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1发布:

〔转〕怀念小雪

精彩内容:

.
  小雪是我的前女友,人長得蠻漂亮的,性格就是小女生類型的。那時我也就28歲,她好象也有17到18歲
這樣子。
  那年我去參加朋友婚禮,坐朋友車去的,在路邊等新郎時,看見一個女生,清清秀秀的。你們也明的,見到漂
亮女生,不要電話號碼是傻的。上去和她聊了幾句。自我介紹一下,小弟我長得一般,身高比她還差好幾厘米(汗,
那天我真不知道有什幺勇氣和她聊上的,後面她說我長得很安全,呵呵),後面小雪也笑著給我她的號碼了。
  後面交往就省略幾千字吧(你明的,來這都不是看愛情文字,嘿嘿),在我百般勾引下,小雪終于肯來我宿舍
了。小雪獨自敢來一個男人宿舍,你們也明的,不幹那是浪費啦。
  小雪當時讀大一,家教甚嚴(後面你們也會看到的),本來我想做菜給她,她反而叫我別動手,讓她來。我也
想看看她手藝如何,呵呵。小雪果真不是蓋的,她老媽果然是常教她做菜,動起手來對我來說簡直是專業水准。在
廚藝不給我動手,那在另一方面我可要動手啦……嘿嘿。
  幫她洗菜,嘿嘿,兩個人在小廚房子裏,一轉身就會碰到彼此哦。有時故意摸摸她的手,她的小屁屁,每次她
都臉紅紅的用手護著,笑罵我流氓。如果此時男人不流氓,還有王法嗎?還有法律嗎?
  憑著沖動,還有趁著她做油煎魚時(諸位看官請注意,嘿嘿做這道菜時,小雪左手拿要翻動鍋的抹布,右手拿
鍋鏟)沒法騰出手,直接就上去從後面揪起她的T恤,穿過她的奶罩摸她的兩個奶(小女生嘛,奶子肯定發育不全,
那些大奶迷的狼友可能會失望的),哇,好硬!沒錯,真的沒看錯,是硬!只要999元,999元帶回家,哦,
不,什幺打起廣告來了,我靠。
  硬硬的兩只小奶。哇,爽爆了!你真沒摸過小女生的沒發育完全的奶,你沒體味到的感覺!呵呵。當時我腦子
一片空白,小女生的尖叫還有濺到我手上的油我一點都不在乎了。
  後面,吃過飯,也喝了一點紅酒。紅酒是好東西哦,讓從不喝酒的小雪臉紅撲撲的。女人有兩種狀態最迷人,
一個是剛喝了點酒的時候,一個是她高潮後的樣子。此處只可意會,不可言傳啊。
  正劇終于上演啦…嘿嘿……
  小雪喝酒那種媚眼迷離的樣子,引得本狼那是性欲大發啊。撲上去就啃,沒錯,就是啃。
  小女生嘴巴很緊,小舌頭濕濕滑滑的。最要命的是當你用狼舌勾它往我本狼嘴巴引時,那種成就感,不亞于破
處的。
  邊啃她時,小狼我手也不會閑著,正所謂青春少年樣樣紅嘛,應該享受就享受。
  把她的奶罩從衣服下擺拉出,溫熱的手掌鑽進衣服裏貼著光滑柔嫩的肌膚遊移,小雪在小狼我可以熔化一切的
熱情面前撤去了上身的最後一道防線……
  揉著她那勾魂的小蠻腰,感受她細膩如雪的肌膚,小狼我每個細胞就象打入興奮劑一樣,拼命索取,手也不知
不覺往下。
  到了她最令我銷魂的小翹臀,一摸上去,軟硬合適,富有彈性。那一時刻,我竟然有射的沖動。
  完蛋了,太沖動鳥…。
  沒辦法,小狼我只好拼命頂著她,一口咬下她已經松開的外衣下的奶子(奶罩已經被我丟到哪去了)人間大炮
一級准備,人間大炮二級准備,發射!!!!!
  汗……和小雪的第一炮竟然在兩個人極其沖動下發射完鳥。年青人嘛,沖動正常的……(木要笑我快槍手哦)
  等我們平靜下來,她害羞的藏入我的懷抱,一動也不敢動。我抱著她的頭,嗅著散發著少女的體香的長發,心
裏一片幸福。
  可能,以後,我們就會象小人書說的一樣,最後王子與公主從此過著幸福的生活,全文完。
  不過,很高興的告訴大家,全文沒完,更刺激的還在後面,中場休息,該去尿尿的去一下衛生間,換紙巾的趕
快去換一圈,說你呢,不要東張西看的。
  克塞前來拜訪!!!!!咱們言規正傳。
  不知道躺了多久。看著她秀麗小臉蛋,呼吸時小挺的白奶,小狼我又覺得小弟弟擡頭了。果然年青無極限啊…
  小狼我猛然把她攬入了懷中恣意地蹂躏那兩片紅滟滟的唇瓣近乎殘暴,一觸及那兩片紅唇,狂烈的悸動釋放了
我全身潛藏在每一個細胞裏的沖動。
  我底頭吸住她的堅硬的奶頭,她嘤咛的呻吟一聲,響應著我。
  我用力吸,吻,手不斷的揉著她的另一個奶。
  「啊…啊……啊,恩……啊…你慢點,痛…恩……啊…啊」
  我被她都感染了,一個女孩居然能這幺的強烈爲你呻吟,平時她文文靜靜,清清秀秀的模樣,讓人不忍亵渎。
現在那幺浪,那幺令人血脈奔張。
  現在親親這些已經不能令我解渴,我要,我的手突然往下,想一探她那迷人的從林幽谷。
  但令出乎我意料的是,她竟然緊緊的抓著我的手不放。
  「不能,那裏不能!」她堅定的眼眸在臥室迷離的光線中閃閃發光。
  「這個我要留到結婚才行!」
  這個傻妞,我有點氣…不理她。
  她溫柔的握著我的手,對我說:」對不起,真的不能,這個你要尊重我,好嗎?」
  「我可以用別的讓你…。」她趕快說道,但臉紅紅的看了我一眼。
  有戲!我興奮的一翻身,就把陽具送到她眼前:「看,小弟弟都傷心了!」
  她沒想到我那幺直接,怕緊閉上眼把頭扭到一旁。「不要,太可怕了!」她皺眉道。
  「嗯……乖啦……有一點點……看,它會動哦!」,說完,我示威一樣,向她舉了舉。但她動也不動。
  小樣的,看我不收拾你。我撿起她的手,好柔哦,有點冰冰的,可能她太緊張了。呵呵,我喜歡。我引著它握
向我的小弟弟,她柔弱無骨的手一觸到我的陽具,象是碰到火一樣,馬上收回去。
  無奈…我只好采用聲東擊西戰術,嘿嘿,吻暈她再說。邊吻她的波波,邊引她的重新握住我的陽具。哇,她的
手一握,我只覺得一股濕暖的觸感由龜頭經過脊椎傳到腦部,她手心的掌紋我都能感受得到,我忍不住輕輕舒出一
口氣。
  舒服………
  過了十分鍾,「很舒服嗎大叔?」她擡頭問。她平時都叫我大叔的,沒辦法,比她大10歲。「嗯,」雖然很
舒服,但是得到的快感實在是太小了,看看肉棒已經很適應她的手了,我就說:「好了。」
  「小雪,你愛我嗎?」各位看官,請注意這個方法,當女人不肯乖乖獻身時,這是最後在一招,也是絕招。嘿
嘿。
  「愛吖,我愛大叔。」小雪眼亮晶晶的。
  「那肯爲大叔做任何事情不?」本狼循循善誘。
  「我什幺都答應你,就是那裏不能!」小雪可不傻。
  我伸手撫摸她小翹臀:「這樣吧,你這裏不是有個嗎?我們試試看能不能代替你的那個,好不好?」本狼我露
出大尾巴。來吧,我的小紅帽,我這個狼外婆好善良的。
  「不要!」小雪又一扭頭。
  看看,小樣的。我裝死,我扮瘋,我死磨亂泡。最後小雪總算答應試一下。
  「只試一下哦。可是這個洞看起來比我的嘴還小,進的去嗎?」「可以啦,試試看嘛。」
  我要她躺在床上,然後我脫掉她的鞋襪,握住她的腳胫骨的地方,把她雙腳拉開,扒下她內褲一邊(答應她的)
頓時她整個陰戶也隨之微微張開,美得就像一朵沾滿露水的粉紅玫瑰,這個姿勢也可以看到她幼嫩的菊花洞,淺淺
的紅色和細致的小皺摺,還有那微縮又隱約張開的屁眼,似乎正在等待我去品嘗。
  我知道後門幹幹的進不去的,雖然她剛才動情,前面的肉洞濕濕的,一片水,但後門幹巴巴的。我吐了一點口
水在手指上,然後把手指輕輕插入肛穴中。
  「哎呀……」
  「痛嗎?」
  「嗯……有一點點。」
  我把口水均勻塗在洞口和肉璧,裏面的肌肉有規律的夾著我的手指,似乎在抵抗異物的進入。
  這樣子插她十分鍾這樣子,她總算適應了一點。
  然後我又吐了一點塗在龜頭上,然後准備進入她體內,龜頭頂在肛門上時,我先放開她一只腳,露出收縮的肉
洞,然後試著把龜頭送進去。小雪安安靜靜躺在那,用一個枕頭包住臉。
  「來喽,小雪。」
  起初龜頭尖進時,小雪沒反應,但進到一半時就開始叫了。
  「哎呀……好痛啊……大叔……不行……進不去啦,我好痛……不要了……」
  雖然她很痛苦,但是我已經罔顧一切決定幹了,于是又把陰莖往前推,她又大叫幾聲,龜頭整個進去後又被強
力的收縮推擠出來,幹處女果然感覺完全不同,光是這樣夾了龜頭一下就差點讓我噴射出來。
  小雪臉上已經布滿淚痕,她抽抽答答哭著道:「大叔……好痛喔……我不要……」
  「現下雖然很痛,可是你等一下就會舒服了,而且你看這個洞不是可以放得下肉棒嗎,大叔保證你等一下就不
會痛了。」
  她點點頭,我把她抱緊,吸住她流出來的淚水,我一狠心,把陰莖又插進一小段,小小窄窄的肛道狠狠地夾著
我的陰莖,我必須稍稍用點力才能不讓它滑出來。
  小雪的呼吸有點急促,額上也出現了汗水,我伸手把她前額沾了汗水的頭發拂拭一下,然後又用點力往內推入。
  我淺淺地抽動陰莖,再用口水濕潤了一下她的後門。
  第二次來喽,我忽然伸手捂住了她的嘴,接著腰部往後把陰莖一拉,再全力一送,噗的一聲,半根多一點的陰
莖瞬間沒入小雪的肛穴,她的眼睛瞪大,接著迸出淚水,本來尖銳的叫聲因爲嘴被捂住而變成「唔唔」的悶聲。
  雖然才進去半根,幼嫩的肛肉肌如同心髒般胎動著,屁眼的擴約肌就如同抽血時綁在手上的橡皮管,拴住我的
陰莖,使上面的血管暴漲了一倍,我腰部用力一送,整根陰莖瞬間沒入小雪的屁股裏。
  由表情可以看出小雪正因劇痛而嚎哭著,若不是我捂住她的嘴,只怕整棟樓的人都要擠進來看了。
  真的好緊啊,小雪的肛肌緊緊勒住我的陽具,我也緊緊的抱住小雪。小雪全身發抖。我抱著她不放,感從身受
啊…。朋友,做愛就要和喜歡的女人做,這樣才有靈肉結合之感啊。
  抱著她一動都不動了好好久。慢慢的小雪也放松下來了。
  她肛道內也放松了一些,她的胸口劇烈地起伏著,鼻涕和眼淚沾濕了我的手,我輕輕的對她說:「你不哭,我
就放開手,好不好?」
  她點點頭,我就放開了手,她抽泣哀求:「痛死我啦……我……我那裏好像裂開一樣……我不要了啦……嗚…
…」
  但是我仍然抽送我的陰莖,每次抽動都會摩擦到肛門,痛得她每次都低聲哀鳴。
  漸漸的,她停止了哭泣,只是咬牙承受,看來似乎已經能夠忍受了,我撫摸那挺硬的胸口,捏捏她的小乳頭。
她回過頭來,我再把她的淚吻幹。
  看她能受得了我的沖擊了,我接著逐漸加重抽送的力道,每次都要頂到最深才往後抽。
  我的動作越來越大,後來幾乎是整根離開她的嫩穴再一口氣塞進去。這幺個插法,進去時幾乎把肛門邊肉也卷
進去,拔出時又像是要把裏面的嫩肉也拖出來似的,這也是因爲她的肛門實在太小太緊才會如此。
  由于是第二炮,比較久。我沒命似地抽插著,睾丸不停的撞在她的小屁股上,發出啪啪的聲音。
  小雪的呼吸越來越快,嘴巴也無法閉合,一直在喘氣,淚水和汗水也不停地滑落,最後她忽然「嗚」的叫了一
聲,全身抽筋似地忽然僵硬,陰道內也隨著緊縮,我知道她到了,處女的第一次高潮。我也射出有生以來最多的一
次濃精。真是舒服…。
  才射完,小雪馬上尖叫著跳了起來。我無奈的看著她沖入衛生間…。
  後面過了幾年,不知是什幺原因,我還是和小雪分手了。
  現在我一個人獨自走在他鄉冷冷的大街上,晚風輕輕的拂過,有絲絲的涼意漸漸浸入到心底,不免悲從中來,
大街上人來人往,卻沒有一個是我熟悉的面孔和身影,突然間增添了些許的哀愁和思緒……小雪,你現在過得還好
嗎?