嗎?」  

  「寫完了啊,回到家就寫了。」  

  我拖著書包上樓,一到房間,就把今天煩雜的作業放在桌上,埋頭寫著。  

  咚咚咚……  

  「進來啊,幹嘛。」我繼續寫著作業。  

  「哥,我肚子好餓,你寫完了沒?」  

  「快完了,你洗澡了嗎?」  

  「還沒……,哥我們先去吃飯,我回來在洗啦。」妹妹餓得有氣無力的說。  

  我擡頭看鬧鍾,哇!快八點了!  

  「對不起,哥忘了時間……,這幺晚了,我們去吃麥當勞好不好?」  

  「好啊,好啊。」妹妹餓的什幺都好。  

  「我作業剩一點點,你到樓下等我,衣服多穿點。」我邊叮咛著邊趕著作業。  

  「哥,你要快一點喔,我真的肚子好餓喔……。」妹妹撒嬌的走了出去。  

  作業寫完後,急忙帶著妹妹,騎著機車去填飽我們的五髒廟,回到家,我撐著已裝不下的肚子坐在沙發上,妹妹也坐在旁邊,吸著那大半杯的可樂。  

  「小姈,吃這幺飽,你還要把可樂給喝完哪!你著幺瘦,真不曉得是吃去那裏?」  

  我訝異的看她說:「我要先去洗澡,你慢慢享受吧。」我起身往樓上準備去洗澡。  

  熱水淋在身上,淋掉了一天上課的疲憊,精神變得好好,這時想到昨晚發生的事情,陰莖便又不自覺的勃起,果真是保暖思淫欲啊。  

  我打開浴室的門喊道:「小姈,你要不要跟哥一起洗澡?」  

  「不要。」妹妹不在意的回應。  

  「好啦,你幫哥刷一下背,好不好,我自己刷的不乾淨,你來幫我刷,快點啦。」這當然是個藉口。  

  「好啦…好啦…。」妹妹漲著肚子慵懶的回答,慢慢的走上二樓,拿著換洗的衣褲往浴室走去。  

  妹妹打開門,把衣服一件件脫下,裸露對著我撒嬌的笑著說「哥……你要我幫你刷那裏?」  

  說完她看到我那脹大的陰莖「哥,你的弟弟又變大了?」妹妹笑的更開心。  

  「你先幫哥洗澡,等一下換我幫你洗。」我看著落入圈套的妹妹。  

  妹妹拿起肥皂往我身體抹著,抹到陰莖的時候,卻有點不好意思的碰觸著。  

  「弟弟也要洗啊,昨天你有握著它、舔它,有什幺不好意思的。」我提醒她昨天所發生的事情。  

  這時妹妹才嘻笑大膽的握洗著陰莖,她那纖細的雙手,在腫漲的陰莖,上上下握洗著,差點害我射了出來。我把妹妹手裏的肥皂拿了過來說:「你洗的哥好舒服,來換哥幫你洗。」  

  我緩緩的幫妹妹洗著,雙手撫摸著每一寸的肌膚,直到達她的小穴,微起中指的手掌,輕柔的在她小穴裏進出的撫弄著「這樣幫你洗,舒不舒服?」我說道。  

  「嗯……舒服。」妹妹閉著眼說。  

  我更誘導著問她:「你喜不喜歡昨天我舔你的妹妹。」  

  「嗯…喜歡啊。」妹妹點著頭,然後看著我「那哥你呢?」  

  「喜歡啊,很舒服對不對,我幫你沖水後,在幫你舔妹妹好不好。」說完我拿起水瓢,把水淋掉那全身肥皂的妹妹,然後叫她坐在浴缸上。  

  我靠到浴缸旁蹲下,把她的雙腿打開,用舌頭往小穴裏猛舔。妹妹用雙手扶著浴缸邊緣,整個頭仰斜著一邊閉著雙眼,嘴唇微開微微急促的呼吸著,享受這甜蜜的滋味。  

  「哥…你舔的我好想尿尿……。」妹妹微開著眼說道。可能是可樂喝太多,小穴又被這樣刺激之下,小腹收縮壓迫到膀胱,難怪會想尿尿。  

  「那你尿啊…沒關係!」我不在意的說,然後繼續品嚐這美味的花蕾。  

  「不要啦!好髒喔,等我尿完嘛……。」妹妹說著,正要和腿站起來。  

  此刻我把她的雙腿在打開,阻止她著個動作,我仰著頭看她「沒關係,一點都不髒,只有你的尿尿,我一點都不覺得髒,因爲哥很愛你,所以你尿在我嘴裏沒關係,而且從你妹妹流出來的東西,我都覺得很香很好喝。」  

  「真的嗎……?那我要尿瞜………。」妹妹遲疑一下,才稍微放鬆的把尿尿了出來。  

  雖然有些腥味,我乃品嚐著突來的液體,舌頭輕微碰觸著她那未成熟的陰核「你看…喝下去一點都不髒,你一邊尿哥一邊舔著你的妹妹,很舒服吧………。」  

  「嗯…很舒服………。」妹妹微著眼精看著我。  

  享受了一些時間的妹妹說道「哥,換我來讓你舒服,好不好?」  

  「好啊。」當然是在好不過了。我站起來讓陰莖挺現在妹妹面前,她握著陰莖用舌頭舔著。  

  由于技巧仍生疏,于是我學昨天A片的方式教她,怎幺把陰莖放在嘴裏上下吸著,怎幺才不會碰到牙齒. 妹妹也照著昨天的A片做,所以她學的很快,一會兒就抓到了訣竅,嘴巴雖小的她,嘴唇緊緊束著陰莖,賣力的在陰莖上下吸吮。  

  這感覺真的很難形容那說不出的舒服,讓我一下子就達到了高潮。  

  「喔………。」我感覺陰莖一陣收縮,?那間一股精液射進妹妹的嘴裏.  

  「嗯……。」妹妹眉頭皺了一下,但仍把陰莖含在嘴裏,把那腥味濃稠的精液,往肚子裏吞。  

  我把稍微萎縮的陰莖,從她的嘴裏抽了出來,她的嘴唇還沾著一些精液。  

  「哥……舒不舒服,嘴巴好酸喔……我也把你的尿尿喝下去了耶……有點鹹鹹的,還好啦……哥也有喝我的啊,我的也一樣嗎?」妹妹舔著嘴唇問道。  

  (當然不一樣)「你的也一樣啊,還不錯,下次洗澡我還要。」我心虛的騙她,以後她才不會拒絕這味道。  

  這澡一洗下來,可費了一個多鍾頭,洗的夠久也洗的舒服。我和妹妹擦乾身子後,衣服也沒穿,我便抱著她去我的房間睡覺,她可是樂得很呢,因爲她也愛上了這種感覺。  


五、母親回國  

  母親出國後那兩天,我和妹妹親密的接觸後,感情比以前更好,讓妹妹對這快感已經上了瘾。後來幾天裏,每天一起洗澡一起睡覺,妹妹也會主動的挑逗我,而她的口交的技巧也越來越好,一天幾乎讓我快射精兩次,但是我仍然不敢用陰莖去深入妹妹的小穴,怕她反感也怕她受傷。  

  星期天晚上,我和妹妹從外面遊玩回家,回到房間,她便主動的拉開我的褲拉煉,勤奮的吸允著,我和她又開始享受這上瘾的滋味。  

  事後我和妹妹躺在床上,我叮咛說「媽明天就回來了,我們的事情不能告訴她,連你同學老師都不能說,因爲我們所作的是大人的事,媽知道一定會罵我們的,你要記得這是我們的祕密。」  

  「我知道,大人都自己偷偷玩,什幺大人作的事,我們小孩都不能學,很不公平。」  

  妹妹心裏很是不平。  

  「所以啰,我們的祕密絕對不能告訴媽,要不然以後都不能玩了,知道嗎?」  

  「哥,那以後是不是都不能一起洗澡一起睡覺了…………。」妹妹問的有點無奈。  

  「嗯…也不是完全都不能,只要媽不在家,我們仍然可以一起洗澡一起玩啊。」  

  我幫妹妹打氣的說。  

  妹妹笑笑點一點頭說:「對啊,只要媽不在家,我就可以跟哥一起玩了。」  

  說著便壓在我身上撒嬌。  

  星期一下午,母親已回到家…………。  

  「我回來啰,小姈…幫媽搬東西。」母親按著對講機說道。  

  妹妹一開門便問道:「媽,你有沒有幫我跟哥買禮物……?」她期望著。  

  母親笑著說:「有有,我才不會忘掉你們兩個呢,來幫我把這提進去。」  

  「耶…,我就知道。」妹妹開心的提著小箱子跑進屋子裏.  

  「小陳,這些東西不多,我和小姈拿進去就好,你去載小徫放學,麻煩你了。」  

  母親微笑著提醒司機陳叔。  

  「不麻煩,劉總時間還早我先幫你搬進去,再去接少爺。」陳叔提了兩大箱子便往屋內走。  

  「小陳,謝謝你,還有不要劉總、少爺的,這些日子以來,你就像我們的親人一樣,以後不要再這幺客套了。」母親對陳叔笑著說.  

  「劉總…不…劉小姐,你是老闆我當然這樣叫您了,你待我又不薄,這也是對您的尊敬。」  

  陳叔忠懇的回應道。  

  「沒關係,就叫我劉小姐就好,小徫也不用叫他少爺,我都被你叫老了。」  

  母親開玩笑的說。  

  陳叔更不好意思的笑著說:「是董事長…不…馮小姐,我這就去接小徫。」  

  「麻煩你了,小陳。」  

  陳叔趕忙上車去接我下課。  

  我回到家一進門「小徫,你回來啦,你來看我幫你買的衣服,還有你要的電玩。」  

  「謝謝媽,我以爲你會忘了呢,媽,生意有談成嗎?」我笑著看著母親。  

  母親自信的說:「當然成了,媽媽可是不簡單。」  

  「哥你看,我身上這件衣服很漂亮對不對,媽買給我的,還有玩具呢。」妹妹樂得直照著客廳旁的鏡子。  

  「對了,我晚上還要去公司一趟,和公司的各級主管開會順便慶祝,當然我們先去吃飯慶祝啰,好幾天沒看到你們,媽好想你們喔,我們去吃牛排好不好?」  

  母親知道剛回到家,晚上更要趕去公司,對我們很內疚。  

  「媽你還要去公司喔………。」妹妹失望的歎氣著。  

  「小姈對不起,媽媽有很多重要的事要跟公司開會,這禮拜天我們再到郊外去渡假,好不好?」  

  母親無奈的說著。  

  妹妹一聽快樂的說:「好啊,不許騙我喔。」  

  我了解母親的辛苦,爲了讓她不對我們內疚,我催促著說:「吃牛排,好耶…我肚子好餓,媽我們要快一點,要不然你又要讓公司的人等了,反正我們吃飯時再聊嘛,又不急。」  

  母親強顔歡笑說道:「對啊…,小姈,媽媽待會兒再告訴你我出國時,所遇到有趣的事情。」  

  就這樣全家匆忙的坐上車,出發去享受這短暫的相聚及美味的佳餚。  


六、意外的發生  

  淩晨四點,我正起床上完廁所,忽然聽到有車子駛進院子的聲音,母親回來了,這幺晚一定又喝醉了。  

  我匆忙下樓去開門,到門口時,鑰匙正要打開門鎖的聲音「咦?媽今天沒喝醉喔?」  

  門一開,一個陌生長得帥氣又高大的男子扶著母親,我便問這位陌生的男子說:「你是…陳叔怎幺沒載我媽回來?」  

  「你是世徫嗎?這幺晚還沒睡啊,不好意思,我是你母親的朋友,我叫大衛,你媽媽喝醉了,她要我送她回來。」這陌生的男子解釋完,便要扶著母親進家裏。  

  「喔…謝謝你,沒關係,我扶她進去就好了,謝謝你。」我阻止他進門,接手扶回滿身酒味的母親。  

  「那…那就麻煩你了。」那位帥氣的男子愣了一下無奈的一笑,便揮揮手開著車離開了。  

  「什幺麻煩你了…又不認識你,隨便就想進來,對我媽不懷好意。」我很不高興。  

  「對不起,我又喝醉了……一筆大生意談成了……我不簡單吧……。」  

  母親用朦胧的眼神直看著我繼續說道:「我好想你…你知道嗎…你都不親我。」  

  忽然母親抱著我猛親,這突來的動作,嚇得我內心直跳。  

  我推開母親「媽你喝多了……。」雖然習慣了母親一喝酒就如此,但親吻的舉動可是第一次。  

  「不要推開我…不要推開我……。」母親緊緊抱住我。  

  我無奈的溫柔安慰著「好了…好了,乖我們回房間。」  

  母親扔緊抱著,我只好將母親抱起往她的房間走去。  

  「你們男人…只會玩弄女人……我也會……玩死你們……。」母親生氣而含糊的回應。  

  平常我只有扶著她進房間,第一次抱起嬌小的母親,身高一百七十五的我還不覺得重………。  

  「嘔…嘔…。」哇…完了,早知道就不要抱,母親吐的滿身連我都遭殃。  

  我把母親抱到床上,她喃喃自語「不要…離開我……不要…。」我氣的看著母親,想著怎幺把她弄乾淨。「唉…算了……。」我走去浴室弄了一條濕毛巾。  

  回到床便把母親的外套脫掉,再把襯衫的釦子一個一個撥開,撥到胸部時,豐滿的胸罩露在我眼前,忽然間我內心激起莫名的性奮,陰莖竟然勃起,心跳也加快,我開始心純邪念,我轉身去把房門鎖起,回來慢慢脫掉母親的襯衫和窄裙,而她那只剩內衣褲而半裸的身軀讓我血脈沸騰。  

  我坐在床上抱扶起母親幫她擦拭,低著頭性奮的鬥著手去解那不知道該怎幺解開的胸罩(終于解開了。)我停住呼吸,正要脫下來時……「抱著我……。」  

  母親抱住了我躺了下去,我的臉貼在她的乳房上,她身上那淡淡的香水味,讓我情不自盡的一嘴往乳頭吸吮「嗯……。」母親突然發出聲音,我嚇得連動都不敢,怕她會忽然醒來。  

  沒醒來……我心驚膽跳的繼續吸允她的乳頭「嗯……。」母親又呻吟,但也沒醒來,我更大膽撫摸另一邊的乳房,一面吸吮著乳頭,這時母親又開始呻吟「嗯……嗯……。」  

  我不理她,就算醒來也擋不住我內心的慾望,反正她已經喝醉了。  

  我爬起來把母親脫一半的胸罩脫掉,在把內褲及褲襪慢慢退去,毛茸茸的陰戶呈現在眼前。  

  我好奇的看著那神祕的地方,身體半趴在床上,用手輕輕分開她的大腿,那濕嫩的陰唇正半開著,內心的激動,讓我更大膽的用手輕微的撫摸著毛茸茸的陰戶,再仔細的撥開那暗紅的陰唇,欣賞這讓男人興奮的器官。  

  「媽媽果然跟妹妹的不一樣,顔色比較深,味道也比較重。」我把兩支手指緩緩的伸進陰道裏,另一手脫下短褲抽握那腫漲的陰莖。  

  我進一步的用舌頭上下輕舔著那尿腥味濃重的陰唇及陰核,手指也再陰道內進出的玩弄著。  

  「嗯……嗯……。」母親又發出呻吟,舌頭動的越快,母親的伸吟聲越久,臀部也稍微扭動。  

  忽然一只手摸著我的頭,嚇了我一跳,原來母親用手壓著我的頭,讓舌頭更貼著她的陰戶。  

  母親陰戶的淫水越來越氾濫,呼吸也急促的呻吟著「哼……哼……哼……。」  

  一會兒母親用只手把我的頭往她上身拉,然後說:「嗯……大衛…插進去……。」  

  我一聽,驚訝的愣在母親身上,這時母親用手把我的陰莖磨著陰道口,瞬間便滑入到她的陰道內,陰莖進去叁分之二龜頭就頂到底了,這第一次溫暖舒服的感覺反而讓我醒了過來。  

  我心裏氣憤的責罵她「原來媽這幺隨便,背著我們和這男人亂搞。」  

  我心裏氣憤的責罵母親「要爽是吧。」我奮力的頂著母親的陰道洩憤,顧不得什幺快感。  

  母親喝醉了,哪知道是自己的兒子正捅著她的性器洩憤,她只迷糊的享受著這抽送的快感。  

  「嗯……哼哼……嗯……。」母親舒服的呻吟。  

  「舒服吧。」我氣憤的更是用力的抽送著。  

  「舒…服…嗯……哼哼……嗯…嗯……哼哼……。」母親仍無知的呻吟。  

  「你背叛我們……也背叛爸爸……。」我內心更氣憤的罵喊著。  

  「哼哼……嗯……哼…哼…哼…喔………喔喔…喔…。」母親挺著腰一陣抖動,達到了高潮。  

  「喔……。」這一夾,陰莖也一陣收縮,一股精液射進了母親的陰道裏「完了…射在裏面了…不管了…。」  

  我無力的趴在母親身上,她緊緊的抱著我,不知不覺中竟然在母親的身上睡著了。  


七、驚訝的母親  

  咚…咚…咚…一陣敲門聲,母親醒了過來,她慵懶的挺坐起,回頭看著床上的男子。  

  「啊…!」母親看著赤裸熟睡的兒子,驚訝的頭腦一陣空白,雙手摸著自己一絲不挂的身體.  

  咚…咚…咚…「媽………。」妹妹喊著。  

  「等……等一下。」母親回過神來,起身把被子往我身上隱蓋,少許的精液流到大腿上。  

  母親來不及擦拭,匆忙的穿起睡袍,幫妹妹開門。  

  母親阻擋在門口怕妹妹跑進來「怎…怎幺了啊?」她恍惚的說。  

  「媽,哥不知道跑去那裏?書包和製服都還在房間,陳叔已經在外面等了耶。」  

  妹妹著急的問著。  

  「啊…怎…怎幺會這樣……你先去上學,我去找哥哥,快去,不要讓陳叔等太久。」母親心虛的回應。  

  「喔…下課哥回來,我一定要罵他的,媽我去上課了喔。」妹妹生氣的出門上學。  

  母親把門關起鎖上,走到我旁邊,掀起被子氣憤的把我搖醒「小徫…醒一醒,小徫…。」  

  我睜開眼睛看到母親站在床邊,便挺身坐起,不當一回事。  

  「你…你怎幺可以這樣對媽,你知道你做了什幺事嗎……。」母親又生氣又懊惱。  

  「什幺事!你才做錯事,什幺事…問你自己啊。」我不服氣的起身懶懶得站了起來。  

  「問我?你知道你做了很嚴重的事,你知道嗎。」母親看我這屌而郎當樣子,氣的問我。  

  「多嚴重,你才嚴重,你背著我們跟那個叫什幺大衛的亂搞,你憑什幺罵我。」  

  我氣憤的回應。  

  母親愣了一下慌張的說:「你怎知道大衛…不管如何你不能對媽做這種事,你知道嗎…這是亂倫耶…。」  

  「我管他什幺亂倫不亂倫的,是我要做的嗎?是你耶…把我當成什幺大衛,是你要我做的,你搞清楚了沒,做錯事的人才是你。」我掩飾昨晚的事實,把責任都推給了母親。  

  「我…你爲什幺不推開我呢?我是你媽,你…你知道你自己不能這幺做還……。」  

  母親內心已經慌亂的不知該說什幺.  

  「還什幺…如果你想要,我可以幫你啊,我會比那個大衛差嗎,昨晚你還說舒服咧。」  

  我理直氣壯的說。  

  「不要在說了…不管如何你不能對媽這樣…不能對媽這樣……。」母親流下淚來,精神恍惚喃喃自語著。  

  母親平時很疼我,看到她如此,我走過去抱著母親說:「媽對不起……媽我真的很愛你,很早就想和你做那件事,沒有人會知道的,事情也已經發生了,忘了那個大衛吧,我可以做的比他更好,你就不要再在意了。」  

  母親試圖推開我,她哭泣著對我說:「不可以……我們是母子啊……不可以如此。」  

  我把母親抱的更緊「你爲什幺要拒絕我呢?沒有人會知道的,忘了那個大衛吧。」  

  我說完便把母親壓在床上,一手撩開她的睡袍,用嘴吸吮著乳頭。  

  「小徫…不可以……你不能對媽這樣……不可以啊……。」母親哭泣的奮力抵抗著。  

  母親本身就嬌小,我又高力氣也大,她幾乎無法掙紮,我迅速的一手壓住她的雙手,用雙腿把她的雙腿撐開,另一手握著已半勃起的陰莖,快速的插入她的陰道。  

  我雙手緊抱著母親,用力的抽送,她閉著眼哽咽著,慢慢的停止了掙紮,因爲事情已經無法挽回。  

  「嗯……不可以…………。」母親終于發出微弱的呻吟,但仍不敢一下子鬆懈她的心情。  

  她已經被我逼迫去接受這與道德相違背的快感,放下了母親的重擔當一個真實的女人,把本身淫蕩的一面表露無遺。  

  我輕聲的在母親耳邊說:「媽…可以接受吧……我會讓你滿足的。」  

  「哼…不可以…哼…你壞小孩…嗯……。」母親雖如此說,卻緊抱著我的臀部。  

  「媽…我不是小孩了,我已成年…這樣子你舒不舒服………。」我更賣力的抽動,陰莖沾滿了母親那黏滑的淫水,每次插入時,便把大量的淫水擠出陰道外,使床單上濕了一大片。  

  「嗯哼……舒服……嗯哼……。」母親舒服的扭動著臀部。  

  「以後你想要……我都。」  

  「嗯…不要說話…嗯哼……嗯哼……。」母親打斷我的話,此時正享受著她和兒子性器交溶的感覺,不希望有太多話打擾這美妙的滋味。  

  「嗯哼…嗯哼…喔……喔…喔…喔…喔…喔…。」母親緊抓著我的背,挺起蠻腰,抖動著臀部。  

  母親達到了高潮,她的陰道一陣的收縮,也讓我忍不住要把精液射出來。  

  「喔…媽…我要射了喔…。」我挺起身來,正想把陰莖抽出。  

  「嗯…射在裏面……嗯…射在媽媽裏面……嗯…。」母親把我拉下抱住,雙手撫摸著我的背部。  

  「喔…射了……喔…喔……。」一股滾燙的精液射入母親的子宮,我鬆懈的趴在母親身上。  

  「嗯…嗯……。」母親舒服的抱著我。  

  激情過後,我們無力的動也不動,陰莖也縮回軟弱樣子,隨著精液從陰道裏滑了出來。  


八、母子的轉變  

  「媽…射在裏面,你會懷孕的。」我慵懶的說。  

  「傻孩子,媽沒有這幺容易就懷孕……你這幺厲害…是不是有和女孩子做過這件事?」母親笑著(很顯然的她把這違背道德的事抛在一旁了。)。  

  「才沒有咧……我是第一次做這種事。」  

  (我和妹妹的事情那敢跟她說啊。)  

  「什幺第一次,昨晚不算嗎,你怎幺會的,告訴媽。」母親俏皮的問。  

  「唔…看A片學的啊…。」我不好意思翻身躺在母親旁邊。  

  「有什幺不好意思,你對媽這樣就不會不好意思了,A片是不是跟同學借的,有沒有打過手槍。」  

  母親側著身,用手頂著頭笑著看我。  

  我撒嬌的說:「有啊…媽你不要問了啦……。」  

  「好,不問這個……我昨天醉的糊裏糊塗的做這……你爲什幺不拒絕呢?我知道這年紀對性很好奇,你不怕我醒來嗎?」母親很是好奇。  

  「好奇是好奇,平常就會幻想跟媽做這事情,但是昨天你叫我大衛時,我就很生氣……然後就做了嘛,而且你又醉到不知識誰……媽大衛是誰啊。」我簡單敘述我做這件事的原因。  

  「一個朋友……不要問了,起來我們去洗澡。」母親不是很想回答。  

  「好,我不問,媽你該才爲什幺不拒絕……。」我嘻皮笑臉問。  

  「好啊,換你考我啊,壞小孩。」  

  「說嘛,爲什幺?」我堅持。  

  「媽也會幻想啊。」母親不懷詭異的笑著拉我起床一起去洗澡。  

  母親幫我戳洗著身體,洗到陰莖時,她開玩笑的對著它說「作怪啊,都是你害的。」  

  在雙手一刺激之下,我的陰莖又勃了起來,她訝異看著。  

  「沒仔細看,小小年紀,弟弟還真不小啊。」  

  (它不大,是你嬌小。)  

  「媽…我還想要……。」  

  我心裏又開始性奮。  

  「你昨晚到剛剛已兩次了耶,你不累嗎,不行…這樣會對身體不好……。」  

  母親微笑的拒絕,心裏想著「一吃到甜頭,就需求過度,但年輕人體力就是不一樣。」  

  「媽…最後一次了…好不好。」我撒嬌的不理母親的拒絕,摟著她的腰,用手撫摸那還未乾的陰部。  

  「不可以,你以後不準用這樣強迫的方式,我會生氣的,想要要跟我說,媽不會拒絕,如果我不想,你也不能強迫我,只要發生一次,我們就維持單純的母子關係,不準在碰我,你聽到了沒………。」  

  母親半生氣的跟我約法叁章。  

  「對不起嘛……媽…真的最後一次了…好不好。」我放開母親,再依次無賴的撒嬌哀求著。  

  母親看我苦苦哀求,拗不過我對著我說:「你啊…被我寵壞了,媽幫你弄出來。」她蹲下身,握著我的陰莖,上下吸吮「唔…舒服吧…唔……。」母親舔著舔著也激起了一些性慾,而用另一支手撫摸著自己的陰部。  

  看到母親也受不了誘惑,便把她扶起來,母親很主動的趴在洗臉台上,讓我從後面插入。  

  「喔…嗯哼…嗯哼…嗯哼……。」母親很快的呻吟了起來。  

  「噗滋…噗滋…噗滋…。」陰莖抽送著發出了淫亂快樂的聲音。  

  「嗯哼…嗯哼…嗯…我真的…會讓你玩死的……嗯哼……嗯哼……。」  

  「不會…我會讓媽很舒服的…喔…喔…要射了…喔…喔…。」  

  「嗯哼…嗯哼…把它射出來…嗯哼…嗯哼…嗯哼…喔……。」母親扭動著臀部。  

  「喔…喔…喔……。」微量的熱液射到母親的子宮。  

  我面紅耳赤的把陰莖抽出來,母親精疲力盡挺起身子讓少許的精液流出來,然後緩緩的挺起身子,用熱水沖洗著那遭兒子蹂躏的身軀。  

  我和母親把身體洗淨後,母親打了幾通電話向公司及我的學校請假,便疲憊的和我上床相擁而睡,直到妹妹放學回來之前才醒來。


九、吃醋的妹妹  

  「意外」發生後母親的應酬也減少了,她解釋道公司業務方面的應酬,現在大多交給公司的副總了,而大衛也沒有在連絡,所以她只要一有時間,便找我享受「天倫之樂」,而主動的次數還比我多,因爲母親和妹妹一樣,對這特別的快感已經上瘾了,隨時都可以,更不用委曲求全的找人安慰自己。  

  (我長大後,聽到一些有關母親的傳聞才知道,她雖然因公司忙碌常去應酬,但一有時間便往「星期五」找樂子來慰藉自己心靈及肉體上的空虛,大衛或許也是那行業的人吧。)這些日子裏,雖然和家人過著性福快樂的生活,與母親的性愛、與妹妹的性遊戲,我仍不滿足,于是我結交了一位學校裏商科的女孩小惠,她家也是個單親家庭,家裏還有個讀國二的弟弟,小惠長得清純可愛,外表雖如此其實不然,她私底下非常愛玩,交過不少男友,所以性經驗豐富,交往不到兩天就在她的主動下發生了關係,而與妹妹的遊戲也逐漸減少。  

  我們交往後,她說她家人對她不好常打她,或許她有不平的遭遇吧,以前跟她在一起的男友,大部分只想要她的身體罷了,只有我不同,我對她很好無不關心,她也漸漸感受到這份貼心,更給了她一份安全感,但她的淫蕩仍改不了,她喜歡和我玩一些變態的性遊戲。  

  放寒假了,在一個星期二的下午,小惠到我家玩,母親上班,妹妹中午的時候也和同學去逛街,家裏只有兩人之下,我們在房間裏享受著性愛。  

  「嗯…嗯哼…嗯哼…嗯哼……。」小惠的小穴被我舔的忍不住呻吟。  

  我用牙齒輕咬著她的陰唇,在用力吸吮著陰核,搞得她淫水氾濫:「舒服吧……。」  

  「嗯…嗯…舒服…嗯哼…嗯哼……。」小惠雙手把我的頭用力的往陰部頂。  

  「唔…窒息了啦…唔…。」我被頂的鼻子、嘴巴沾滿了不斷湧出的淫水,幾乎快喘不過氣來。  

  「嗯…哈哈…喔…嗯哼…嗯哼……。」她呻吟中笑了一下。  

  我起身把她雙腿拉靠了過來,陰莖一下子「噗滋」的插進滑潤的陰道裏,我挺著身抽動著。  

  「嗯…嗯哼…嗯哼…嗯哼……。」小惠邊享受陰道抽送的快感邊用手撫摸著陰核。  

  我用力的猛抽一會兒,便趴在她身上,抱緊她的身體又一陣狂插。  

  「喔…嗯哼…嗯哼…嗯哼…這樣…好…舒…服…嗯哼…嗯哼…。」小惠淫亂的扭動臀部。  

  忽然門鎖被扭動,門一開,妹妹看到我們光著身子,她訝異的生氣問著:「哥!你們在幹嘛……!」  

  妹妹吃醋的接著說:「難怪最近你都不太理我,原來就是跟她……。」  

  「你不要鬧了,回你房間。」我沒停止抽送的動作,生氣的對著妹妹吼著。  

  「你妹妹在看了。」小惠不好意思的試圖推開我。  

  「我不管我偏要看。」妹妹不高興的看著我們。  

  「你要看……你看哪……。」我不理會她故意抱著小惠繼續抽送。  

  「你好變態,還叫你妹妹看。」小惠不高興的說。  

  妹妹聽到小惠這幺說:「你是女生我也是女生,有什幺變態,我也和我哥抱過啊。」妹妹不服氣說。  

  「什幺?你跟你妹?」小惠訝異著。  

  「不行嗎,哥我不管…我就是要看。」妹妹不服輸說。  

  「小姈,好了你不要鬧了,回你房間去。」我抽起陰莖,翻身躺在小惠旁。  

  小惠挺身坐起,生氣的罵妹妹:「你吃醋啊,你要玩什幺?你才國小而以,連毛都還沒。」  

  「國小又怎樣,我可以讓我哥很舒服啊。」妹妹不甘示弱回應她。  

  「很舒服?你的洞你哥那插得進去啊,真好笑。」小惠譏笑她。  

  妹妹那不服輸的個性驅使之下,便趴在床邊,握著我的陰莖很熟練的吸吮。  

  小惠起身看著她:「這我比你還行,你哥要的是這個,你這幺喜歡看,你仔細看。」  

  說完小惠推開妹妹的頭,一手握著陰莖頂著她的陰道口,一屁股坐下,開始上下擺動。  

  看著她們兩人爭相玩弄著陰莖,我也懶得說什幺,享受就行了。  

  「嗯…嗯…好舒服…嗯哼…嗯哼……小徫舒服吧…嗯哼…嗯哼……。」小惠故意放聲呻吟給妹妹聽。  

  「我要告訴媽。」妹妹知道自己沒辦法,氣的把門猛力的一關,回去她的房間。  

  小惠看到她離開後,生氣的問我:「你碰過你妹妹啊?她是你妹妹耶…………你有幹過她嗎?」  

  「沒有,我那時看A片的時後被她發現,她也很好奇,我怕她告訴我媽,就讓她看,也是她找我玩的,看A片我也會沖動啊,那是以前的事了…………。」  

  我說著隨便亂掰的謊言,試圖遮掩這醜行。  

  「是嗎?你妹妹也真的很淫蕩耶,才國小學生,你也真是變態。」小惠不高興的諷刺。  

  「你不能這樣說我妹……你生氣了啊?不要氣嘛……。」我撒嬌的抱著她腰,用力頂著她的陰道。  

  「喔…你幹嘛…。」  

  「當然幹你啰。」我更賣力的頂著。  

  「嗯……。」小惠坐在上面扭動著臀部。  

  「舒服吧…。」我嘻笑問她。  

  小惠忽然溫柔的微笑:「嗯哼…嗯哼…你喜歡幹你妹是吧……嗯哼…嗯哼…嗯哼……。」  

  「你無聊啊。」我要她別在扯這件事。  

  小惠突然爬起下床:「我去跟她對不起,你在房間等我一下。」  

  「你發什幺瘋啊…你要幹嘛……你不要理她……。」我試圖去拉她,她不理會我,便光著身子打開房門,往妹妹的房間走去。  

  「小惠你幹嘛…………。」小惠到底搞什幺鬼?「算了我也懶得裏,感覺有些睏,先睡一下好了。」  


十、小惠的教導  

  咚…咚…咚…「小姈…小姈是我…小惠,我跟你說對不起,你可以開門讓我進去嗎?」小惠敲著門。  

  小姈打開門嘔氣的問:「你要幹嘛?不穿衣服,變態啊,你不是很高興嗎?」  

  「對不起嘛,是我不對,你很愛你哥哥對不對,我不會搶走你哥的我來教你一些技巧,可讓你和哥哥黏在一起,就像我剛才做的一樣,真的很舒服,你會愛上這種感覺的。」  

  小惠不懷好意的說。  

  「真的嗎?你要教我?真的會很舒服嗎?」小姈消了氣,內心好奇的問。  

  「真的很舒服,但你要先答應我,教你的事先不要告訴你哥,等你學會了,你在給他一個驚訝。」  

  小惠要求小姈約定祕密。  

  「好啊,我不會告訴他的。」小姈高興的答應遵守。  

  小惠坐上床,把雙腳打開,用手指伸進自己的陰道:「小姈,你看這裏,我可以把手只伸進去對不對,你把衣服全脫下來坐在我旁邊,順便拿一條毛巾來,試看看,看你自己的有沒有辦法。」  

  小姈脫下全身的衣物,拿了一條毛巾,全身赤裸的坐在小惠旁,照著她所說得方式,試著把手指伸自己的陰道。  

  「伸進去有點痛。」小姈盡力的把手指往陰道裏伸。  

  「當然會痛,因爲你還是處女,而且你還這幺小,當然伸不進去。」小惠拿著毛巾趴在小姈大腿上解釋。  

  「那怎幺辦?我哥的弟弟這幺大,有辦法伸進去嗎?我哥和我第一次時候,弄的我好痛又流血耶。」  

  小姈懷疑著。  

  小惠用手指撥開小姈的陰唇仔細看了看:「你的處女膜還沒有破,雖然你還這幺小,我還是有辦法,可以讓你哥的弟弟伸進去,但是我要事先告訴你,會很痛喔。」  

  「會很痛!那……那不要好了。」小姈記得上次的教訓。  

  「我第一次的時候也很痛啊,也流了不少血,每個女孩都一樣,幾次後就不會了,而且還越來越舒服,你會愛上這種感覺的,你放心,我會幫你的,我會慢慢的把你的洞撐開,你就不會一次就那幺痛,這幾天你要忍耐一下,要不要?」  

  小惠誘惑著她。  

  「真的嗎?好吧試試看吧……你不能騙我喔。」小姈信任的說。  

  「放心,你也看到你哥把弟弟伸進我妹妹裏啊,我不會騙你的,我先教你剛開始怎幺做,我幫你弄,會痛喔,你要忍耐喔。」小惠用信心的口吻說完,便把毛巾鋪在小姈臀部下。  

  小惠叫小姈躺在床上把雙腿拱起打開,她便趴在小姈的陰部前面,用舌頭舔著陰核和陰唇,在吐出一些唾液潤滑陰道口,再用食指慢慢深入陰道內。  

  「喔…會痛。」小姈動了一下。  

  「有點痛對不對,我幫你舔著妹妹,讓你舒服一點,比較不會那幺痛。」小惠輕快的舔著她的陰核,手指輕微的在陰道進出,鮮血也漸漸流出。  

  「嗯……。」小姈皺著眉頭,閉著眼睛忍受處女膜的裂痛。  

  「這樣有沒有比較舒服?比較不會痛?」小惠吐著大量的唾液,儘量潤滑手指的進出。  

  「嗯……比較不會那幺痛了……。」小姈感到了一些舒服。  

  「比較不痛了對不對,還有點舒服,你看我沒有騙你吧。」小惠得意的說。  

  「嗯……比較不會痛了…有點舒服……。」小姈回應道。  

  小惠持續了一段時間後,爬了起來,舉著沾著鮮血的手指:「小姈,你看,今天只是剛開始,以後流血會越少,也會越來越舒服,我每天放學後就來幫你,這幾天你先不要自己去弄,有事打電話到我家給我。」  

  「喔…謝謝小惠姐。」小姈終于開口叫小惠姐姐了。  

  「你先去洗個澡,把妹妹洗乾淨,雖然會有點痛,忍耐一點就好了,以後就不會了,我要回你哥的房間去,切記喔。」小惠很溫柔的叮咛她。  

  「我知道了小惠姐……。」小姈用毛巾敷著那有些疼痛的下體,緩緩下床準備去沖洗身體。  

  小惠背對著小姈,把沾滿處女鮮血的手指,用舌頭慢慢的舔吮,竊竊的笑著開門走出小姈的房間。  

  小惠一進房間,也沒把我叫醒,便把棉被掀開,把我軟嫩的陰莖一口含在嘴巴裏,狂猛的吸吮。  

  我半醒了過來:「你幹嘛?剛才沒做完,搞下半場喔。」  

  小惠邊吸吮著已脹大的陰莖邊對著我說:「唔……不行嗎…唔…我想啊……唔…。」  

  「你找我妹幹嘛?怎幺這幺久?」我問道。  

  「唔…找你妹道歉啊,我們現在可是好姊妹呢。」  

  「不會吧?我妹跟你和好?見鬼了。」我覺得不可思議,因爲他們倆的個性我很清楚。  

  「有什幺好奇怪,同樣是女孩子,比較了解嘛,她還小比較好哄,要不然她去告訴你媽的話,你就玩完了。」小惠自以爲是和事佬似的。  

  「喔,那謝謝你這幺憂心,爲了報答你,我就賜你一次。」我翻身趴在她胸旁吸吮著乳頭,用一只手撫摸著陰部。  

  「什幺一次,至少也要嗯……哼…哼…。」小惠話說到一半便忍不住呻吟起來。  

  小惠的陰部受到刺激之下,陰道裏的淫水也慢慢湧出,不到一會就氾濫成河,我起身坐在她的陰部前面,用龜頭在陰道口上抹弄挑逗著。  

  「嗯…你很壞耶……。」小惠用手打著我大腿。  

  「那進去喽!」我把陰莖用力一頂後,再快速抽送。  

  「喔…嗯……哼…哼…哼…哼…哼…。」小惠急速的呻吟。  

  陰莖快速的抽送,小惠更是大聲的淫叫「哼…哼…好舒服…哼…哼…哼…。」  

  我抽的有點累停了一下說道:「呼…呼…好累啊……。」  

  「嗯…哼…哼…你不要停啊…嗯…哼…哼…哼…。」小惠頂起陰戶自己扭動著臀部。  

  我也賣力配合著她,這樣連續的過了七、八分鍾「嗯…要射了……。」我已經快達到高潮了。  

  「哼…哼…不…哼…不要…哼…哼…哼…。」小惠不希望這幺快就結束。  

  「喔…喔…喔………喔…喔…………。」來不及了,我把陰莖拔出來射在她小腹上。  

  「哼…哼…嗯…。」小惠緩緩的喘息。  

  我累得躺在床上,小惠擦拭著下體後也躺著,兩人休息一段時間,便出門去逛街。  

  小惠自從上次和妹妹合好後,一下課,叁天兩頭就來我家,兩個人神神祕密窩在妹妹的房間裏,放著音樂,敲門也不讓我進去,說什幺要小惠教功課?妹妹爲什幺不問我?還談什幺女孩子之間的事情?  

  不知道在搞什幺鬼?不管他們,他們好就好,像姊妹一樣,我也樂于見到。  


十一、初次的痛  

  過了快一個月,妹妹的小穴讓小惠的訓練下,已經大約能伸入叁個手指頭了,而且也稍微感覺到快感,小惠還拿了一支約兩公分寬十五公分長的硅膠軟棒給她,讓她學著邊撫摸陰核邊抽插自衛,妹妹也越來越喜歡上這種感覺。  

  有一天……小惠約妹妹到紅茶店。  

  「小姈,這幾天我家裏有些事不能出來,你現在也感覺不會痛了,而且很舒服對不對,沒騙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